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龙锦笑眯眯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园子的尽头,伸手抓了几粒石榴籽放入口中,酸酸甜甜的感觉一下子在唇舌之间弥漫了开来。

“真像啊。”轻轻地,她感叹。

“一点都不像。”闻歌摇头。

“哦?”西门龙锦疑惑地看向他,“我们可是双生姊妹啊。”

“感觉不一样。”闻歌将手中剥出来的石榴籽放在水晶盘子里,抬头看了她一眼,道。

“这样啊。”西门龙锦笑眯眯地又放软了身子躺回了摇椅上。

日头正好,晒得人昏昏欲睡,西门龙锦摸出储物戒指之中的酒葫芦,仰头便是一口,香醇微辣的液体涌入喉中,一路延伸到胃里,熨帖无比。

轻轻舒了一口气,她闭上眼睛,就着这柔和的日光,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有什么东西逼近了她,柔软微凉的触感轻轻碰上了她的脸颊,她蹙了蹙眉,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便看到闻歌放大的脸。

“闻歌?”她疑惑地看着他,靠这么近做什么?

“有花瓣落到您脸上了。”闻歌微笑着摊开手心。

白皙如玉的掌心上,果然有一片粉色的花瓣。

西门龙锦伸手拈起那片花瓣,轻轻一吹,那花瓣便晃悠悠地飘入了风中,“真漂亮。”

眯起眼睛,她笑道。

“是啊,真漂亮。”闻歌看着她,微笑。

 

长老会开始没几日,临渊城柳家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说悄无声息,是因为临渊城各大势力都在为长老位而争斗不休,而且作为柳家支柱的逍遥散人已经陨落了,一个小小的柳家,是存是亡,根本引不起一丝涟漪。

只是很快,便有传言流出,说逍遥散人之所以突然毙命,是因为在无方酒楼冒犯了西门龙锦的徒弟。

传言愈演愈烈,很快便席卷了整个临渊城。

这个传言传到西门龙锦耳朵里的时候,她正在西门龙兰的清风苑里喝着那坛三百年的红尘醉。

“真过分,明明是他先得罪了姐姐。”西门龙兰忿忿地道。

“无妨,只是小事。”西门龙锦无所谓地说了一句,便兀自沉迷在那坛子红尘醉里。

真是好酒。

“可是姐姐的名声都毁了啊。”西门龙兰一脸苦恼地道,“而且姐姐是凶手的事情被人知道了,万一他们来寻仇可怎么办。”

“逍遥散人都死了,柳家还有什么人敢来寻仇?”西门龙锦似笑非笑地看了龙兰一眼,完全没有介意她用“凶手”这个词来形容她,也没有在意她的名声问题,“而且柳家,不是已经被祖父铲除了么。”

西门龙兰微微一窒。

“妹妹不必操心了。”西门龙锦弯了弯唇,漂亮的丹凤眼中是一片散漫。

西门龙兰紧紧捏着裙摆,将裙摆捏出了深深的皱痕,随即眼中也透出笑来,“是啊,姐姐那么厉害,又惧怕过谁呢。”她开口,声音很轻,如耳语一般。

西门龙锦没有开口,只扫了一眼她发皱的裙摆,笑着饮酒。

“龙锦大人,家主请您去书房,有要事相商。”这时,门外突然有侍者来禀。

西门龙锦放下酒盏,在些遗憾地看了一眼还剩半坛子的红尘醉,回头对龙兰笑道,“我去去就来。”

“好。”西门龙兰笑道,“放心,酒给你留着。”

西门龙锦这才随那侍者离开。

 

进到书房的时候,西门家的家主,她的祖父西门通正沉着脸坐在书案后头。

“祖父。”西门龙锦开口唤道。

“龙锦大人。”西门通作势要起身。

“祖父不必多礼。”西门龙锦在下首坐下,示意西门通不必起身。

西门通便顺势没有起身,只是将书案上的一枚玉简往前推了推,“这是玉横江的战书。”

“玉横江?”西门龙锦眨巴了一下眼睛,好像有点耳熟。

“……她是九大长老之一。”西门通皱了皱眉,对她散漫的态度有些不满,没有将自己的对手了解清楚也就罢了,居然连名字都不记得。

“啊,是她。”西门龙锦点点头,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一号人物,可是她干嘛要对自己下战书?虽然历来长老会都是一片腥风血雨,谁拳头大谁上位的,可是下战书这么老套的事情却是很少发生。

“她说要替逍遥散人报仇。”西门通说到这里,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啊?“西门龙锦一咧嘴,笑了,”莫非她是柳行天的情人?”

“玉横江是有名的毒娘子,九大长老排位更在你之上,惹了她是个大麻烦。”西门通见她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原就不大好看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柳行天和玉横江之间的关系竟然连西门家的情报系统都没有查到蛛丝马迹,早知道他们之间有这样一层关系,当初就不该轻易去动柳家。”

“动都动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西门龙锦站起身,一抬手,那竹简便被她收入袖中,“这战书我接了。”

西门通定定地看了她半晌,终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也只能如此了。”

离开了家主的书院,西门龙锦心里惦记着那半坛子红尘醉,便施了一个风行诀,只一个眨间,便到了清风苑。

刚踏进摆宴的客厅,西门龙锦便愣了一下。

宴厅里,西门龙兰正缠在闻歌身上,两人竟是难解难分的架势。

垂下眼帘,她隐了身形,转身离开。

 

那一晚,闻歌很晚才回来。

他回来的时候,西门龙锦已经睡着了。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便闻到了一阵熟悉的香甜味道,她穿衣起床,简单梳洗了,便去了膳厅。

踏进膳厅的时候,闻歌正低头摆着碗碟。

“桃酥?”西门龙锦动了动鼻子。

“嗯,今早刚做的,您先喝口粥润润嗓子再吃。”闻歌替她盛了一碗粥,笑道。

“嗯!”西门龙锦大步走到桌边坐下,喝了一口粥,便拿了一块桃酥咬下,又酥又香的口感让她微微眯起了眼睛,“闻歌的手艺一点没生疏啊。”

闻歌便笑了起来。

“吃过早膳我要出门一趟,你的水月诀正在进阶的重要关头,就不必随我去了。”一边吃着,西门龙锦一边道。

“是。”闻歌应了一声,迟疑了一下,才又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逍遥散人的小情人给我下了战书。”西门龙锦咧了咧嘴,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你安心修炼就好,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等我回来再说。”

“是。”

“还有一点,不可急于求成,你修炼的速度已经不慢了,若是一昧激进,只会适得其反。”咬了一口桃酥,她又嘱咐道。

“是。”闻歌应着。

 

506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