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水问晴兽蹭了蹭她的掌心,抖擞精神往前跑。

“大人!”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颇为凄厉。

正是被遗忘许久的秦楼。

西门龙锦摸了摸身下异兽的脑袋,“阿晴等等。”

避水问晴兽乖乖停了下来,转过身子看向那个狼狈坐在地上,被烧得面目全非的男子。

此时的他全身焦黑,面目全非,哪还有之前的半点风度和姿容。

他看着那个坐在异兽身上居高临下望着他的女子,眼中露出痛苦的神色,“是我迷了心窍,他们答应赠我一枚可增加五百年寿元的延寿丹……我日日在临渊城中盼着大人归来,可是大人一去就是五十年,若不是因为长老会,也许到今天您都不会回来吧……”他仰头痴痴地看着她,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脸上露出那样的神色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可是我虽然有您赠的定颜丹,却是寿元将尽,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他颠三倒四地喃喃。

 

西门龙锦微笑,目光温柔,“你为自己筹谋,这原是无可厚非,只是也该小心些才是,黄泉幽冥火凶残霸道,他们是料准了你会被一起烧死,所以根本没有要打算给你延寿丹啊。”

秦楼怔怔地看着她。

“闻歌,取一枚延寿丹给他。”西门龙锦叹了一口气,轻声道。

闻歌应了一声,从腰间的储物袋中取了一个小玉瓶出来,送到他面前。

秦楼呆呆地接过。

“你伤得不轻,自己多多保重吧。”西门龙锦和声嘱咐着,仿佛忘记了眼前这人便是害她遇伏的罪魁祸首。

正说着,城主府的紫衣卫已经走了过来,见到西门龙锦,众人纷纷行礼。

“五十年未见,难为你们还认得我。”西门龙锦笑着挥了挥手,“看来未来几天你们会很辛苦了。”

一众紫衣卫内心腹诽不已,看到那头威风凛凛的避水问晴兽,再看看这一片狼藉的战场,哪能不知道是这位大人回来了呢,想到未来为期十五天的长老会,众紫衣卫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这是我的一位故友,被黄泉幽冥火所伤,还请诸位多加照拂。”西门龙锦说着,也没有再看秦楼,只唤闻歌一同坐上避水问晴兽,便转身离去。

闻歌坐在西门龙锦身后,不自觉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秦楼,却正对上秦楼的眼睛。

那是一双极漂亮的眼睛,只是此时,他的整张脸都毁了,只剩那双漂亮的眼睛,那双眼中,是浓重的悲哀与绝望。

避水问晴兽脚程极快,几息之间,便已将众人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回到西门府的时候,已是日薄西山。

西门府的府门前,排着长长的车队,一片车水马龙的景像,热闹非凡。

“这是?”被堵在外头进不去的西门龙锦一脸的问号。

“……大约是来送‘道歉的诚意’的吧。”闻歌抚了抚断掉一截的衣袖,轻声道。

西门龙锦显然已经将那桩事儿忘得差不多了,她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长长的队伍,“阿晴,从上面进去吧。”

避水问晴兽仰头长鸣一声,腾空而起,跃过长长的车队,径直落在了西门府的内院。

那一声长鸣惊动了西门府外头排队交纳道歉诚意的众人,也惊动了西门府中的众人。

“龙锦大人回来了!”

“是龙锦大人回来了!”

内院的仆役跪了一地。

西门龙锦有些无奈地按了按额头,还没有等她开口,几束光已经纷纷而至。

光影落地,跪了一地的仆役们将脑袋垂得更低了,几乎整个西门府的掌权人物都聚集到了这小小的内院,这些平日里根本不会露面的大人物带来的气压令一众仆役几乎喘不过气来。

 

“龙锦大人。”为首一位相貌严肃的清瘦老者微微弯下腰,行礼。

老者身后的其余几人也随之纷纷弯下腰行礼。

“祖父不必多礼。”西门龙锦浅浅一笑,又看向站在老者身后的几人,道,“父亲,几位叔叔也请不必多礼。”

被西门龙锦称为祖父的那老者直起身子,看向她,“龙锦大人可知,门外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大约是因为冒犯了我的徒儿,心生不安前来道歉的吧。”西门龙锦眨了一下眼睛,笑道。

那老者闻言,视线直直地看向站在西门龙锦身后的闻歌,眸中精光四射,冷意十足。

闻歌始终站在西门龙锦身后,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般。

“长老会明日便开始,龙绵大人回来得着实有些晚了。”收回视线,那老者有些严肃地开口。

“这些年我四处游历,两年前不小心被困在一处秘境,直至一个月前才侥幸逃脱,这便日夜兼程地赶了回来,本来上午就该到了,只是在城里又遇上了柳家的伏击,这才耽搁了。”西门龙锦微笑着解释。

“柳家。”那老者眼睛眯了眯,“那样的跳梁小丑也敢觊觎长老位,看来柳家是安稳太久了。”

西门龙锦微笑不语。

 

那老者冷哼一声,“既然柳家胆敢跟我西门家过不去,那便让他们尝尝招惹了西门家的下场,阿海,吩咐下去,铲除柳家。”

“是。”那老者身后的一名男子低头应道。

西门龙锦看向那个男子,眼神复杂,西门海,那是他的父亲呢,女儿远道归来,五十年未见,还真是冷漠得令人心寒啊。

“龙锦大人,龙吟居刚刚修建完成,已经布置妥当,您就住在那里吧。”那老者转而又看向西门龙锦。

“祖父费心了。”西门龙锦微微颔首。

“嗯,明天便是长老会开始之日,还请龙锦大人做好准备。”

“是,龙锦明白。”西门龙锦应下。

那老者点了点头,这才领着一大群人转身离开。

西门龙锦目送着他们离开,直至他们消失在内院,这才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走,去看看咱们的龙吟居。”

“是,师父。”

虽然这么说,但西门龙锦并没有直接去龙吟居,而是先绕到了内院的玲珑园。

“师父,不进去看看五夫人么?”身后,闻歌轻声道。

西门龙锦笑了一下,摇摇头,“不进去了,我怕吓到她。”说完,又静静地在院子门口站了许久,才转身离开。

 

610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