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西门龙兰走到龙吟居门口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场景。

“死到临头,你倒是悠闲自在。”西门龙兰冷笑。

西门龙锦看了一眼她有些红肿的脸颊,微微笑了一下,“果然不亲眼看到我死掉,不放心吗?”

西门龙兰弯了弯唇角,“是啊,不亲眼看着你死掉,我怎么能放心。”

“嗯。”西门龙锦有些懒散地仰头喝了一口酒,全然无所谓的样子。

“你不怕死么?”没有如愿在她脸上看到恐惧和慌乱的表情,西门龙兰咬着牙不甘心地开口。

西门龙锦低低地笑了一声,没有回话。

“这样高高在上的表情,真是令人厌恶……”西门龙兰紧紧捏着裙摆,和龙锦一模一样的脸扭曲了起来,她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明明只比我早出生一刻钟,却那么好命得了天绝公子的批命,就因为你命好,祖父竟然倾全族之力来培植你,凭什么?!凭什么所有好东西都是你的?凭什么我就必须沦为你的陪衬?!凭什么了?!”

 

天绝公子出自魅狐一族,拥有特殊的预言能力,西门龙锦出生的时候,天绝公子刚好陪同城主慕容云实在西门府做客。当时家主便命人将她抱给天绝公子看看,天绝公子留下了一句批命。

金鳞岂是池中物,不日天书下九重。

就因为这句批命,她便被西门家重点陪养了。

“是啊,凭什么。”西门龙锦举起酒葫芦,又饮了一口酒,笑。

西门龙锦无所谓的样子深深刺激了西门龙兰,西门龙兰咧嘴开,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所有族人都厌惧着你,却又不得不依靠你,但是现在不必了,因为我们得到了更好的东西。”

“嗯。”西门龙锦有些敷衍地应着,又饮了一口酒。

“你不好奇是什么吗?”西门龙兰的脸上满是恶意的笑容。

“无非是得了一个丹方罢了。”西门龙锦笑了一下,随口道。

“你……”西门龙兰看着她,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你竟然知道……为什么……”

“是啊,我都知道。”西门龙锦笑了一下,“我还知道这整个龙吟居就是一个巨大的屠龙阵,知道临渊城里的流言是你传出去的,知道玉横江是因为你才对我下的战书。”

西门龙兰怔怔地看着她,一副看怪物的表情,“你这个疯子……明明知道龙吟居就是屠龙阵……你竟然还住了起来……”

西门龙锦笑了一下,龙吟居里的屠龙阵很不简单,隐藏得十分隐秘,为了不让她发现,竟是将整个屠龙阵隐藏在龙吟居中的一草一木之中,那样煞费苦心,她又怎么好意思戳破他们,只不过……她原以为那只是因为忌惮她而设下的,却没有想到屠龙阵会这么快就启动。

“别这样看着我,我又不是神,也有很多事情是不知道的。”西门龙锦又喝了一口酒,咧了咧嘴笑道,“比如说你用什么请动了玉横江,比如说……闻歌为什么要背叛我。”

“你……”西门龙兰一脸错愕地看着她,明明已经身处绝境,明明被所有人背弃,这样的境况下,为什么她还能笑得出来……

“闻歌,出来吧。”西门龙锦轻轻一叹。

 

两年前,她被困在秘境中,并且无意中得到了化龙丹的丹方,化龙丹乃是早已经失传了的丹药,原就是出自鲤族。

西门家便是鲤族,自古便有鲤鱼跃龙门一说,鲤鱼跃过龙门,便可化身为龙,可是西门家已经很久没有子孙化身为龙了。

就在这样的前提前,天绝公子说出了那样的批命,她当然会被重点培养。

她也真的不负所望跃过龙门,成了强者。

可是这样一个无法掌控的强者,又怎么比得上一张化龙丹的丹方呢,有了这张丹方,西门家便可以制造出许许多多的强者。

若是有什么能够让家主下定决心放弃她,西门龙锦只想到一个可能,那便是家主得到了那张化龙丹的丹方。

……而她的东西,一向是闻歌整理保管的。

半晌,闻歌自黑暗中走出,精致无暇的脸上那一颗鲜艳欲滴的朱砂痣如妖似媚。

他站在龙吟居外,默默看着她,波光潋滟的眸中一片寂静。

 

“闻歌,过来。”西门龙锦抛下手中空空如也的酒葫芦,轻轻招了招手,唤他。

如往常一样温和的、懒洋洋的神情,似乎闻歌没有背叛她一样,似乎眼前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闻歌抬起脚,缓缓走进龙吟居。

“闻歌……”西门龙兰有些急切地低唤,想要拉住他。

闻歌却是充耳不闻,他缓缓走到了西门龙锦面前。

西门龙锦坐起身,轻轻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很凉。

见西门龙锦突然坐起来,西门龙兰一下慌了神,龙锦多年的积威让龙兰十分惧怕,她一直害怕这个计划失败,害怕杀不到死她,尤其是看到她明明身处绝境却还是没有一丝慌乱的模样,她更是心里没底。如今看到她突然坐了起来,还拉住了闻歌的手,她再也按捺不住,启动了屠龙阵。

整个龙吟居一下子被包围在闪着光的结界之中。

那结界之内一切如常,唯有西门龙锦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起来,屠龙阵屠龙,结界内的一切都没有影响,唯独对她,是致命的危机。

仿佛连周遭的空气都化作了利刃,已经完全失去灵力的西门龙锦口中涌出大量的血沫来,随即眼耳口鼻中都涌出大量的血来,让她整个人看起来仿佛是从鲜血出捞出来的一般。

闻歌怔怔地看着她,仿佛整个人都元神出窍了一般。

他感觉自己掌心微微一暖,她放了什么东西在他的掌心。

 

“以后……好好地活下去吧……”西门龙锦弯起唇,对他笑道。

一样的神情,一样的语气,可是却是那样的虚弱。

强大如西门龙绵,何曾有这样虚弱的时候。

她的手缓缓松开,垂下。

闻歌怔怔低头,看到自己掌心里的是一枚耳钉,那耳钉上镶着一颗只有米粒大小的夜明珠,那夜明珠虽然很小,却在夜色下放出夺目的光华,连群星都不及的光华。

这是……鲛王泪。

鲛王泪是一种极品夜明珠,虽然只有米粒大小,却可与月争辉。

他忽然记起,那一回师父之所以会身陷秘境,是因为她闯进了一个鲛王墓,而鲛王墓中最珍贵的,便是这鲛王泪了。

他因为幼时的噩梦,一直十分惧怕黑暗,师父说,要给他寻一颗鲛王泪炼制成耳钉,天天戴在耳朵上走到哪里都是一片光明……

他几乎是有些惊慌失措地看向师父,却见师父早已经倒在地上,眼耳口鼻都在流血,甚至连身上的毛孔都在往外渗着血珠,屠龙阵内的气压将她整个人都挤压得变了形。

“师父……”他伸出手去。

……只触到一地血沫。

师父,在这屠龙阵中,被生生压碎了。

“哈哈哈,终于死了!终于死了!”身后,西门龙兰合掌大笑,复尔又嗤笑,“这样强大的人,也是会死的嘛,原来竟没什么可怕的。”

闻歌默默地看着一地的血沫,缓缓抬手,将那鲛王泪钉在自己的耳垂上。

洁白如玉形状美好的耳垂上滴出一颗血珠子。

师父……为什么不恨我?

为什么……

 

5363 阅读 1 评论
  • 好看

    蔚蓝色

    明明知道自己的徒儿和家族要杀她,却这样坦然的面对死亡。这是强者的心态吧,因为看过太多的生死~(0回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