•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青石板铺成的大街上,一辆奇怪的“马车”笃笃地走着,引来路人的侧目,因为并没有人在驾车,而且拉车的竟然是一只长相奇特的异兽。

西门龙锦懒洋洋地斜倚着车窗,饶有兴致地看着沿途大街上的风景。

“师父,这早春的天气仍带着凉意,小心风吹多了再头疼。”闻歌放下车窗上的帘子,温声道。

“唔,不过几十年光景,这临渊城变化挺大嘛。”西门龙锦任由他放下车帘,收回视线转身坐好,笑眯眯地道。

“是啊,师父上一次回来还是上一届长老会的时候呢,五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闻歌微笑着从案几下的竹屉里取出玉瓶,倒出一枚晶莹剔透的丹药来,“师父,服一枚清心丸解解酒吧。”

西门龙锦摇头,“带着半分醉意舒服得很,解了可不浪费。”

“师父,见着您醉醺醺的模样,家主大人会不高兴的。”闻歌十分耐心地劝说。

 

西门龙锦一下子跨了脸,想起那张严肃的脸,只得乖乖服了药丸。

“大人!大人!龙锦大人!”刚刚服下药丸,便听得远远的,似有呼唤声传来。

西门龙锦疑惑地掀开车帘,便见车后头,一个身着碧色长衫的男子正策马追来。

“阿晴,停车。”她开口。

拉车的异兽停了下来。

那男子很快便到了跟前,他翻身下马,疾步走到车前,“大人……”

那是一个清雅如莲的男子,虽容貌不是十分出众,但那通身的气质却令人心折,此时,他正痴痴地仰头望着坐在马车里的西门龙锦。

“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秦楼?”西门龙锦微微有些讶异。

“您还记得秦楼?”秦楼微微红了眼眶。

“嗯,这些年你还好么?”西门龙锦眨了眨仍带着些许醉意的眼睛,笑了起来。

 

秦楼是她从一个小倌馆救下的,当时她正刚路过,恰巧撞上了他跳楼寻死,于是顺手将他救了下来,顺便替他赎了身,又顺便替他报了仇。

“嗯,自大人离开临渊城后,秦楼在北城区盘下了一间店面卖些字画聊以度日,只是不想……与大人一别就是五十年……”秦楼垂头掩去眼中的泪意,“秦楼区区一个凡人,若不是大人留下的定颜丹,今日再见大人时,怕已是鸡皮鹤发……”

“难为你还惦念着我。”西门龙锦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微笑。

“大人……”秦楼仰起头,看着她,泪水终于忍不住从眼眶中落下。

“你怎么知晓我回临渊城了?”西门龙锦温柔地拭去他脸上的泪,忽然问。

秦楼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带着怯意的笑容来,“我听闻有人在无方酒楼见过您,便一路追了出来,总算上天垂怜,看到了您的避水问晴兽……”

“原来如此。”西门龙锦饶有兴致地眯了眯眼睛。

 

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整辆车被突然燃起的黑色火焰包围,那火焰以恐怖的速度蔓延开来,秦楼后退一步,神色复杂地看着被包裹在火焰之中的西门龙锦,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衣摆上也泛起了星星点点的黑色火花,等他感觉到疼痛的时候,整个人也已经被包围在了那恐怖的黑色火焰之中。

“啊……”他惊叫挣扎起来。

正在他陷在剧烈的被灼烧的痛楚中无法解脱的时候,周身突然一凉,他猛地一个激灵,怔怔地抬头看向面前毫发无伤,如神祗一般的女子。

“大人……”他下意识喃喃。

整辆车都已经被烧成灰烬,西门龙锦站在避水问晴兽的脑袋上,低头看着他,幽黑的眼中不带一丝情绪,她的周身都是蓝色的水雾,那水雾以惊人的速度弥漫开来,将黑色的火焰一点一点吞噬殆尽。

“没有人告诉你,黄泉幽冥火很危险么?”看着被烧得面目全非的秦楼,西门龙锦淡淡地开口。

秦楼下意识张口想否认想解释,“不……不是我……”

西门龙锦没有开口,只一抬手,秦楼的手便不受控制地随之抬起,只见他被烧得焦黑的手中,正紧紧攥着一个刻着特殊火焰禁制的小匣子。

 

秦楼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黄泉幽冥火虽然是五大奇火之一,但九幽大陆几乎没有人使用它,原因就是因为它不可掌控,一旦放出,便是不分敌我,同归于尽的下场。”西门龙锦眯了眯眼睛,“给你这火匣子的人,没有告诉你这些吧。”

秦楼跌坐在地,干裂的唇抖了抖,终究没有发出声音来。

刚刚还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街道突然之间寂静得可怕,西门龙锦嘴角微微一翘,“幻术么。”

话音刚落,无数飞箭便疾射而来,攻势凌厉,仿佛要将她射成马蜂窝一样的架势。

“黄泉幽冥火,九霄碧落箭,真是好大的手笔。”西门龙锦不慌不忙地祭出双龙缠月矛,一声清亮的龙吟自那矛上传出,两条龙的幻影迎上那疾射而来的飞箭,只一个照面,便尽数吞下。

从头至尾,闻歌都乖乖地坐在避水问晴兽的背上,眼见着她解决了飞箭,形状美好的唇微微一动,吐出一个字,“破。”

眼前的幻像一下子消失不见,眼前是一处被烧毁得极其严重的街道,四处都是惊叫着逃离的人群。

 

魅狐最擅长的便是幻术,幻术是这个孱弱种族的保命招术,而闻歌更是将这一项技能练到了极致,在他面前施展幻术,无疑是可笑的。

“闻歌,不要让小老鼠跑了。”西门龙锦含笑的声音传来。

“是。”闻歌应声,跃身而起,身法快得不可思议,只几息的功夫,他便从慌乱逃离的人群中揪出了一个圆头圆脑的小丫头。

“大人饶命,饶命……”那被闻歌随手丢在西门龙锦面前的小丫头抖得如风中落叶一般,惨白着脸哭得极是可怜。

“我徒儿可是幻术的祖宗,你确定还要装下去么?”西门龙锦扬了扬眉。

那小丫头果然一下子止住了哭泣,眼中露出阴狠的神色来,然而不待她有所动作,闻歌已经轻轻折断了她的脖子。

“是柳家的人。”闻歌轻声道。

“还真是迫不及待呢。”西门龙锦摸了摸鼻子,“看来我很受欢迎啊。”

“是。”闻歌微笑。

西门龙锦笑了起来,身子微微往后一仰,便十分潇洒地坐在了避水问晴兽的背脊上,“可惜了那一盒桃酥。”

“等回府之后,徒儿给您做。”

“唔,那可是因祸得福了。”西门龙锦笑眯眯地看向不远处赶来维持秩序打扫战场的城主府紫衣卫,摸了摸避水问晴兽的脖子,“这一磨蹭天都快黑了,回去吧。”

 

760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