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和尹厉对着干的下场自然不会很好。逞一时口舌之快的后果就是,第二天尹厉就让我办出院手续。

“家里有一整套复健设施,也会给你配最优秀最有经验的私人医护团队。”他用不容我反抗的语气继续道,“而且在家里的话我可以照顾的地方更多一些,也不用每次抽时间跑医院。何况医院毕竟环境一般,并不适合长期复健。”

我即便很讨厌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可相较尹厉的家,我确实更中意这里一点。毕竟我不想每天都对着尹厉的那张脸。直觉的,骨子里他并不喜欢我,或许也不是讨厌,但他对我,显然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情分 。然而出钱的是大爷,对于他这样的决定,我也只能一声不吭。

“回家后你可以多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心理医生也已经辞退了。”

我的出院引来了医院里女性的一致挽留和依依不舍。她们不约而同地聚集在医院的前厅里含情脉脉地打算目送我和尹厉离开。有一个年轻的实习护士甚至红着脸冲到我们面前:“欢迎你下次再来!”

这不是句什么祝福的话,尹厉脸色当即就不大好看,我只好安抚道:“毕竟我在这医院一天,她们就不用像看博物馆里的标本一样只能从报纸上瞻仰你的英姿,而是可以参观活生生直立行走的你,因此人家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的,只不过比较朴实不懂世故,一个不小心就这样毫无保留地真情流露了。”

而我的高谈阔论很快被人打断了。主治医生老高小跑着朝我走了过来:“颜笑,你等等,你还没感谢我这个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还保住腿的人呢,怎么就走了?”他还穿着手术服,脸上也有隐隐的疲惫,显然刚下了一台手术,能这样来送我,说不感动是假的。但尹厉的脸上却露出了显而易见的不耐烦,他似乎并不是很喜欢老高。

老高却没有理睬他脸色里的暗示,而是在我的电动轮椅前蹲下:“你比我女儿还小,还这么年轻,恢复力一定好,以后不仅仅能走路,还能跑能跳的,要多生龙活虎能多生龙活虎。”然后他摸了摸我的头,“你的腿在车祸前就有4处骨折旧伤,也不知道你以前过得是怎样的生活。”他这话虽然是对我说的,但说的时候却是抬头看了尹厉。

我嬉皮笑脸地回了句:“大概是我一直太好动了吧。等我进化完全又能直立行走了一定来医院看你!”

尹厉抱着我上车时候我还隐隐听到身后老高的叹息。我知道老高有话要告诉我,但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我实在是个贪生怕死之辈,我把脸埋在尹厉的胸前,去逃避早春的寒风,隔着藏青的薄毛衣,我能感受到尹厉的体温和心脏的跳动。他的手有力地抱着我。我惆怅地想,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能为我抵挡严寒风雪,如收藏珍宝一般的对我,那该多好。

一路浑浑噩噩,看着窗外闪过的人群,充满了陌生感,我索性闭上了眼。直到尹厉再度把我抱起,我才发觉已经到了目的地。环顾四周,已经是一派郊区景象,但建筑和周边设施里透出的贵气却是掩盖不住的。

我躺在尹厉怀里朝天打了个哈欠,泪眼婆娑地望着越来越近的别墅。如果我没看错,那宏伟的建筑物前面此刻正站了一个紫色的身影,我扭了扭鼻子,一阵风过,空气里都是股令人战栗的香水味。 尹厉显然也注意到了那抹紫色,我看见他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这加剧了我的好奇心,我身残志坚地拼命从尹厉的臂膀里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香飘飘小姐的脸,无奈动作太大,拉扯到了神经,疼的只顾龇牙咧嘴。直到尹厉抱着我走到那香飘飘小姐的跟前,我还在疼得翻白眼。

他们两个人却意外的谁都没有开口,仿佛是一场拉锯战,谁都不愿意主动服软。这香飘飘小姐很镇定地对我视而不见,仿佛尹厉手上捧着的不是个人,而是去献祭的什么猪和羊,而且还是死猪和死羊,她只是欲言又止又充满情意地望着尹厉。

他们不言语,我却被浓郁的香味熏得晕头晃脑, 只能眼神发直地瞪着那女子紫色华美的裙摆和下面白皙修长的小腿。

最终还是那女人熬不住了,她轻轻唤了声尹厉,声线里带了委屈,仿佛带了水,却仍娇艳欲滴得勾人:“你说慈善拍卖会陪我去的。”

她这个声音一出我便知道是谁了,这下更是不顾刚扯伤神经的后背,直着脖子顽强地又要抬起头来,双眼放光,用一种狂热的声音喊道:“严歌!女神严歌!宇宙里最美的声音!啊!严歌!我爱你严歌!我爱你!我爱你!你是我的神!”然后我拍打着尹厉的胸膛大叫道,“尹厉!是严歌!是严歌啊!我最爱的严歌!我们严粉心中最完美的女神!天哪!你快打我的脸!天哪!这不是错觉是不是?!我竟然见到了严歌!”

尹厉和严歌显然都被这种发展震慑到了,尤其是严歌,她的脸上带了僵硬的表情,与我的手舞足蹈相比,显得手足无措,神情呆滞双目发愣,完全没有一点新生代柔情小天后的派头。

趁着这个当儿,我掐了自己一把,然后狂喜的不知所措般得把头转向尹厉的前胸,仿佛在平静整理情绪好再去面对自己的偶像,再转过头来时,两行热泪便从眼眶里簌簌地滚下,我用带了哽咽的声音请求道:“严歌,请问,请问我能亲亲你的手么?”然后我双目灼灼地补充道,“就一下!我保证不舔!只是嘴唇亲一下你的手!”

说完这句我看了一下严歌的脸,果然已经惨白的是面无人色,我的情状大概是唤醒了她曾经遇到过的那些跟踪狂啊偷窥狂啊之类的精神不大对的狂热粉丝。然后她的眼里终于没有尹厉了,而是眼神恍惚漂移,嘴里吐出的声音也不再悦耳动人,反而干涩生硬:“我突然想到下午还有个通告,我先回去了。”说着便头也不回踩着高跟鞋快速地走了。

我扭过头,朝着她的背影大喊:“严歌!你穿紫色很高贵!但是没有那天你在尹厉车子里给她抛飞吻那身红裙来得性感!那个更好看!不过我都爱你!永远支持你!”

这声喊完,我看到严歌脚下步伐一个不稳,生生被十一厘米的高跟鞋崴了脚。我知道,她怕是不会再来尹厉的宅子了。

其实我早知道尹厉车里那个红裙不是严歌,那女子身材更高挑,而严歌是小巧丰满型。但好歹那让我头疼的香味终于过去了,我张开嘴巴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鼻子却还是有点不舒服。

尹厉看着我表演了全过程,此刻低声笑了声:“颜笑,你不去演艺界发展真是可惜。”然后他开了门把我带进了别墅,终于被放定在沙发上,我却没有心情去看一眼室内的装潢,只是一个劲皱着眉看着地板,我在酝酿着一些什么。旁边尹厉就眼神复杂地看着我,然后他终于开口了。

“颜笑......”

“等等!有什么待会再问!现在不要和我说话!”

 

漫长而安静的十分钟过去了。尹厉的情绪开始变得不是很好,脸色也沉下来,他显然不理解我为什么要神神叨叨地盯着地板看这么长时间。

就在他要不耐烦而开口的时候。

“啊嚏!”

自严歌出现开始我就发痒的鼻子终于如释重负地打出了喷嚏。我幸福地感慨道:“啊!终于爽了!”

然而我爽了,对面尹厉的脸色却由不耐烦转换成了大大的不爽。

他大约这辈子都没遇到过我这么粗俗的人。当然,我称之为真性情。

9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