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然而我也并不真心关心尹厉在想什么。有钱人的脑沟回大约和我都是不一样的。

但能上学这件事对我却是个莫名的激励。莫行之也说这真是尹厉难得的仁慈。

“算算你的年纪,应该是大二或者大三,但真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专业的。”莫行之这样对我说过。

自从尹厉去欧洲之后,莫行之就只来那一次,更多时候,我是在电视新闻或者报纸杂志里看到他。莫氏正式由他接手了。

而对于他所问的问题,我其实也是好奇的。但是并不敢去问尹厉,我的过去仿佛是个荆棘丛生的迷宫,我怀揣着跃跃欲试的心站在入口,却没有真正的勇气迈出第一步。

这个迷宫仍然在一片迷雾中,我努力过,可却什么都想不起来,脑海里只是一片虚幻的灰色的空蒙。

好在我的腿确实在飞速地恢复。尹厉走之前让那群专家给我重新制定了复健计划,而我每天又还是会自己多锻炼半个小时。

而这些复健的时间,是我一个人的,只是我一个人的,无关尹厉,无关莫行之。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如今再也不会有那天那般的狼狈和难堪了。

在尹厉给我的2月之期的尽头,我终于可以不再疼痛难忍地迈出步伐了。即便姿势仍然不好看,走路也并不行云流水,甚至只能走上个一小时,但扔掉一切辅助可以自由行走的感觉,却比什么都来得甘甜。

只是午后在有阳光的院子里慢慢地走上半小时,就让我对生活充满了简单的感动。

也因为腿脚方便了,我便生出了许多多余的精力。比如尹厉的这个房子,原先我的活动区域是只能局限于一楼的,如今便对那楼梯上的房间充满了好奇心。尤其是尹厉书房边上那个有着雕花大门的房间,门把手上那些精细的花纹纹路里似乎都写满了诱惑,仿佛从心底的,有个声音在召唤我。打开它,打开它。

我甚至没有任何内心斗争就遵从了内心的指令。

可惜打开门的第一眼我便失望了。

只是一个宽敞的大屋子,有很多窗户,墙壁上却是嵌满了落地的镜子,折射出无数的光和影, 仿佛滞留下了阳光。我在这片刺目的光里眯起了眼睛,而空气里的气味和阳光下的尘埃,也预示这个屋子怕是被废弃不用很久了。

我走了进去。

这才注意到在满墙落地镜的上方,都悬挂着照片,从孩童到少女,从眉眼来看,都该是同一个人。她穿着芭蕾舞裙,在人生不同的年纪里摆出不同舞蹈的姿势,踮起脚尖的,仰着美丽的脖颈的,在空中做着飞跃的,很多个被静止下来的舞蹈的瞬间。

很美。

透过这些照片,我都能感受到那些被凝固下来的动感和韵律。一路从屋子的门口走到屋子的尽头,便仿佛是这个女孩子舞蹈的一生,从年幼的带了懵懂的眼睛,到后来神情高傲而贵气的脸。

屋子尽头,是一副这女孩的油画,取代了照片。那里面她穿着华服,摆出所有贵族应该有的姿态,正坐在画中间,脸上带了若有似无的笑。这是一副家族肖像性质的画。也是整个屋子里唯一一张她没有穿着芭蕾舞服的图画。

这幅画被悬挂得很高,我必须仰头才能看到。画中人那双眼睛却仿佛是直直地对着我,盯着我,甚至是瞪着一般的错觉。

我不记得这张脸,但是这样的表情却让我不舒服,极其不舒服。

和尹厉不同的脸, 相似的表情。凌然的倨傲的不可接近。

我对着一幅画感到了胆怯,飞快地移开了目光,这转头的一瞬间,才在屋子的另一头发现了一些好玩的东西。

是一个非常大的储物柜,打开时候的灰尘呛得我咳嗽起来。

然而这柜子里却是些让人感兴趣的玩意儿。

最下层放着很多舞鞋,有新有旧;中层挂了很多套大小不一的芭蕾舞裙;而上层却是一大排奖杯,形式各样,质地不一。

这个屋子看来是个用来跳芭蕾舞的练功房。

我带了点打量地又回了次头,那幅巨大的油画还在俯瞰着我,带了点不可一世的高高在上,我突然心里生出了点恶作剧的念头。

我转身对着连绵的镜子转了个圈,然后单脚弯曲,做了个谢幕时的鞠躬,还在空中拉扯了下我那不存在的裙子。整个屋子里那女孩的气息便仿佛暂时的被驱散了, 我重新感觉这个空间仿佛又属于我了。

而面对着这些镜子,我才发现,我在屈膝做鞠躬动作时身形竟然也非常优美,腿虽然好得还不利索,但小腿处又终于有了力量的线条。

这个发现让我暂时忘却了周遭,我模仿那女孩照片里舞蹈的姿势,连连对着镜子摆出了很多相似的造型,这竟然都非常成功,而我玩乐的心一出现便一发不可收拾,终于踮了脚拿了橱柜上层的一个水晶质地奖杯,拿在手里把玩了一番。

然后我面朝夕阳,对着镜子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奖杯,模仿所有得奖人一般用带了哽咽的语气大声道:“谢谢大赛组委会给我这个机会!谢谢我的爸爸妈妈谢谢我的老师谢谢节目组!谢谢所有人!”

我的眼睛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左看右看越发对自己满意起来,便弯下了腰,又做了几个鞠躬的姿势,这才直起腰,仿佛觉得不够,还朝着那莫须有的观众抛了几个飞吻:“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啪啪啪”仿佛为了应景一般,身后响起了掌声。

我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做多想,继续傻兮兮地对着镜子说道:“谢谢大家的支持!我永远爱你们!”之后便开始叉着腰哈哈哈大笑。

然后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果然等我僵硬的转身,便看到尹厉好整以暇地倚在门边,我都不敢去看他脸上的表情,只是硬着头皮虎着脸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进门都没有敲门的习惯么?!”

“门是开着的。”

我不甘心,又指着墙上挂满的照片指责:“都是这个屋子风水不好!挂这么多照片,进来了人都变傻了!和中邪了似的!哎!我看着这照片里的人就浑身不舒服,脑子都乱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尹厉没出声,我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正见他望着墙上的照片出神,我心里大叫不妙,我这个蠢货,这女孩的照片能出现在尹厉的家里,必须是尹厉心中真正魂牵梦萦的人啊!

尹厉的目光终于看回到了我身上:“颜笑,你第一眼就不喜欢她么?”

我梗着脖子笑道:“其实就是我这个人妒忌心重,看见比我好看比我有钱比我优雅的就浑身不舒服。”然后我加了一句,“你看,连你都爱慕她不是么?光这一点就会另很多人憎恨她了。”

“我不爱慕她。”尹厉从我身上收回目光,又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女孩,神色倒确实不像是爱慕,反而像在深思些什么。

这下我便又大胆起来了:“是啊,其实你不爱慕她是有眼光啊。”

“哦?”

我好心给尹厉解释道:“你知道么?跳芭蕾的女孩都是平胸!你看这女的多瘦啊!这胸!纯平彩电啊。太惨了!还好你不喜欢她!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在平胸里找。”

我的思维里已经认定这个女的估计是尹厉的前女友了,对于前任,大部分人心里都希望对方离开自己以后过得越发凄惨的,为了拍尹厉马屁,我自然是不惜贬低别人的,何况我也真的不怎么喜欢照片里的女孩。

尹厉似乎很赞同地点了点头:“恩。”

我邀功地对他笑。

他也对我笑了一下:“她是我妹妹,尹萱。”

我哦了一声,犹如五雷轰顶,头皮发麻地继续扭转态度道:“就算是平胸,还是人中龙凤一表人才啊。你看,跳芭蕾的,这气质就是不一样,多高贵!”

尹厉看了我一眼:“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人。”然后他看我的神情出现了些迷惑,“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知道他指的是过去的我,顿时有些自暴自弃地回道:“反正我现在就变成这样了。你刚才都看到了吧?你一定觉得我是个蠢货,像个跳梁小丑,是不是?”我不了解过去的自己,这让我挫败,刚才那一番对着镜子自娱自乐的行为,在尹厉这样的人看来,估计就是自恋的卖弄了,我有些泄气地想。

尹厉楞了楞:“我并不是说你现在不好,只是你过去并不是这样的。”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垂下了目光,我知道他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可我还是止不住自己的好奇:“我以前认识你妹妹么?”

尹厉皱了皱眉,我知道我的问话已经逾矩了,但是他还是礼貌地回答了:“不,你们不认识,从来没见过面。”

“她一直在欧洲,这几年都没有回国过,我这次去欧洲,除了公事也是去看她。”

我哦了一声,目光从尹萱的照片上收回来:“她在欧洲是在跳芭蕾么?”

“是的。”尹厉却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再做停留,“跟我来书房,我有事情要问你。”

然后他领着我出了这个屋子,我看到他给门上了锁,那些让光影缭乱的镜子便被隔断在门内,这个芭蕾舞房便重新陷入尘埃。这一刻我的心里出现一种奇怪的情绪,明明这并不是一个让我舒服的屋子,此刻心里却带了点失落,也不知从何而来,扫兴之下我便只能把这归结于生理期前期综合症。

之后便亦步亦趋地跟着尹厉到了书房。这倒是我第一次进来,和想象中不同,尹厉的书房倒并不简洁,摆了不少古玩,雍容大气。

他走到书桌前抽出一份报纸丢在我面前:“这是怎么回事?”语气里没有责备,眼睛却紧紧盯着我,没来由的我便缩了下脖子,然后又畏畏缩缩地伸长抬头看了一眼他丢在我面前的报纸。

那上面是一幅占了半个版面的彩色照片。照片上面一行大字“寻人启事”,我心里揣测着,大约是莫行之帮我登上去的。

然而我再仔细一看那照片,却差点没昏过去。

确实是我的照片,正坐在轮椅上,正是选了一张我最丑的照片,眼睛甚至都正好在半睁半闭的瞬间,而等我颤抖着拿起报纸细看,才发现这个后现代艺术一般的寻人启事下面,除了一行联系电话之外,还有这样一行标语:“我从噩梦中醒来,却忘记了过去的一切。那些昨日我已无法掌控,而会有谁,来牵起我的手,带我走过今天,走向明天,告诉我我的名字和宿命。我,一直在等着知情的你,带我找回遗失的美好。”

我拽着报纸咬牙切齿。

 “颜笑,我给报社打电话问过了,这个寻人启事是莫行之登的,而且是他亲自写的标语,留下的联系方式也是他的。”尹厉一边说着一看着我,我周身不舒服,仿佛是被蛇盯上的猎物。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的莫行之,但是,颜笑,你对我抱有的敌意太深了。宁可相信莫行之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我心里骂着尹厉,对于我这样一个失忆的人,他和莫行之难道有分别么?不都是我完全陌生的人?可是嘴上却不敢如此表达:“你这不是日理万机么,我是怕麻烦你啊!而且我怎么会知道莫行之做事那样不靠谱。”

“我们确实曾经相爱并且几乎订婚,但即便是这样,你也并没有和我讲过你的家人,我们都说过会给彼此尊重的距离,因此我并没有问过你,只期待有一天你会主动告诉我,而你车祸之后,我也多方试图联系你的家人,但却没有头绪。”尹厉一边说着,一边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我会和报社那边联系,交涉删掉莫行之的寻人启事。颜笑,或许不应该这样说,但也许,你的家人可能已经不在了,我已经出动了所有的人力找过了,都没有消息。还有,即便你不记得了,但你还是我的未婚妻。”

我脸上有点挂不住:“不敢不敢,我配不上你,你看我没你妹妹那么高贵有气质,没严歌那么漂亮,也不聪明,又没什么特殊技能可以吸引你的,你当年看上我一定是个错误。”

我看尹厉没什么反驳,便清了清嗓子继续了下去:“其实吧,我也没想过耽误你的青春,看你现在对我的感情也明显是淡了,我腿脚也灵活了,按照我的想法,你就给我个分手费和精神损失费,咱们就两清了,自此各走各的路。我呢,也继续去找找自己的家人,也或许他们出国了呢!”

这次尹厉笑了:“颜笑,你怎么就知道我现在对你感情淡了呢?”然后他拿了我的手,强行按到他的左胸膛上,“你是怎么知道的?恩?这样么?”

因为尹厉的这个动作,我和他的距离贴近了太多,我不习惯这种亲近,超出了我的安全范围,尹厉的气场太强,我感觉到压迫,独属于尹厉的男性气息太过强烈,而按在他胸膛上的手掌,也仿佛燃烧一般灼热,我清晰的感觉到手掌里传来的脉动,却分辨不出是来自我本身,还是来自尹厉。

尹厉就那样看着我:“颜笑,你不想从我口中听到关于你的过往,我尊重你,我任由你自己去编排,可以不做任何干涉,可是你从一开始就排斥并且极力抹杀我, 你甚至宁愿去亲近一个不知底细的莫行之,却不会想到依靠我,这不公平。”

尹厉的语气并不是充满控诉的,他像是个掌控黑暗的帝王,从来不会出现受害者一般软弱的姿态。他只是冷静地陈述,可眼睛幽深,仿佛真有一种可信的力量,让你觉得真是错待了他,而他此前的万般不热情,也已经是他对你的厚爱和恩宠了。

我觉得迷惑,我不明白他。

“颜笑,我知道你需要时间接纳一切,但我也需要,你和从前完全不同,我对现在的你也是完全陌生的。”

而直到尹厉说了这句话,我才终于觉察出我迷惑的根源来,我把手从他胸口抽出来: “既然都是陌生人了,何苦互相桎梏,一定把自己手脚套回到过去的那些枷锁里呢?”我咳了咳,“我理解你对我的感情,但是......恕我直说,我恐怕是不大会喜欢上你的。”然后我用眼角余光看了眼尹厉,“是这样的,以现在的我来说,我还是偏爱莫行之那样的。”

这回尹厉的表情终于不那么冷静了:“我倒不知道你喜欢没文化的。”

“人帅钱多脑子傻。你不知道这种类型是现在最抢手的么?而且你太聪明了,我不会跟得上你的脚步的,尹厉,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估计是被你卖了还在给你数钱的。”我说这话的时候瞥了一眼尹厉,他长得比莫行之华丽上许多,但这幅漂亮的皮相上,总是太过沉静,显得锐利,让我这样的蠢人就要生出些瑟瑟的距离感和被掌控感。

尹厉听完却是凉凉薄薄地笑了:“那你们就更不适合了。人和人,总要互补一下,既然你说你自己那样傻,那还是不要和同样傻的莫行之在一块儿比较好,我怕你们傻过头了。”

 “是,我是真傻, 我真是怎么都弄不明白你既然这么坚持要和我再续前缘,出席各种聚会和媒体采访时候,左手上为什么都没有戴着订婚戒?我也从来没听到任何一个消息说你有个未婚妻。” 我望着尹厉的眼睛也笑了笑。

我就坚持不懈没心没肺地对着尹厉笑,终于笑到他皱了皱眉:“颜笑,我只是为了保护你。在不成熟的时刻公开订婚讯息,对你未必是好事。我知道这样没法让你有安全感,但我一直在想其他方式让你信服。”

仿佛还嫌弃这句话不够有力度,尹厉追加了一句:“任何方式,只要能让你信任我,我都会去做。”

我差点忍不住哈哈大笑,我等得就是你尹厉这一句话。

“这不是很简单么?确实,你这样的身份,别说订婚,就是结婚都有可能隐秘进行,但你不戴戒指,可以纹身啊!你可以把我的名字或者我的脸或者其余什么象征纹到身上不明显的部位,以证明你的感情啊。”

这话下去,我终于看到尹厉脸上那冷静自持的表情出现了龟裂的痕迹。我看着他这番神色,心中很是得意。我在尹厉身上吃了太多亏,偶尔占一回上风,很是扬眉吐气。

却不料尹厉沉吟片刻后竟然又笑起来:“这样能让你安心么?那好,我做。只是,颜笑,这之后就不要拿你那些插科打诨来糊弄我了。记住了,你是尹厉的未婚妻,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尹厉笑得极其漂亮,眼角甚至都带上了一点艳丽,可我却头脑里轰的一声,觉得我这回不是瓮中捉鳖,而是自掘坟墓了。

9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