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尹厉做事非常雷厉风行,当晚就叫来了纹身师,我拄着拐杖,看着一群人搬着器械进了房子,然后在尹厉的房间里把东西一溜儿的摆开,大约是我脸上的猎奇显现得太突出了,纹身师傅转过头来给我一样样的介绍。

纹身机,针嘴,手柄,割线用纹身针,打雾用纹身针,纹身色料,色料杯,凡士林,绿藻,我看得目瞪口呆,而无意间一瞥,才发现纹身师傅那左青龙右白虎的胳膊上,竟然还有米老鼠,即便知道纹身师事业早期都会在自己身上试验各式样的图案,但心里突然为尹厉捏了一把汗。

“尹先生,那你想纹哪一款呢?还是自己有想要的图案或者文字?纹身的部位有计较么?”纹身师弯下了腰,恭敬地询问尹厉 。

“纹她的名字。颜色的颜,笑容的笑。”尹厉漫不经心地看了我一眼。

“尹先生,恕我直言,这两个字比划都太多了,效果不一定好,我的建议是选择其中一个,我帮你设计出一个用这个字而做出的图案吧。”纹身师说完就拿出纸画起来。

我很无关痛痒地打哈哈道:“要不简单点,直接画个笑脸吧,正好映衬了我名字里的笑,而且阳光精神,就是被人看到了,一个笑脸纹身也不会被人当做混帮派的坏分子啊。”

我偷偷看了眼尹厉,继续说道:“纹哪里呢?恩,我看纹屁股上或者腰部好了,那儿肉多,应该最不疼了,但肯定还是要流不少血的。”说这话的时候我的眼皮一直在狂跳,纹身只是我随口说说,想让尹厉却步不再坚持我们之间的关系的,我打心底里不想让他真的在自己身上纹上我的名字。尹厉想借由这种方式掌控我,证明他真的爱我,不给我脱逃的机会。

而且一旦他纹身,我知道,我是没办法从未婚妻这个名号里解放出来的,除非尹厉先对我厌倦。我和他实力悬殊太大,无论他爱不爱我,和我之前有什么过节,只要他想继续,我就没法中途退出。

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游说道:“尹厉,我劝你还是三思一下!你想,纹身这东西,你要弄上了,就一辈子那么在身体上了。你现在对我青眼有加纹了我的名字,万一以后咱俩崩了,我那名字还留你屁股上腰上的,你和未来老婆滚起床单来,这不是大煞风景,婚姻危机导火线么!”

“尹先生,画好了。”纹身师突然站起来,把画纸递给了尹厉,然后他怜悯地看了我一眼,“抹掉原来的纹身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们纹身界有个习俗,每个纹身的人都要遵守。要是纹了一个人的名字,那便是一种契约,只有一方死亡,才能抹掉这个纹身。”

我大惊,那岂不是哪天尹厉想通了,发现纹身显得很蠢,且影响他流连花丛,弄掉纹身的同时还要把我干掉?这不是把我的命拴在尹厉那纹身了的屁股上么?!惊慌失措之下,我眼神惊惧地看了一眼尹厉。他此刻穿着宽松的浴衣,倚在门边好整以暇地看我脸色轮番大变。

然后他对着纹身师点了点头,指了画纸上的一副图:“这幅不错,你给她看看,问问她到底是要笑脸还是要这个。”

我哪里还敢要在尹厉的老虎屁股上纹笑脸啊,我差点就给他跪下求饶了,只好连连摆手:“你说好就是我说好!你的屁股你做主!”说罢我便要开溜,这房间真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颜笑,你留下。”尹厉拉住了要往外退去的我,“这个纹身是为你而做的,你怎么可以走呢?我要你好好看着整个过程。”他戏谑地轻笑了声,然后背对着我半脱下了浴衣,撩至腰部,露出了上半身,他转头看了我一眼,便继续背对着我坐了下来。从这个角度,我能看到他漂亮的肩线以及充满了力量和美感的背部。

“纹在左肩上。”尹厉对已经套上手套的纹身师传达了指令,对方朝他点了点头,而我的眼神还胶着在尹厉的后背。

我从来不知道尹厉那些昂贵的外套下有这样充满原始生命力的身体,美丽而诱惑。美真是一种力量,要是尹厉早些脱衣服,我估计我根本不会说出要在他屁股上纹笑脸那番话。

是真美。

但更因为如此,我反而不忍心看尹厉纹身了。此刻纹身师已经消毒好并用手术笔画好了图案底稿,然后便要开始割线,我看到纹身师拿出了纹身机,我避开眼神转过了头。

尹厉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可是我还是不敢看整个过程,仿佛这真的是一个仪式,是一种我和尹厉之间的契约,而不去看它,我就可以不去承认它。

“尹先生,还有最后一笔割线就要完成了。”

空气里已经有了隐隐的血腥味,直到纹身师这句话,我才把头转回去,却正好对上尹厉的目光。

“你刚才都没有看着么?”

我眼睛望着地板,嚅嗫道:“我怕这种。”

尹厉对纹身师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你把纹身机给她,最后一笔割线让她来。”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尹厉:“不行,我不行!我不要!”可是纹身师已经把那纹身机塞进了我手里。

“割线要割两遍,这是第二遍里的最后一笔,你只要沿着我的纹路就可以了。不要太用力。”纹身师又那样充满同情地看了我一眼。

尹厉就坐在我的前面,他美好的背脊就在我眼前,我也直到这时才看清了他左肩上的花纹。像互相纠缠的藤蔓,却带了狰狞和张牙舞爪的美感,而细看之下,才发现,那些交错的藤蔓,其实是一个颜字。是一个冒着血珠的颜字。

我在纹身师的指引下动作僵硬地带上了手套,战战兢兢地站到了尹厉的身后,他那片藤蔓的割线周围皮肤都呈现了红肿,血便顺着他的肩胛骨流下来。

我很害怕。

明明此刻拿着纹身机的人是我,可我却没来由的害怕,非常害怕。

我知道尹厉是故意的,他是故意这样做的。纹身真的是一场仪式,他逼迫我来进行。他在告诉我,他这些流的血,是和我联结在一起的。我给予他疼痛和伤口,我制造伤害,而他承受,仿佛冥冥之中我们两个人的命运也被这些图腾拼接在一起。

尹厉在传递一个讯息,他给予我极大的权限和信任,因此他安然地让我拿起纹身机,去给他的身体制造伤口。而他要从我这里得到的回报,却比他给予的更多。

他要我好好地待着,不要惹事,要听话,在他为我规划的生活和人生轨迹里运转。他需要我是他未婚妻的时候,我必须是。

“颜笑,你可以开始了。”尹厉转头看了我一眼,他甚至没给予我什么安抚。

我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举起了纹身机,我听到了切割肉体的声音,然后是那些伤口流下的血。

我完成了这个颜字割线的最后一笔。

这之后我已经不记得纹身师是如何从我手里拿过纹身机,为尹厉擦去血,继而开始上色的。我只是在尹厉复杂的目光里失魂落魄地摘掉了带血的手套,然后浑身脱力般地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用手抱住自己。

后来那个图腾终于完成了,纹身师叮嘱了尹厉一些注意事项,便告辞了,房里便只剩下我和他。

尹厉还是那样赤裸着背脊,然后他走过来,站定在我面前, 向我伸出了手:“来,别坐在这里了,你该回房了。”

我抬头看着他的脸,内心却是万般愤恨,尹厉此刻完全是一副王者的姿态,也是,他还是达到了他的目的,确实有胜者的资格的。可我内心的混乱和波涛汹涌还是没法平息。

我瞪着他的手,然后拉过来狠狠咬了他的手指,他绝对没想过我能做出这样没品的事,一刹那脸上果然很好看,可即便我嘴里出现了血的铁锈味,他还是没有抽出手指,只是皱了眉。然而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血债血偿,他的左肩已经为我流了不少血,我也不怕再添上一笔,反正我已经是被他绑住了。

而等我终于松口,尹厉才拿起了手端详伤口:“只有狗才咬人。”他轻飘飘地这么对我说,言辞间却仍是愉悦的。

我气得鼓起了腮帮子,却什么话都辩驳不出,只能干瞪着眼,然后在尹厉戏谑的送客眼神中爬下了沙发,一瘸一拐地走了。

103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