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是周六,醒来时候便已经算是下午了,在屋内找了一圈尹厉,他果然已经出门忙了,只留了个字条给我,告诉我食物和水果都在冰箱,有事电话他。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同样简单冷硬的字迹,只在句尾署了个尹字。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我多少有点失落。尹厉和我即便每天住在一起,实际见面的时间也并不多,他总是恰到好处的控制着一个度,不会让我们更亲密也不会让我走得太远,比如他绝对不会连续两晚回家吃饭,一个星期里也至多约我出去一次,每天绝对不会和我说超过二十句的话。他很有分寸地徘徊在我的生活临界线里,我既驱逐不了他,又无法让他主动走近。这样的事实让我莫名的烦躁。

所以当晚上7点魏严的车子在楼下按喇叭的时候,短暂的惊讶之后,我还是决心同意他的邀约,一起出去吃个饭散个心。于是胡乱换了套衣服,抓起包就下了楼。

可惜魏严对我的迅速似乎并不满意,他有点挑剔地看了我一眼:“你都不打扮一下就出门么?”

而我的注意点也并不在这上面,我在车里探头探脑:“没有其他同学?”

魏严原本还算温和的语气便突然带刺了起来:“我可没有闲情跑帝星去开同学会。”然后他看了我一眼,“颜笑,你住的地方可真是让人意外。我去翻了学校教务记录的你的联系信息,看到地址的一瞬间我还以为我在做梦。”

夜色里我看不清他眼睛里的情绪,只能感觉到车子平稳前行,而魏严的声音也在黑暗里平稳地传来:“颜笑,你知道要多少钱才能住在你现在那个地方么?你骗得了那些女生,但是骗不了我,你那些衣服,分明件件都是真品。”

然后他的语气里带了明显的疑惑和好奇:“我很想知道你家里是干什么的?你和谁一起住在那个房子里?”

实际当我坐进魏严车里,发现气氛有些诡异时,就有些后悔和他出门吃饭这个决定,而他这些问题甩出来时候,我的后悔更是达到了顶峰。我隐隐能猜到他心里想问些什么。

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我不喜欢别人来窥视我的生活。

可魏严似乎迫切的需要知道答案,他对我的沉默视而不见,只是继续询问道:“你的档案记录里家人栏都是空白的。你一个人住么?”

我终于忍无可忍:“魏严, 我不知道你想试探什么,但我都没有必要向你报告我的私生活。”

魏严又那样玩味地看了我一眼:“你是真不知道有人在背后编排着你什么么?”

我也学着魏严的样子给他来了个同样意味深长的眼神:“编排什么?说我是别人包养的,所以才有钱住豪宅买名牌?其实是金屋藏娇见不得人的身份?”

果然他的眼睛亮了亮,一脸兴致盎然愿闻其详地看着我,似乎笃定我会为自己辩护,澄清那些谣言。

我摆了个深沉的表情:“我信奉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然后我对着魏严灿烂地笑了笑,“我还知道一句话,‘多管闲事多吃屁。’”

魏严并没有生气,反而显得很有兴致。这份高兴一直持续着整场晚饭,以至于面对我风卷残云一般的吃相他也保持着愉悦,最后掏钱结账时候也是眼睛一眨不眨。

“我帮你一起做翻译!赚钱了请你吃饭!”对于我自己的食量,我很是羞愧,魏严和尹厉莫行之不同,他并不是什么世家公子,闲聊中我才得知魏严从大二开始就创业了,开了一个法语翻译机构,他的车子和现在的一切吃穿用度都是自己挣的,这让我多少对他很刮目相看。

魏严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你倒是见缝插针,现在工作这么难找,你吃顿饭倒是把工作都落实了。”

果然交情都是饭桌上吃出来的,酒足饭饱,我倚在靠背上满足的摸着肚皮,回去的路途里,和魏严聊天也气氛大好。

魏严把我送回了尹厉宅前,此刻主楼上已经亮起了灯,尹厉已经回来了。魏严也看到了灯火,脸上的表情却很微妙,可是他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朝我点了点头:“进去吧。”然后才转身开车离开。

我站在夜风里打了个饱嗝,整理了一下情绪,正准备掏钥匙开门,却听见草丛里几不可闻的一声“喵呜”。细细小小的声音,带了点委屈和小心翼翼的试探。我心下好奇,循着声音扒开草丛找去,果然在灌木丛的最角落里看到了声音源。

是只毛色杂乱,浑身污垢的幼猫。此刻正带了怯懦和试探的讨好,断断续续地叫着,很瘦,两只眼睛倒是漂亮非凡,像是尹厉的眼睛 。

这一带是富人区,本不该有流浪猫出现,而像这样瘦弱的幼崽,怕是明天就要饿死或者冻死。我有点不忍,蹲下身,抱了这猫起来,它在我的臂弯里颤抖了一下,然后便迟疑着依偎倚靠到我的身上来,然后抬头对着我叫了一声,声线柔和,眼神专注,仿佛我便是它的全世界。而它这么小,这么轻,这么脆弱,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可以仰仗的只有我。

我的心顿时也柔软起来。

然而我心中的柔情并没有感染到尹厉,我进屋的时候,他便毫不掩饰地皱了眉头:“你现在是什么脏东西都往家里捡么?”

“不是的,这是只小猫呢,你看它的眼睛,是不是很漂亮?”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臂弯里的猫咪举到了尹厉面前,小猫也讨好地对着尹厉喵呜地叫了一声。然而尹厉的脸色却更难看了,仿佛我手中此刻举着的,比垃圾还不如。

“扔出去。”他嫌恶而简短地命令道。

我没料到尹厉会有这样的冷酷态度,只得把小猫往胸口一抱,做出维护者的姿态:“我只养在我自己房间好了,也会给它收拾打扫,绝对不会弄脏你家的。”

尹厉却并没有松口,只是态度倨傲固执地坚持:“我不想说第二遍,给我扔出去。”

我们僵持起来,我抱着猫站在门口,门甚至还没有关,外面的冷空气就这样窜进来,我心里却火燎火燎的,尹厉总是这样一种姿态,仿佛我就该是个执行他指令的玩偶,他对我的感情也不过就是看个附属物的感情。

我对他叫道:“不!这么冷的天,扔出去会死的!”

尹厉甚至不和我争辩,他只是神情冷酷:“扔出去!”

而仿佛被我们这样的争吵惊吓到,猫咪在这个时候却突然低低叫了一声,便跳出了我的臂弯,转身跳进了门外的灌木丛,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寻找,它瘦小的身体便融进了夜色里。

我转头愤恨地看了尹厉一眼:“好了,它自己出去了,你满意了吧。把我也扔出去就更好了。”说完我便也转身出了门,我要去找那只小猫,而因为尹厉的这番态度,我心中的委屈让我觉得自己仿佛就是那只不被接纳,而被尹厉赶出家门的猫。

我在夜色里拉紧了衣服,双手抱胸,一路学着猫叫,却仍然没有找到。而凌晨的寒冷终于让我熬不住,只得返回住处。而心中正酝酿着和尹厉谈判的句子,他甚至不能容忍我养猫,我们并不适合住在一起。

打开门,屋内的温暖便阻隔了冷气流,可我的心里却还没缓过来,只是迟钝地准备进房间,却在拐角处听到了一声猫叫。

我心里狂喜,难道小猫找回来了?那可要在被尹厉发现前把它藏起来才行。循着声音一路走,却发现声音源竟然是在尹厉卧室边的卫生间传来的。

而走进去,让我万分惊讶的,尹厉竟然也在,而且他此刻正穿着一件透明雨衣,给小猫洗澡,浴盆里顺着小猫的毛发,蜿蜒下一条黑色污垢的水,而尹厉倒是毫不在乎,他并没有发现我,此刻正动作轻柔地为小猫揉搓着耳朵,猫咪也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用头亲密地蹭着尹厉的手,温顺地喵喵叫着。

眼前这个男人,在一个小时前,还脸色冷凝地要我把猫丢出去,此刻却并不抱怨地蹲在地上给猫洗澡,我有点摸不着头脑,而尹厉也仿佛感受到我的视线,转过头来:“我出去找你的时候先找到它了,现在洗干净了,你要养就养着吧,但只能待在楼下的花园里,可以搭个猫窝,但家里不能进。以后别动不动就赌气跑出去了,也别说那么赌气的话。”

尹厉说这话的时候,难得的并没有用眼睛看我,他正结束了给小猫的清洗工作,侧着脸站了起来,然后便绕过我要走出去。

“你用电吹风给它把毛吹干。我先去睡了。”

我把眼神从小猫身上移到尹厉身上,这才发现不对劲。

“尹厉!你的脸怎么了?!”我拉住尹厉的手,失声叫出来。此刻他俊美的脸上,竟然全是一道道红斑,我把他拖进灯光里,这才发现刚才他刻意低着头垂着眼睛,便是为了掩饰脸上的惨状。

电光火石间,所有细节像一条断了的珍珠项链,重新一个个串联起来。

“你猫毛过敏!”

答案是肯定的,而尹厉显然并不喜欢我此刻观察他脸的目光,他挥开了我的手:“没什么,明天会好的。”

然后他转头又看了我一眼;“不要担心,我不会再把你的猫扔出去的,过几天我会把家里重新装修一下,有些容易滞留猫的皮屑和毛发的地毯和窗帘换掉,你控制下猫的活动范围,勤给它洗澡,应该也能避免像今天这样。”

对着尹厉此刻甚至有点狰狞的脸,我的心里却仿佛有什么要破土而出,又像是被猫爪子不痛不痒地挠了一把,涌动起什么情绪,可尹厉却并不给我和他一起理清这个情绪的时间,他并没有再看我一眼就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90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