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西门龙锦认为这一次她应该死得很彻底才对,因为按常理来说,以屠龙阵的霸道,她的元神断无逃离的可能,早应该随她的肉体一起湮没了,可稀奇的是,她发现自己竟然还拥有意识。

她感觉自己陷在一片潮湿的温暖中无法动弹,四周是无止境的黑暗,她试图挣扎,却半点力气都使不上。

无论怎么努力,怎么不甘心,却终究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有多久,她终于放弃了再挣扎,任由自己的意识在这片潮湿而温暖的地方沉睡。她向来喜欢四处游历,喜欢冒险,也曾无数次被困在绝境之中,但往常总能够寻到出去的契机。可这一回却不一样,她不知道自己被困在什么地方,不知道她的肉体死去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她一无所有,连元神都遭到了重创,只剩下意识了。

除了等,她什么也做不了。

唯一可以令她感到欣慰的是,这片黑暗没有给她危险的感觉,而且无形中还在慢慢滋养着她的元神。

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不知道过去了有多久,她的元神一点一点地丰润起来,神识也在慢慢恢复,奈何困住她的容器太强,她的神识根本无法渗透,只隐约感觉到困住她的容器放在一个精致的玉匣子内,玉匣子上写满了她不认识的符纹。

一开始,她能感觉到常常有人来这个放着玉匣子的房间,而且态度十分恭敬,渐渐的,来的人越来越少,再后来,已经鲜有人来了。

而她,在这片黑暗中,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睡觉。

她常常在想,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能够逃离这里,她肯定一辈子都不用睡觉了。

 

“龙陵大人,您真的要把它送给那个人吗……”

“嗯。”

“若是族长大人知道的话,一定会怪罪的,毕竟它可是……”

“不过一个传说而已,就值得我们世世代代把它供奉在这里吗?如果它真的可以振兴龙族,早就该破壳而出了,这都过了几千年了,半点动静都没有,我看根本就是一个死蛋,留着有什么用,不如送给那个人,还能为族里带来些好处。”

“可是……可是如果真的没有用,那个人为什么想要这枚龙蛋……”

“好了,不要啰嗦了,走吧。”那个声音陡然严厉了起来。

听到外面传来清晰的对话,西门龙锦精神一振,这是她第一次能够将外面的声音听得这样清楚,看来她的神识大有长进啊,这是不是意味着离她可以出去的日子不远了?

只是……他们在说什么?

龙族?蛋?

正在她思索着那些话的意思时,她感觉玉匣子被打开了。

“龙陵大人……还是不要了吧……”先前那个犹犹豫豫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婆婆妈妈什么,我撑着禁制,你快点取蛋。”另一人不耐烦地道。

蛋?

西门龙锦突然悟了,该不会这个蛋就是指她吧?

那个困住她的“容器”其实是一枚蛋?……她在蛋里?……还是说,她本身就是一颗蛋?

正在西门龙锦有些纠结的时候,她感觉到一阵震动,那颗蛋被人从玉匣子里取了出来,离开了那只玉匣子,她竟然感觉稍稍有些不适。

“龙陵大人,这聚灵匣……”

“聚灵匣给这只废物用了几千年简直是暴殄天物,该给龙七才是,龙七天纵之姿,才六百多岁就得了龙之传承,她才是振兴龙族的希望。”先前那声音轻哼一声,将那玉匣子收了起来,提起龙七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柔和了许多。

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威压。

“谁人擅闯禁室?!”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响起,那声音有些远,似乎是传音而来。

“龙……龙陵大人……是大长老!大长老来了……”先前那个犹犹豫豫的声音一下子惊慌起来。

另一人轻哼一声,西门龙锦又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振动,似乎是那人想要逃。

“是你们,龙陵,龙泰。”只是瞬息之间,那个苍老的声音已经近在耳边。

“大……大长老……”那个犹犹豫豫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几分哭腔。

“把蛋和聚灵匣放回原处,到执法堂自领一百棍。”那个苍老的声音淡淡响起。

“凭什么?!”那个被唤作龙陵的人扬声道,“就因为它是传说中可以振兴龙族的蛋吗?!”

“是。”那个苍老的声音依然淡淡的。

“哈?为了一个传说,就把整个龙族最贵重的聚灵匣给它用,一用就是几千年!几千年了,它甚至都没有破壳,也许它根本就是一个死蛋呢?”

“你逾矩了,龙陵。”

“我不服!如今族里内忧外患,为什么不用它去换取更有价值的东西!为什么不把聚灵匣给更需要的族人!”龙陵的声音微微一顿,再开口时已经添了几分讥诮,“还是说,大长老有私心?”

“龙陵!”那个苍老的声音带了些怒意。

房间里的威压陡然浓重了起来。

“把蛋和聚灵匣放回原处,到执法堂自领两百棍。”

许久,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西门龙锦又感觉到一阵震动,然后“啪”地一声……

是什么东西被打碎的声音。

西门龙锦来不及思考,只感觉一阵剧痛传遍了全身。

“龙泰!!!!!”大长老暴怒的声音。

“我……我我我我……我只是手抖了一下,我我我……不是故意打碎的……”龙泰颤抖得不像话的声音。

在初时的那阵剧痛过去之后,西门龙锦却发觉眼前陡然开朗了起来,她抬手推开顶在头顶的那片碎壳,视线便更为开阔了起来。

 

大长老看着那被摔碎的龙蛋中慢慢爬出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不由得一脸的惊愕,那惊愕很快便化作了狂喜。

“龙女……”他有些激动地走上前,连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西门龙锦正在打量自己身处的这个房间,房间并不大,但却有着某种特殊的灵力流动,似乎颇为不凡。

正打量着,便听到那竭力压抑着激动的声音,她抬起头,便看到一张有些苍老的脸,那脸上满是沟壑,眼睛却十分明亮。

龙女?

她弯了弯唇,她这是……重生了?

“恭喜龙女诞生。”对上她的笑脸,大长老微微一怔,随即弯下腰行了一个大礼。

西门龙锦张了张嘴,却发现发不出声音,她想试着站起来,腿却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站在一旁的龙陵立刻注意到了她的情况,冷笑着嗤了一声,被龙族珍而重之在禁室供奉了几千年的龙蛋里生出了一个口不能言腿不能行的废物,真是一个笑话。

大长老听到龙陵的嗤笑声,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待他收敛起脸上的冷笑,才转过头看向仍旧坐在地上的龙女,随即面色有些冷凝了起来。

“龙女,冒犯了。”他说着,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西门龙锦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被人抱的待遇,不由得微微一愣。

大长老抱着她走出了禁室,西门龙锦感觉到身后冷冰冰的视线,回头一看,正对上龙陵的眼睛。

他冷冷地看着她,动了动唇。

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西门龙锦看懂了,他说的是,“废物。”

 

616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