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居是一个园中园,占地极广,修建得十分奢华,珍珠为帘,白玉为床,而且竟还特意引入了温泉作为浴池,看来是花了大心思的。

坐在温泉之中,西门龙锦闭着眼睛假寐,神识却是离开了她的躯体,慢慢向外扩张。

房间里,她可爱的小徒儿正在认真地整理行李,大厅里,几名婢女来来去去地忙碌着。

神识继续向外扩张,越过龙吟居,到了祖父所居住的主院。

祖父西门通正冷着脸坐在书房里,她的父亲,几位叔叔依次坐在下首的位置。

“那个丫头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被困在秘境?哼,那么可笑的理由她也说得出来。”二叔叔面色不善地道。

“明明知道明日就是长老会,她竟然直至今日方才回来,万一赶不上,她欲至我西门家于何地!”三叔叔愤怒地接话。

“她有今日还不是依仗着家族的培植,如今翅膀硬了,竟连家主大人都不放在眼中,真是岂有此理!”四叔叔忿忿地道。

“都给我住口。”主位上,西门通冷着脸开口喝斥。

书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她是我西门家的人,这一点不会改变。”西门通淡淡地道,“只有她继续待在长老位上,我西门家才能继续昌盛下去。”

“是。”几人分明不甘,却还是低低地应声。

“她已不是那个可以任由你们责备的小丫头了。”西门通声音微冷,“长老会召开在即,我不管你们平时怎么斗,这个时候只许一致对外,若让我知道你们之间有谁胆敢招惹她,不需她动手,我会先废了你们。”

“是。”几人面色均沉了下来,却还是迫于家主的威严,低声应是。

从头至尾,她的父亲,没有开口维护她一句。

西门龙锦微微仰头,收回神识,嘴角挂上了一丝讽刺的笑意。

“师父,不要在池子里睡着了,小心着凉。”帘子外头,传来了闻歌的声音。

西门龙锦睁开眼睛,“哗啦”一下子站了起来,走上岸,披上浴袍,走出了浴室。

“师父,‘道歉的诚意’已经整理了出来,当时无方酒楼大堂中共有二十一人,除去逍遥散人和凉棚寺的和尚没有送来诚意,一共收了一百九十万金。”闻歌一边拿了干布替她擦头发,一边温声道。

“凉棚寺的和尚还是不错的。”西门龙锦敲了敲桌子,“那个逍遥散人怎么那么耳熟?”

“逍遥散人和您一样,都是为了长老会而来的。”闻歌替她倒了一杯茶,道。

“啊……是他。”西门龙锦喝了一口茶,“逍遥散人叫什么来着?”

“柳行天。”

“柳家的啊。”西门龙锦弯起唇。

 

第二日长老会的时候,九大长老只来了八个,而安置在临渊城长老堂的命魂灯则熄了一盏。

九大长老之一的逍遥散人柳行天陨落的消息在临渊城里悄悄流传开来的时候,西门龙锦正半躺在园子里的摇椅上,悠闲地晒着太阳。

闻歌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剥石榴。

“大人,二小姐求见。”门外,有婢女来报。

“请她进来。”西门龙锦坐了起来。

婢女领命而去,不一会儿,便有一个红衣女子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观那眉眼,竟与西门龙锦别无二致。

“姐姐,好久不见。”那红衣女子福了福身子,给西门龙锦行了一个大礼。

对着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西门龙锦有片刻的恍惚,随即微笑,“妹妹不必多礼。”

西门龙兰,她的双生妹妹。

“我刚刚出关,便听到姐姐回家的消息,真是喜出望外呢。”西门龙兰亲亲热热地在她身边坐下,挨着她道。

“见到妹妹,我也很高兴。”西门龙锦看了一眼她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笑道。

“闻歌,好久不见。”西门龙兰侧头看向低头认真剥石榴的闻歌,笑着招呼。

“二小姐。”闻歌淡淡点了点头。

西门龙兰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闻歌还是这么冷淡,真让人伤心。”

“我这徒儿比较怕羞,妹妹不要见怪。”西门龙锦抬手倒了一杯茶,递到她面前,笑着道。

西门龙兰嘴角微微一抽,看了一眼仍是置若罔闻的闻歌,掩住眸中情绪,接过茶杯,“姐姐说笑了,听闻……姐姐回城的时候,在无方酒楼遇到了一些麻烦?”

“妹妹消息真灵通。”西门龙锦笑了一下,“也算不上什么麻烦,只是有人垂涎我徒儿的美色,被小小的教训了一番而已。”

“原来如此。”西门龙兰掩唇轻笑,“听闻昨日上门来道歉的人马很是壮观呢。”

“让妹妹见笑了。”西门龙锦弯了弯唇。

“姐姐,这些年可还好?”话音一转,西门龙兰颇为关切地问。

“还过得去。”

“姐姐,纵然冒犯,妹妹也想说你几句,你身为堂堂西门府的大小姐,九大长老之一,怎么也不该一走就是五十年呐。”西门龙兰看着她,低低地道,“一人在外,该吃了多少苦,毕竟是女子,何必如此拼命呢。”

西门龙锦微笑,“妹妹此言有理,这一次回来,我会多住上一些时日。”

“如此便好,你我姐妹也可好好亲近一番。”西门龙兰这才露出高兴的模样,“听闻长老会出了些事情,姐姐也累了,我刚出关也要去见见娘亲,你我姐妹回头再聊。”

“好。”

西门龙兰站起身,又回头笑道,“我那里还有一坛三百年的红尘醉,知道姐姐好酒,一直给姐姐留着呢,回头我在清风苑摆上一席,姐姐可不要推辞。”

“求之不得。”西门龙锦笑。

“闻歌,你也要来啊。”

“既然师父同意了,闻歌必来叨扰。”闻歌淡淡地道。

西门龙兰这才低头施了一礼,转身离开。

503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