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龙锦被大长老抱着,一路兴致颇高地打量着周遭的环境,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在她肉身死去几百年之后,与九幽大陆相领的四方大陆上发生了一桩大事,一个从九幽地狱中爬出来的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拼上性命用弑神阵封印了天界,整个大陆自此进入了神隐时代。

几千年过去,整个大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弑神阵的存在,大陆上的灵气日渐稀薄,在大陆上生存的各种妖兽灵兽以及修真家族都面临了严峻的考验,龙族便是其中之一。

在这样的形势下,龙族的前任族长用秘术窥视了天机,之后他在族里选出一颗龙蛋用藏灵匣装好放入了禁室,并预言那颗龙蛋里将会诞生一位龙女。而龙族,将会在那位龙女的带领下走向前所未有的强盛与辉煌。

预言之后,那位族长便因为窥视天机而遭到了反噬,他将族长之位传于现任族长之后便闭关了。

之后,那位前任族长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那颗满载了龙族希望的龙蛋几千年来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龙族的族人从最开始的希望,到慢慢失望,最后几乎已经渐渐忘记了那枚龙蛋的存在。

然而现在,龙女居然诞生了。

龙女诞生的消息立刻震惊了整个龙族。

在整个龙族都因为龙女诞生的消息而沸腾的时候,这位传说中的龙女正无力地躺在床上,床前还围了几个人。

为首那个严肃的老者便是龙族的族长,那老者身旁站着的是刚刚抱她进来的大长老,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穿着奇怪的白大褂的年轻男子和一个美貌的妇人。

此时,那美貌的妇人正在替她诊脉,而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手上戴着一副白手套,正拿着一个奇怪的器具放在了她的心口处,那器具的一端放在她的心口处,另一端则连在他的耳朵上,甚是奇怪。

那美貌的妇人显然是医者,只是那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就让她有点难以理解了。

“龙女怎么样?”一旁,族长开口问。

“情况不太乐观,龙女体质很差,腿部的骨骼太软无法行走,声带也有些问题。”美貌的妇人蹙眉道。

族长和大长老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随即大长老看向那年轻男子,“凝秋,你看呢?”

“已经不是差可以形容的了,她心脉很弱,随时都有夭折的可能。”那年轻男子收起奇怪的器具,淡淡地道。

“凝秋!”美貌的妇人微微瞪了他一眼,随即带着歉意看向躺在床上的西门龙锦,“龙女见谅,我儿并无恶意。”

西门龙锦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

西门龙锦的态度倒让在场几人有些讶异,按理说这位龙女不过刚刚诞生,而且看样子并没有得到龙之传承,可是行事却为何如此奇特,看那神态仿佛不是一个刚刚破壳的稚儿,而是一个久居上位的能者一般。

而且她刚刚破壳就具备了化形的能力……

如此看来,那位前任族长的预言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可惜……

族长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小女孩,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美貌的妇人轻声嘱咐了她一些注意事项,留下了一张药方,随即带着那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也离开了。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大长老和她两人。

“别担心,有爷爷在。”大长老在床沿上坐下,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额头,眼中带着不容错辨的慈爱和痛惜。

西门龙锦一愣,爷爷?

“大长老,族长有事请您商谈。”门外,有人禀报。

大长老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转身走了出去。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西门龙锦的神识离开了躯体,试探着慢慢向外扩张,院子里,大长老正沉着脸跟着前来禀报的人往外走,并没有发现她的神识。

西门龙锦对这个“爷爷”有些好奇,神识便跟着他一路向外走,顺便也想试试如今神识范围的极限。

大长老一路走出了院子,经过一个长长的走廊,又绕过一个花园,才走进一道拱形门。拱形门内是另一个院子,与刚刚一路经过的花团锦簇比起来,这个院子显得古朴而大气。

大长老径直踏进当中一个房间,房中坐着几个人,西门龙锦看了看,当中一个是刚见过的族长,另外还有五个不曾见过,他们分两排坐着,左侧坐了三个,右侧坐了两个,右侧第一个位置空着。

“大长老还真是姗姗来迟啊。”坐在左侧第一位的男子淡淡开口,神色不善。

那男子看起来约摸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但因为是化形后的模样,所以他的外貌和实际年龄应该没多大关系。

“见过族长。”大长老径直无视了他,向族长施了一礼后走到右侧第一位那个空着的位置坐下。

房间里有一瞬间的安静,随即族长轻咳一声,开口道,“想必大家都知道,前任族长预言中的那个蛋已经破壳了,生出了一个龙女。”说到这里,族长看了一眼大长老。

大长老面色沉静,没有开口。

“嗬,可惜是个口不能言腿不能行的废物,而且随时可能夭折。”坐在左侧第一位的男子却是再次开口,面带微嘲。

“三长老,请注意你的用辞。”大长老看了他一眼,声音微冷。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龙凝秋说的,难道你不相信龙凝秋的医术?”三长老扬了扬眉。

“龙女之所以先天不足,是因为有人闯入禁室,妄图偷盗龙蛋和聚灵匣,并且在被发现之后还失手打碎了龙蛋,导致了龙女提前诞生。”坐在右侧第二位的女子食指轻轻敲击着身侧的茶几,淡淡接口。

“那个龙蛋在禁室待了几千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要不是因为这次龙泰不小心打碎了它,说不定一辈子都孵不出个鸟来。”三长老冷笑着道。

“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你家蛋孵不出来用摔的?你倒是把你家的蛋摔给我看看啊?擅闯禁室是大罪,妄图偷盗龙蛋和聚灵匣是大罪,偷盗不成摔碎了龙蛋导致龙女提前诞生不良于行更是大罪中的大罪。”那女子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而且龙泰那个蠢货一向是龙陵的跟班,这次事件的主谋显然是龙陵,三长老不会因为龙陵是你的儿子就偏坦于他吧。”

三长老眯了眯眼睛,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坐在那女子下手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真可惜。”

那男子生得一副好相貌,这样幽幽一叹,西门龙锦倒有些心生怜惜。

只可惜显然三长老并没有怜惜之意,他几乎是用一副炸了毛的表情瞪向那男子,“老六,有屁就放,少在那里装神弄鬼!”

那男子看了一眼三长老,似乎全然不在意他的言语冒犯,只摇头叹息,“诞生之初就能化形,这样的资质,也只有当初传说中的龙神有过,如果再等些时日,等她自然诞生……”说到这里,他停了口。

“是啊,若不是遭了这无妄之灾,待她自然诞生,这位龙女定会有不输于当年龙神的成就吧,到那时,便自然就如预言中一样,带领我们全族走向前所未有的强盛和辉煌了。”先前开口的那女子接口道。

这两人一唱一和几乎将三长老气了个仰倒。

“事已至此,你们待要如何?你们莫要忘了,如今龙族子嗣艰难,龙陵前些日子已经摸到了龙之传承的边缘,难道要为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再折损我龙族的栋梁么!”三长老怒气冲冲地说着,又瞪向坐在左侧最末的中年男子,“老二,你不说两句么!”

被点了名的二长老一脸愧疚,“无论如何,就算是无心之失,我儿龙泰打碎龙蛋也是事实,于情于理都该受罚,龙泰也很后悔内疚,请族长下令责罚吧。”

“龙陵主谋,罚两百棍,龙泰虽是从犯,但龙蛋是他失手打碎的,亦罚两百棍。”端坐于中间的族长终于开口,各打两百棍结束了争执。

西门龙锦听到了这里,便准备撤回神识,撤回神识之前,她下意识又看了一眼那容貌姣好的六长老,孰料那一眼竟是对了个正着。

他冲着她微微弯了弯唇。

被发现了!

西门龙锦赶紧撤回了神识。

虽然最后似乎被发现了,可是西门龙锦的心情却并不坏,因为她发现她现在的神识竟然比原先扩大了三倍有余,也许是因为她之前被困在龙蛋里不明情况的时候,为了逃离困境,无数次用神识冲击蛋壳,导致她现在的神识空前的强大吧。

732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