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看到李易江,穆嫣立刻变了脸,抄起垫在椅背上的抱枕往他身上一砸,回头瞪了哥哥一眼,就转身回到卧室锁上了门。

李易江连开了十几个钟头的车,自然疲惫,匆匆向穆因与姜侨安打过招呼后,却一刻不敢怠慢地边敲门边赔着笑求饶。

 

这间公寓穆因之前只来过一次,因此并不清楚卧室的备用钥匙放在哪里,正要问姜侨安,她就已经递到了李易江的手里,给他做了个手势,回身去了离卧室最远的露台——房子小不隔音,李易江又最要面子,他们留在客厅自然不方便他低声下气。

穆因也正有此意,便跟了过去:“这儿我不是天天回来,你安心住。”

“我是第几个?穆嫣的闺蜜里,除了有主的,你大约已经被她逼着见全了吧。”

 

她脸上的笑意浅浅,穆因却看得一怔,随即暗叹姜侨安的确聪明,难怪熟识的人中除了周婉怡,不止一个用“闻弦歌知雅意”来形容她,不过云淡风轻的一句,穆嫣营造出的尴尬氛围便顷刻散尽。

他只好无奈地笑笑:“我妹妹在家里从小就说一不二,又最爱捡我欺负,只好阳奉阴违。”

姜侨安本想说“穆嫣也是好意”,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人人都懂的道理,何必多嘴,况且她也不愿意触及旁人的隐私。

穆因算是健谈的人,可姜侨安的性子冷淡,两人又只照过几面,话题自然不多,不过有一搭没一搭地随意聊聊,却既没有没话找话的尴尬,又不觉得无聊,十分自然舒适,因此使尽了浑身解数才终于劝得美人归的李易江带着妻子来告别时,两人皆以为李易江此行实在算得上速战速决,待看到钟上的时间,才着实吓了一跳。

 

数日前穆嫣来时行李装满了一整箱,走时却只带了个手包,穆因和姜侨安挽留不住下楼相送,直至李易江的车开远了才一同回身上楼。

不远处的银色加长车里,恰好见到这一幕的时墨驰表情微滞,身侧的杨景涵尚自沉浸在刚刚结束的晚宴的兴奋里,她的雀跃他恍若未闻,只忆起很多年前的那晚,他从自修室回来,路过女生宿舍,听到有人叫“姜侨安”,因为不止一次听到班里的男生们提起这个名字,便下意识侧脸去看,许是在走神,她并没有回头,不过是道瘦而高挑的背影,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惊艳,惟有颈子格外优美细长,浓重的夜色中,有一股难掩的玲珑剔透,令他至今印象深刻。

 

 “喂,时墨驰!你想什么呢,都不理我的。”杨景涵终于发现他的心不在焉,停止了话题,撅嘴抱怨。

“我的名字也是你随便叫的?没大没小。”语气像是责备,嘴角却弯了起来,对小了自己近十岁的表妹,脾气不算好的时墨驰总是格外宽容。

“什么表妹,我们又没有血缘的,我才不叫你哥哥,我跟姨妈姨夫说要当你的女朋友,他们也同意的!”

他眼底的笑意顿时敛去了七分:“全世界都同意,我不同意也没用。”

杨景涵的执着让时墨驰实在哭笑不得,若是别的女人,以他的性格连一句废话都不会多说,可她是妹妹,重话说不得,接连拒绝无用后便只有躲。

早几年听到杨景涵嚷嚷着要做他的女朋友,时墨驰只当她是小孩子心性,并不以为意,以为待她念了大学,注意力自然就会转移到学校里的男生们上,没想到她竟然越大越起劲,为了和自己离得近,高考前拼了命地复习,放弃更合适的学校,将所有的志愿都填到了他所在的这座城市。他这才渐渐警惕,从旁敲侧击到直接明说他们之间的完全不可能,可是杨景涵却一直坚持,不肯放弃。

 

“你总有一天会同意的!你现在又没有结婚对象,我喜欢你有什么错,我到处说你是我男朋友,还不是怕你被别的女人惦记上!”杨景涵想起了什么,得意地挽住时墨驰,“而且我们也有一点点的进展了呀,下午我跟姜小姐介绍你时,你第一次没有说那句‘她开玩笑的,我是她表哥’,这就是默认了对不对!”

这段话不知触动了时墨驰的那根神经,他忽而抽出胳膊,眉头微皱地拿出准备好的支票:“你还是学生,不要用父母的钱送太贵重的礼物。还有,之前已经说了很多次的话我不想再重复,你是我妹妹,是我眼里的小孩子,永远都是,我有责任让着你宠着你,更有责任管教你,今晚我回爸妈家住,公寓的钥匙明天一早你放在餐桌上,在你彻底想清楚前,我们不用再见面了。”

杨景涵一时不明白,肿怔了片刻才瞪大了眼睛问:“哥哥你为什么突然那么凶?”

时墨驰又觉得心软,他一直把杨瑞琪当做亲生母亲,自小也就将杨景涵和另两个正经的妹妹一般看待,三个妹妹里就数她年纪最小又爱粘他,因此一直以来并不忍心太过强硬的拒绝。可是他也明白,拖泥带水对她来说只会更加不好,与其继续能躲就躲,不如一次让她彻底死心,便没有答话,径直下车替她打开了门。

 

杨景涵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边竭力不让自己更加狼狈地哭出来边不甘地大声冲他喊:“我那么喜欢你,一直一直很努力,可你不止不喜欢我,现在还对我凶,我爸爸妈妈都没对我凶过的,你以为我是喜欢热闹才非要帮你过生日?还不是因为你总找理由躲着我,我见不到你才搬了那么一大堆人出来!这一点都不公平,我以后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粘着时墨驰到了他的公寓,想发生点什么拉近彼此的距离,最后却事与愿违,这样的落差,自然比过去碰软钉子时更加让人灰心丧气。杨景涵从未受过委屈,见话已说至此时墨驰仍是沉默不语,直接把之前抢来的公寓钥匙往他的身上一掷,转身跑了出去。

 

时墨驰突然觉得身心俱疲,靠在车上低头燃了一根烟,其实他十分厌恶烟熏火燎的气味,直到现在也没能习惯,大学时为了躲避男宿似乎永远散不尽的烟臭,更是没有住过一天的校。这些年却一直离不开烟草,只因实在找不出第二种东西来平复他想到那个名字时的烦躁。

将打火机放入裤子口袋时他又避无可避地触到了那枚仅剩的袖扣,暗嘲几个钟头前面对姜侨安的那个自己实在是此地无银得太可笑,无关紧要的东西又怎么会一戴六年?

时墨驰忽而感到绝望,因为终于认清,即使时过境迁,即使年过三十,对着这个人,自己也永远幼稚易躁。

枉他一向自诩骄傲。

 

18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