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龙锦已经在床上躺了五天,一开始,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来探望她,但是在得知她口不能言腿不能行之后,来探望的人便越来越少,从最开始的门庭若市,到现在的无人问津,整个过程令人叹为观止。

从这些来探望的人嘴巴里,她渐渐了解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这就是传说中能够带领龙族走向强盛的龙女?”

“就她现在这样吗?连站都站不起来……而且听说随时都可能夭折呢……”这是委婉派。

“听闻那间禁室是建立在一个大型灵脉之上的呢,还特意用了至宝聚灵匣来孵化她,结果竟然孵出这样的一个废物。”这是毒舌派。

“龙陵大人,还有龙泰竟然因为这样一个废物受了棍刑,真是可怜……”这一位大概是那位龙陵大人的爱慕者。

“你们不要乱讲,前任族长大人的预言怎么可能出错呢!”有人义正辞严。

“切,不就仗着是大长老的孙女嘛,我看当初肯定是大长老为了自己的孙女能够被选上做了手脚,说不定偷偷换了那颗被选中的蛋……”那个说话的人突然噤了声,她感觉到有一道淡淡的视线投放到自己的身上。

那视线虽淡,却带着无尽的威压,让她再不敢开口。

是谁?

莫非……是大长老?!

屋子里的人一下子作鸟兽散。

 

西门龙锦收回视线,缓缓合上眼帘,屋子里终于清静了下来。

虽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困在龙蛋里,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她也隐约可以猜测到一些,真正的龙女怕是在龙蛋被打碎的那一刹那就神魂俱灭了。

毕竟看她现在这副孱弱的身体就知道,龙女破壳而出的时间根本还没到,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长好,幼小的龙女根本禁不住那样一摔,于是给她捡了个现成的便宜。

“龙女,药熬好了。”正想着,一个圆脸短发,容貌俏丽的丫头走了进来,笑盈盈地道。

那是负责照料她的姑娘,叫天冬。

西门龙锦睁开眼,摆摆手示意她将药放在一旁。

“龙女,药要趁热喝啊,这是凝秋大人亲自给开的方子,一定管用的。”天冬苦着脸劝道,这都第五天了,她辛辛苦苦熬的药,龙女根本碰都不碰一下。

西门龙锦看了她一眼。

天冬下意识噤了声,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个病弱的,连床都下不了的小姑娘,可是每次对上她的眼睛,她总是生不出什么反抗的念头来。

西门龙锦再次摆了摆手。

天冬默默退了下去。

西门龙锦闭了眼睛,摸了摸绵软无力的腿,将体内的灵气聚集到腿上,去修复还没有生长好的经脉和骨肉,大概因为那个聚灵匣的关系,她体内的灵气十分的充足。

用灵气去催生经脉和骨肉,这整个过程无疑是漫长而痛苦的,饶是西门龙锦,也不由得微微蹙了眉头,额头见了汗。

不过比起身体的消逝和被困在龙蛋中漫长的孤寂来说,这些都不值一提。

不知过了有多久,有人踏进了房间。

 

一只温暖而略显粗糙的大手落在她的额上,替她拭去了额上因为疼痛而逼出来的冷汗。

她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满是沟壑的脸。

“不要太急于求成,慢慢来。”大长老开口,苍老的声音透着暖意。

西门龙锦垂下眼帘,有些不习惯他眼中的温暖。

看着她错开的视线,大长老眼中有痛意流出,“你长得和你的母亲很像。”

母亲?

西门龙锦想起了那个住在玲珑园的五夫人,那个一看到她就畏畏缩缩的柔弱女人。

“这几天爷爷有些忙,没有时间陪你,你一个人在房间里很闷吧。”

西门龙锦闻言,脸上露出了郁闷之色,闷,她相当闷。被困在那颗蛋里闷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出了壳,结果却是不良于行,还是待在房间里哪儿都去不了,能不闷么。

见她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孩子该有的表情,大长老心情稍稍放松了些,声音也带了些愉悦,“想出去走走吗?”

西门龙锦一下子掀起眼皮看向他,眼神亮亮的,写满了一个字:“想!”

大长老一下子笑了起来,他伸手将龙锦抱了起来,放在一早准备好的轮椅上,然后推着轮椅走出了房间。

西门龙锦对于自己坐着的这个带轮子的椅子有些好奇,左右看看,研究了一番。

“以后如果爷爷忙的话,你可以自己坐轮椅出来走走。”见她对轮椅很感兴趣的样子,大长老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笑道。

西门龙锦点点头。

 

出了房门,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栽着一颗不知名的树,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了,树上开着白色的花,小小的,一朵朵点缀在绿色的枝叶上,分外的好看。

大长老推着她在院子里转了一圈,阳光暖暖的,连空气都带着莫名的清新,西门龙锦感觉着久违的阳光的味道,有一刹那的恍惚,再不晒晒太阳,她感觉身体都快发霉了。

“别担心,爷爷会保护好你的。”感觉到她的恍惚,大长老停下脚步,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

西门龙锦微微一怔,随即有些不自然地垂下眼帘。

西门龙锦一向是战无不胜,无可匹敌的,所有人都惧怕她,却又要仰仗着她的庇护,第一次有人对她说,别担心,说会保护她。

虽然知道这些话其实并不是对她说的……

“要试着自己回房看看吗?”身后,那个苍老而又慈爱的声音又道。

西门龙锦回过神来,双手自动自发地转动轮子,有些笨拙地驱使着轮椅向前走。

“龙女真聪明。”大长老夸奖。

西门龙锦有些不自然地垂了头,双手转动的速度却是加快了。

回到房间,大长老将她抱回床上,又放了一块透明的晶体在她手中,“这是灵石,你需要的灵气可以从中汲取,不过也不要操之过急。”

西门龙锦用灵气修复身体的事情没有瞒过大长老的眼睛,不是她瞒不了,而是她不想瞒,每次看到这个老人伤心失落的神情,她便忍不住想给他些安慰。

见西门龙锦点头,大长老才离开了房间。

待他走后,西门龙锦才摊开手掌,看了一眼手中的透明晶体,那是一块上品灵石,这种灵石可以用来吸取灵气,在九幽大陆是人类修真者常用的修练之物,只是……身为高等种族的龙族,竟然也需要依靠这种东西了?环境已经恶劣到这种地步了吗?西门龙锦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到底沉睡了多久,周遭的一切似乎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试着吸取了一些灵石中的灵气,灵气中杂质很多,与她体内已有的灵气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

放下手中的灵石,她合上眼继续用体内储藏的灵气慢慢滋养腿部的筋脉。

到底是龙族,与她原先化龙的身体不一样。化龙,顾名思义就是从其他种族进化而来,比如鱼化龙,鲛化龙,可这具身体却是天生的龙族,就算因为先天不足而无比孱弱,却还是比原先的身体要强上许多,无论是骨骼筋脉,还是丹田识海。

但也因为如此,修复身体的过程尤为艰辛。

614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