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乔钺的身体明显一颤,面无表情,但眼中暗藏的深沉之色令人心惊,就这样僵持着,乔钺没有动,也没有回抱她。

 

半晌后,容妆松开乔钺,眼圈微微湿润,垂眸说了一句:“奴婢,僭越了,请皇上恕罪。”

 

乔钺未答,只淡淡说:“吹笛。”

 

容妆的发依旧未绾起,临风飞舞,素颜凝水色,姿态悠然。

 

素手如玉抚横笛,风声萧萧过,衣上浮香随散。

 

笛声婉转划破静空,织就一曲如思如诉。

 

余光落处,不相缱绻。

 

回到宫中已正午,乔钺神思倦乏,容妆方才想到,那方院落离永焕城已甚远,乔钺定然连夜赶路,方才在一大清早能够赶到,不由心中更为撼动。

 

乔钺并未休息,而是唤许诣传召来了元麓。

 

元麓到来之时,容妆已在寝阁梳理好了妆容,换上衣饰,一袭紫锦宫衣,明眸沉墨,眉似远岫,颦眉转目间顾盼流彩。

 

容妆方来到宣宸殿,见乔钺靠在赤金椅背上,不由压低了声音对乔钺道:“皇上,此事还需封锁消息。”

 

乔钺闭着眼睛,神思倦怠,淡淡道:“当然,你放心。”

 

元麓随后即至,他入内后,脸色焦急的行礼道:“君上万安。”而后不等乔钺回答,直直再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沧王劫车。”乔钺看向他,淡淡道:“你元麓并非庸人,朕不想与你做表面文章,所以直说了。”

 

元麓端立在殿中,听得乔钺如此看重他,亦不禁眼色一亮,愉悦道:“君上一切尽管直言。”

 

乔钺低声淡言道:“乔觅薇自幼养在宫里,骄纵了些,你想娶她,她却不甘愿下嫁。”他垂眸看容妆,与她目光对视,意味融融,“至于截车一事,是赫钦的人,欲用乔觅薇失踪陷害你,从而挑拨阑廷与祁国的关系。”

 

乔钺并未将乔觅薇替换之事告诉他,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猜忌与离疏,至于乔觅薇今后会不会说,那就是她与元麓之间的事了。

 

乔钺也并未将赫钦之事原原本本的告诉元麓,是的,乔钺并不完全信任他。

 

“原来如此。”元麓垂眸斟酌,后作揖道:“君上尽管放心,本王早已许下承诺,愿与阑廷永好,决不违逆。”

 

“可本王在她长公主眼里竟如此不堪,需她如此拒绝?”元麓的神色萎靡了下去,明显失落之极,他这样的人,骄傲至今,料想也从未受此挫败,何况在女人身上。

 

容妆看了一眼端坐在龙椅之上的乔钺,再望向元麓,微微蹙眉劝慰道:“祁王殿下,我们长公主并非寻常女子,她心思灵透,品行纯净,在这后宫已算难能可贵,宫宴夜里你见到她起舞,一袭白衣确实动人,可你知道,在这宫里是禁白的,但那日是她母妃的祭日,她不惜冒着被惩处的危险,也要为她母亲尽心,可见她内心良善。”

 

容妆微微怅然,叹了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元麓,“殿下亦非寻常人所能比拟,那日朝堂一席话,皇上曾重复给容妆,已令容妆刮目相看,倘若殿下真心喜欢长公主,那么无论是三年岁贡,抑或是奇珍异宝,都不及你一颗坚决的真心,别人会看得到,长公主也会看得到,而她将不远千里嫁入祁国,离开多年的故土,还请祁王殿下能够珍惜,她身为一个公主的万般不易。”

 

容妆看着元麓,放慢了语调,神色深沉笃定,“殿下请勿时刻将她视为阑廷的公主,而是一个女人,一个妻子,这就足够了。”

 

元麓微微诧异,旋即缓缓而笑,看了一眼乔钺,看向容妆,“姑娘不愧是御前的人,到底见解独到,性情过人。”

 

“祁王谬赞了。”容妆微微颔首浅礼。

 

乔钺望向容妆,墨黑眼瞳中覆上一层笑意。

 

元麓定睛道:“本王记下了。”他对乔钺作揖道:“本不应再烦扰君上,但此事事发突然,实非本王所愿,归国之事可定于再六日后,而长公主是本王认定的王后,必将与本王同归。”

 

乔钺闻言,一笑道:“祁王必如愿。”

 

容妆的笑意缓缓攀上眉眼,本王的王后,元麓这便算是许下这诺了,会好好待乔觅薇的,助她至此,也不枉相识一场,乔觅薇害她亦是迫不得已,她不会去计较。

 

而后乔钺传来了叶羽铮,给容妆诊了脉,容妆身体无恙,喝下的药并未产生丝毫影响,容妆安了心,却不知乔钺亦是安了心。

 

黄昏时分,容妆只身来到馥阳宫。

 

守卫森严,容妆亮出乔钺归还给她的令牌,顺利进了宫。

 

馥阳宫内的宫人在乔钺下令禁足乔觅薇时都被遣走了,如今只剩下两个近身侍婢伺候乔觅薇。

 

殿内没有掌灯,炭火也烧的不旺。

 

容妆踏进内殿,见乔觅薇正站在紫檀书格边拿着一本书专心看着。

 

容妆走近,低声唤道:“长公主。”

 

乔觅薇闻听容妆熟悉的声音,目光倏地一紧,怔怔道,“你到底还是回来了。”

 

容妆直起身子,目光落在她的微微垂着的侧脸,“长公主,奴婢是否有幸能同你谈谈?”

 

乔觅薇将手中的书放回去,绕过屏风,坐上屏风前面的对椅其中一个,看着容妆道:“你坐吧。”

 

容妆依言坐下,两人正面相对,中间隔着小低案,案上放着一个金色镂空的小香炉,并未燃香料。

 

乔觅薇望着容妆,轻笑道:“容妆,你真是一个厉害的女人。倘若被人劫走的人是我,皇兄怕是会不屑一顾,可他竟会为了你出宫去追。”

 

说罢,她的目光垂下道:“方才那元麓来过了,已经将沧王劫车之事告诉了我,同我谈了许多,听他的意思,皇兄似乎并未将我以你替换的事告诉他,所以我也不曾说,此事就让它沉去吧。 ”

 

容妆沉静道:“长公主想必知道,奴婢一直在为皇上做事,所以,皇上对我比对其他宫人看重一分,也属自然。”

 

“一分?”乔觅薇乍然笑了,“真的只是这样吗?”

 

“当然。”

 

乔觅薇仿佛了然于心,只是含笑点了点头,旋即淡漠的垂眸以指尖摩挲着袖口花纹,并没有再追问下去。

 

容妆垂下眼眸,看着眼前的香炉方身,掩下一层涟漪,淡言:“长公主……”

 

乔觅薇打断她:“你不必说了,我已经答应随元麓回祁国。”

 

容妆微微诧异的看着她,却只淡淡道,“那就好。”

 

“元麓他说的没错,母妃不在了,父皇不在了,阑廷这方土地,只剩下我的回忆,倘若去祁国,未必不是一个重新开始,而他,也对我许诺,会珍视我,他说我初到异乡的不适他能理解,会尽全力让我舒心,他也告诉我,这些都是你对他提及的。”

 

乔觅薇望着容妆,眼里含着极苦涩的笑,“替换之事闹得这样大,可其中牵涉已不仅仅你我,即便皇兄封锁了消息,外人并不知,可皇兄对我已经不再有耐心,已铸下祸根,我若留在阑廷,未必会比在祁国过的好,无论如何,我在祁国还是王后尊荣,元麓哪怕对我只是一时新鲜,可他也必须因此负责一生,因为,我的背后是阑廷,他不得不顾忌。”

 

“长公主心思通透,看破一切。”容妆面色沉凝,“而这,也正是容妆想说的话。”

 

乔觅薇缓缓笑着,“这次总是我对你不住,我又欠了你一次,如果以后还能有机会,我愿意还给你。”

 

“长公主不必思虑太多,况且奴婢已无事。”

 

乔觅薇凝着容妆道:“谢谢你。”

 

容妆不想和她太过拘泥,没有答话,况且这句谢谢,她担待的起。

 

起身离开之时,乔觅薇突然在后叫住她,容妆回眸,乔觅薇说:“皇兄待你是不同的。”

 

容妆与她面面相觑,不由蹙起眉头,不知如何作答。

 

乔觅薇顾自道:“后宫争斗你见得多了,以后皇兄的女人也会一样,所以,你一定要斟酌谨慎,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找我。也烦你替我告诉皇兄,我愿意嫁去祁国,请他放心,我不会再惹他烦心。”

 

“我记下了。”

 

容妆离开后,眉间一直未得舒展,心中思索着乔觅薇之言,她的言下之意,是认为乔钺与她……

 

绝无可能。

 

容妆甩甩头,努力蔽去这个念头。

 

回到宣宸殿后,容妆将乔觅薇的话尽数告知乔钺,乔钺却仿佛并不在意,只是淡淡‘嗯’了一声表示已知。

 

西沉的晚霞璀璨的宛如一袭缃锦织缎,霞光充盈的洒遍四合,缕缕束束的投到窗扇,透进殿里的光朦胧如隔纱。

 

容妆盯着乔钺低头批阅奏折的侧脸,专注凝神的神态,忽然便想起乔觅薇的那句话……

 

心中不知怎的微微一动,但却硬是将那份动容隐匿了下去。

 

五日后,乔觅薇顺利的与元麓离了宫,而乔钺也派了大队人马保护。

 

乔觅薇上车之际,回头望向殿前的容妆与乔钺,对容妆缓缓笑着,笑颜鲜明夺目,容妆回以一笑,看着她踏上车,也踏上另一种生活。

 

与此同时,沧国联合众附属国,举兵侵犯阑廷边境,自破纳贡结好之约,多年和睦盛况不复。

 

乔钺下旨命镇国大将军容策为主将,肃远将军曲重斐为副将,带兵前往边关御敌,已整装待发。

 

乔钺许诺,待大军凯旋而归之时,御驾亲出城门相迎,是以鼓舞军心。

 

容妆的心里极是难过,容策走之前,她并没有单独去践行,只是跟在乔钺身边见过他几次,亦只浅浅说过几句关切叮嘱之语而已。

 

容妆的心绪一连着两三日都处于低落之中难以自拔,直到闻听乔钺说容徵从边关回到了永焕,今日便已归朝。

 

她沉落到谷底的心,方才愉悦了几分。

1117 阅读 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