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叶果航说,然然是他的亲妹妹,叫叶果然。

伴随一阵又一阵有节奏的海浪声,他目光极远,清冷的嗓音在海风里飘散开来:“我知道你一直很好奇,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拿出来说也不过是一个老套的故事罢了,一个本来和睦的家庭因丈夫的出轨而导致家破人亡。”

他说得极其简单粗暴,却让赵颖茹忍不住更靠近他,只听见身边的他继续说:“我三岁时,然然出生,是一个八斤重的健康婴儿,可她一岁时有一次持续高烧不退,患了脊髓灰质炎,也就是小儿麻痹症,全面治疗之后,右脚始终比左脚瘦小,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不过身体的残疾并没有令她自卑,她就像一个生活在自己干净世界里的天使,自信、乐观、爱笑,我妈以前就常常说她生了一对季节相反的儿女,我属于冬天,然然属于夏天,永远像个小太阳,充满能量。”

……………………

正如赵颖茹后来听说的那样,叶果航的妈妈毛佳岚在读研究生时因一次旅行结识并爱上了当时刚大学毕业的叶胜楠,也就是他爸爸。

叶胜楠不仅年纪比毛佳岚小两岁,初出社会的他更是一身清贫,没有厚实的家庭背景,也没有一份令人艳羡的工作,拿着家里凑出来的和大学打工储存的几万块钱打算加入创业大军。

正是因为如此,在女儿带着男友回家拜访后,毛国安就极力反对这一段恋情,年轻的毛佳岚认为父亲的观念太固执太迂腐,与父亲几次沟通不成就如其他追求真爱的大小姐般收拾包袱,义无反顾地跟着一无所有的叶胜楠一起打拼事业。

当时毛国安很生气,直接断了家里给她的经济来源,但也没有不择手段让他们分开,就只是在一次偶然见面中,眼神深沉地对女儿说了一句:“你父亲我活了大半辈子,看一个人时还是能看出一些东西,你不信我也罢,你自己选的路,唯有自己日后去承担吧。”

那时的毛佳岚是真的不相信父亲的眼光,她满心的爱情已经让她百分百相信身边这个年轻的男人。

后来,叶胜楠创立的物流公司在夫妻两人的努力下发展得越来越好,两人组成的家庭也一直无比温馨幸福,儿子英俊聪明,小女儿虽然手脚有些不便利,也可爱懂事,似乎一切都在证明毛佳岚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毛国安的眼光真的是错的。

直到五年前,一切假象被鲜血淋漓地揭开。

 

那年,叶果航十七岁,读高二,然然十四岁,读初二。

烈日炎炎的盛夏,白衬衣的少年骑着单车载着身形娇小的妹妹,拐过一个人潮拥挤的街角。

后座上的少女眼珠子灵活地转动着:“哥哥,你帮我跟妈妈说这个暑假我不要去外公家,我要跟我们班的人去夏令营。”

白衣少年没得商量地一口拒绝:“不帮。”

少女生气地嘟起嘴:“我就知道,你和妈妈一样专制,不,你比妈妈还专制,总是不让我做我喜欢的事,就帮我一次都不肯吗?”

少年没反驳,只是答非所问:“你的感冒好了吗?再帮你一次让你把自己扔到水里喝水?”

少女:“……”

好嘛,不就是前两天她瞒着家里偷偷跑到同学家学游泳,因为一只脚站不稳,不小心掉进水里,被捞起来后就华丽丽地小感冒了……

 

叶家。

兄妹刚进玄关,就听到了客厅里火药味浓重的争吵声。

叶胜楠隐忍着怒气:“毛佳岚,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不知道公司不是你胡闹的地方吗?人也不是你随便说辞就辞的!”

一向温柔得体的毛佳岚一反常态,冷笑道:“我胡闹?叶胜楠,我为什么辞掉她,你难道不心知肚明吗?”

叶胜楠却更加不耐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变得不可理喻,不分青红皂白地滥用权力辞掉公司的运营总监,明天开始你也不用来公司了,我会交代董伟接替你的工作。”话毕,他扔掉手中的香烟,起身走了出去,在见到玄关处的一对儿女,脸上的表情顿了顿,然后脚步未停地离开了。

毛佳岚跌坐下来,只觉心寒:“呵,我滥用权力?你这样做就不是滥用权力?叶胜楠,我今天算是明白我爸当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兄妹两人一时沉默着,最近两个月来,一向和谐相处的父母开始不断地争吵,不过只要他们兄妹一出现,妈妈就会立刻停止,所以他们也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都令他们感到隐约不安。

性子冷淡的叶果航站在原地不吭声,面无表情地沉思着什么,叶果然则冲过去抱住妈妈,语气担忧地问:“妈妈,你和爸爸怎么了?”

毛佳岚神色疲倦地摇了摇头:“没事,家里阿姨已经煮好晚餐了,你和哥哥去吃吧,妈妈先去休息一下。”

毛佳岚上楼后,坐在餐桌前对着一桌子饭菜的两兄妹各怀心思,平时不断支支喳喳说话的叶果然安静地发着呆,而平时少话的叶果航就更加沉默了,一个劲地夹菜。

等叶果然回过神来时:“……哥哥,你够了,不喜欢吃洋葱也不要全堆到我的碗里!”

某人淡淡回了句:“吃吧。”

“……”

 

自从这次吵架之后,毛佳岚就没去公司了,整天呆在房间里不出来,叶胜楠更是以公事忙为理由经常不回家。毛佳岚以为丈夫出轨已经是令她无比消沉和无法接受的事实,没想到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另一个残酷的真相。

一天下午,她收到了一份快递,里面是一份亲子鉴定和一些照片。

原来,早在他们婚姻的最初,在十四年前,他就背叛了他们的婚姻,那时的他一边握着她的手站在他们共同奋斗来的新家承诺给她和孩子们一辈子的幸福,一边在外面建起另一个家,那个家有冯舒惠和他们的女儿叶意然,呵,这是多么讽刺。

她信了将近二十年的男人,从头到尾都在骗自己。

毛佳岚突发心脏病,被家里的阿姨送进了医院,正在期末考的叶果航从考场上跑出来赶去医院,而同样在学校得知消息的叶果然打电话给正前往去机场准备出差的叶胜楠没打通,于是她就搭出租车赶去机场,希望追上自己的爸爸。

只是,她看到了那么刺痛的一幕,她的妈妈被送进医院生死未卜,而她的爸爸搂着别的女人在机场的候机厅热吻,并且那个女人还是那个她和哥哥从小就喊作惠姨的女人。

深受打击的少女就这样面无血色地定在原地,拥吻的两人转身看见她时僵了那么一秒,却毫无被抓包的愧疚和羞耻感。

叶胜楠皱眉:“果然,你怎么在这?”

妈妈、哥哥、外公还有舅舅都叫她然然,只有爸爸从来不叫她然然,而是果然。

她动了动苍白的双唇,艰难地开口:“爸爸,妈妈心脏病发了……”

谁知叶胜楠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情绪,反而更加拧紧眉头:“你妈居然玩这种把戏,我还有公事,没时间陪你母女胡闹,你赶紧回去!”

“爸……”

站在一边的冯舒惠适时出声截止了她接下来的话语:“胜楠,你快上飞机吧,我送果然回去就好了。”

叶果然瞪她:“我不要!爸,妈……”

“好了!不要再说你妈了!”叶胜楠粗鲁地扯着叶果然走出机场,将她塞进冯舒惠的车里,语气愤怒地对她吼道:“回去上课,小孩子管那么多做什么!”

冯舒惠坐到驾驶座上对叶胜楠媚笑了一下:“胜楠,你放心,我会把她送到该去的地方的。”

叶胜楠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他不知道,他这一无情的转身让彻底失去了一个女儿。

那天,冯舒惠并没有把叶果然送回学校,她和叶果然在车上吵了一架之后,叶果然被扔在了从机场回来的高速上,然后叶果然失踪了。

叶果航守在医院,毛佳岚已经抢救回来了,他并不打算通知妹妹,然而他却不知道家里的阿姨早已告知叶果然这个消息,直到叶果然的老师打电话过来。

叶果航疯了一般到处找人都找不到,打电话给叶胜楠他不接,唯有求助外公和舅舅,却还是没有找到,在确认然然失踪二十四小时后就只能报警了……

--------------------------------------------------------------

听到这里,赵颖茹的心被揪得越来越痛,她开始害怕听到后面的部分,那让叶果航多年来一直都不愿去回想的部分,该是多么不好的结果才让然然成为他心里一道一触碰就鲜血直流的伤口……

身边叶果航的声音愈加清冷,模糊在了冰冷的海风中:“警察在四天后找到了然然的尸体,遍体鳞伤的她是从河里捞出来的,尸检报告显示她不是溺死的,而是被人勒死的,死之前……被人性~侵过多次……”

泪水就这样从眼眶喷涌而出,就像能感受到叶果航此时回想的痛苦一般,赵颖茹紧紧地将他抱在自己的怀里,一只手握住他紧握的拳头,想用自己的温暖化解他心里的冰冷。

难怪他的书柜里会有《半生缘》这种小说,难怪叶妈妈的车里会有Taylor Swift的CD,难怪他最开始不愿和她说然然的事,难怪他从来都说他和那个人无关系,难怪……

原来他曾经失去亲人的痛苦比她更加多一百倍……

92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