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横江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美人,眉若远黛,眼似春水,就仿佛是从仕女画中走出来的人物一般。可就是这样一个温柔似水的美人,却是九幽大陆上大名鼎鼎、人人退避三尺的毒娘子。

只是她媚眼如丝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死了情人要来同她决一死战的模样。

西门龙锦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一个闪身避开了她的毒雾。

擂台下,是人山人海,每个人脸上都充斥着兴奋的神情,只是那些喊叫声却传不进她们的耳朵,因为整个擂台都被包围在一个结界之中,以免打斗之中出手太狠伤了围观路人。

 

“姑娘看起来,可不像伤心欲绝的模样。”西门龙锦一面避开她的攻击,一面笑着搭话。

玉横江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老娘干嘛要伤心。”

“你不是要为柳行天报仇么?”西门龙锦笑眯眯地道。

玉横江一窒,随即冷哼,“能够活着下台再与我啰嗦吧。”说着,甩手又是一道毒雾。

“既然不是要为柳行天报仇,那么今天这一场打斗的意义何在呢?”西门龙锦手中释出蓝色的雾体,将毒雾化解。

玉横江没有搭话,祭出了她的成名武器彩虹练,柔软的七彩缎带只轻轻一挥,整个擂台便塌了一角。

眼见着那七彩缎带向着自己挥来,西门龙锦眉角一跳,祭出了双龙缠月矛。

七彩缎带微微一转,却是化刚为柔,缠住了她的双龙缠月矛,西门龙锦也丝毫没有惊慌的样子,只咧嘴一笑,手上微微一挑,一声清亮的龙吟自双龙缠月矛中呼啸而出,将那七彩缎带绞成了碎片。

玉横江面色一变,连连后退。

 

“让我猜猜,你下战书的目的是什么呢?”西门龙锦跃身而至,逼近她,笑道,“你已是大长老,肯定不会是因为那个位置,那么……”

玉横江眯了眯眼睛,冷哼一声,双手一挥,已经变成碎片的七彩缎带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手中,“休要猖狂,以为这样就能赢了我?”

“……莫非有人出了个足以打动你的价钱,让你来杀我?”西门龙锦却是忽然一笑,凑近了她的耳边,轻声道。

温柔的气息扫过她的耳廓,玉横江一下子僵住,她感觉到杀机已经近在眼前,可是她竟然动弹不得,连手中的彩虹练也再次碎开。

“是谁?”西门龙锦看着她,问。

玉横江嘴唇轻轻一颤,似是要说什么,却是猛地瞪大眼睛,身体急速膨胀起来,似乎随时都要爆开的样子。西门龙锦眉头微蹙,匆忙后退,只听得“砰”地一声响,眼前那活色生香的美人已经被炸得四分五裂,血雾弥漫在结界之中,浓浓的血腥气在鼻端飘散开来。

台下围观的众人并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看到大名鼎鼎的玉横江惨死在了结界之中,而西门龙锦则好端端地站在台上毫发无伤,他们欢呼起来。

“是龙锦大人赢了!”

“龙锦大人赢了!!”

他们眼中迸发出狂热的色彩,他们并不在乎谁赢了,他们的眼里只看得到强者。大概明天的酒楼饭馆之中,说书先生的那些段子里,又要添上今日这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西门龙锦手提双龙缠月矛,静静地站在原地,身上斑斑点点的都是血迹,玉横江的血。

玉横江死前,说了一个名字。

她说,西门龙兰。

龙兰?

西门龙锦嘴角微微一翘,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的小妹妹,也有这样大的本事了呢。

可是,西门龙兰到底花了什么样代价,居然能够请动玉横江?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避开街上狂热的人潮,西门龙锦骑了避水问晴兽,径直去了西门府主院,就这样一身血地去见了家主,将玉横江临死前的话一字不漏地告知了他。

很快,西门龙兰便被押了过来。

“姐姐?”见到一身血的西门龙锦,她有些惊讶地低呼,“发生什么事了?”

“你可认识玉横江?”西门龙锦没有开口,坐在书案后头的西门通阴沉着脸开口了。

“她不是大长老之一么。”西门龙兰有些莫名地道。

“玉横江死了。”西门龙锦看着她,道。

西门龙兰眼角微微一跳,那样细微的动作没有瞒过西门通的眼睛,他勃然大怒,抬手狠狠一掌,那一掌凌空扇在龙兰的脸上,她的脸立刻红肿了起来。

西门龙锦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不欲多说,转身离开。

一路遇到的侍从女婢们见到她一身血的模样,皆是一脸又敬又怕的表情,恨不得退避三尺。

刚到龙吟居门口,便看到一个美貌的妇人正在门口徘徊。

“母亲?”她站在原地,轻轻唤了一声。

那妇人有些惊慌地回过头,在看清西门龙锦的模样之后,面上的惊慌一下子发展成了恐惧。

西门龙锦立刻意识到自己满身是血的模样吓到她了,几乎是下意识地,她后退一步,随即站住,放柔了面上的表情,缓声道,“母亲,你找我吗?”

眼前这妇人,正是她的母亲,西门海的五夫人,乔玲珑。

五夫人点点头,随即又有些慌乱地摇摇头。

西门龙锦轻轻笑了一下,“母亲,不要怕,我是您的女儿。”

也许是因为看到了西门龙锦眼中的涩意,五夫人面上的惧意稍稍平缓了些。

“我去换件衣服,母亲你进来坐一下,有什么事慢慢说,可好?”西门龙锦又道。

五夫人咬咬唇,仿佛鼓起了全部的勇气,向着西门龙锦挪了小半步,“龙锦大人,求您饶了龙兰好不好?”

西门龙锦微微一窒。

“龙兰她还小不懂事……”见她没有回答,五夫人急急地道。

“母亲,我只比妹妹早出世一刻钟。”西门龙锦轻声提醒她。

“她怎么能跟您比呢。”五夫人一下子红了眼眶,“她一向乖巧,她只是……只是在嫉妒你罢了,她没有坏心的。”

西门龙锦微微抿唇,没有再开口。

“您看,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您那么厉害,没有什么能伤了您的,更何况龙兰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啊!龙兰她就要被家主大人打死了啊!您就救救她吧!”五夫人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见她不肯松口,又壮着胆子上前一步,拉住她的衣角,“您就饶过她这一回吧,求您……”

西门龙锦垂下眼帘,挣脱开她的手,大步走进了吟龙居。

“龙锦大人!求您了!您救救龙兰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了啊……”屋外,是五夫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西门龙锦躺在美人榻上,伸手轻轻捂住了眼睛,嘴角裂开一个笑。

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原来,您从来没有当我是您的女儿啊……

明明是一母同胞所生……

明明……我也是您的女儿啊……

屋子里一片安静,闻歌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屋外五夫人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分外的刺耳。

不知有多久,那哭喊声终于停了。

西门龙锦感觉心里揪疼得厉害,她下意识放开神识想去看看她,却猛地发现自己的神识竟然没有了,她一下子坐起身,试着查探了一下身体,这才惊觉自己体内的经脉乱成一团,竟是中毒的征兆。

……怎么会。

她的体内有避毒珠,明明应该是万毒不侵的啊。

微微一顿,她猛地想起玉横江身体爆开时产生的血雾。

啧,还是大意了……

她笑了一下,起身走出房间,去找闻歌。

 

闻歌却是不在他房中,她脚步微微一转,去了他修炼的静室,静室里空空如也。

整个龙吟居一片死寂,竟是一个人都找不着。

“闻歌,闻歌你在哪儿?”她扬声唤。

没有人回答她。

她猛地停下脚步,垂下头静寂了半晌,忽然轻轻晃了晃手腕上的墨玉镯子。

“西门龙锦!不要晃我!”墨玉镯子一扭,忿忿地变成一条三头小蛇。

“要叫主人。”西门龙锦弹它的脑袋。

“主人……”三头小蛇照例被弹得头晕眼花,弱弱求饶。

西门龙锦忽尔轻笑,伸手温柔地摸了摸它。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三头小蛇被她温柔的笑容惊到,吓得盘成一团瑟瑟发抖。

西门龙锦指尖聚了一道光,伸手轻点,那道光便没入了它的身体,三头小蛇感觉到体内的枷锁被解开,不由得微微一愣,抬起三个脑袋看向她。

“你要死了?”

无妄海一战,它虽然战败,却并没有投降,这个女人答应待她死后就放它自由,它才勉强同意认她为主,如今这是……

“嗯。”西门龙锦眯起眼睛笑了一下,“高兴么?”

“高兴!”三头小蛇高高地昂起三个脑袋,“本大爷简直喜出望外!欣喜若狂!心花怒放!”它一连蹦出三个成语。

“高兴就好。”西门龙锦咧了咧嘴。

“……看在你守约放了我的份上,大爷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把吧。”那三头小蛇一脸倨傲地道,“你虽然中了毒,却明显死不了,跟我回无妄海吧,我有办法替你解毒。”

西门龙锦微微一愣,随即抿了抿唇,“多谢了。”

“……喂喂,不要这样一脸感动地看着我。”三头小蛇三个嘴角同时抽搐起来,“你是有多悲剧,随便对你好一点都可以感动成这样。”

西门龙锦一下子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笑得真难看。”三头小蛇吐糟。

“时间不多了,我送你走吧,走的时候请你帮我一个忙。”西门龙锦摸了摸它的三个脑袋,又打了一道光在它体内,“这是阿晴的契约,你替我帮它一并解除了,顺便告诉它,让它离开临渊城,去哪儿都行。”

“你不跟我一起走?”三头小蛇瞪起六只眼睛。

“走不了了。”

“开玩笑,有本大爷……”

“这里被人设了一阵法。”西门龙锦开口打断了它的话,轻声道,“屠龙阵。”

三头小蛇一下子沉默了,作为蛟族,它比谁都明白屠龙阵的厉害。

“走吧。”西门龙锦将体内剩余的灵力调动起来,在阵中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结界。

虽然小,却足够三头小蛇离开了。

看三头小蛇还在迟疑,西门龙锦随手一甩,便将它甩入了结界之中。

“西门龙锦!”三头小蛇愤怒地看着她,话音刚落,便消失在了原地。

只余西门龙锦一个人站在房中。

她笑了一下,轻轻舒了一口气,转身慢悠悠地走出房间,走到院子里,在摇椅上坐下,放软了身子半躺着。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月亮却很亮,满天的星子分外的璀璨。

西门龙锦摸出储物戒指之中的酒葫芦,饮了一口,香醇微辣的液体涌入喉中,让她冰凉的手脚有了些许的暖意。

6353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