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开始只是微弱的头疼,我翻了几个身,以为是喝酒的缘故,可渐渐的,却也觉察出不对劲来。头疼仿佛巨浪般汹涌而来,伴随着片段的影像。

是一间逼仄的屋子,带了潮湿和闷热,我的身体似乎还能记起那种皮肤黏腻的不舒适感,以及内心隐隐的压抑和快要喷涌而出的某种欲望。有人指着我在训斥什么,我似乎受了伤而坐在地上。而当我想在这个影像里继续前行,想要看清楚那个训斥我的人的脸,那些汹涌的回忆却仿佛是飓风过后的海面,又平静得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然后镜头跳转,是雷鸣的掌声以及璀璨的灯光,可这个影像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却是个脏乱的院子,院子里有一个外形怪异的钟楼,斑驳的墙面上都涂成了橘黄色,可这阳光的颜色却并没有带来光明,我能感知到压抑的哭声,吃不饱的胃疼,穿不暖而对冬天来临的恐慌,这些情绪仿佛来自我本身,我能体味到那种想要离开那个地方的强烈欲望。

随着这些影像的一闪而过,我的头痛却是越来越剧烈。我抱着头呜咽起来。我知道,这些怕是我过去的回忆,可是因为太过杂乱,这些痛苦的,压抑的,支离破碎的情绪同时涌向我,甚至没有按照时间的顺序来编排,只是一刹那一起冲过来,要吞噬我一般。

我记起针管插入的刹那,不停摔倒的疼痛,有人用期待骄傲的眼神看我,有人恨我,有人爱慕我,然后这些情绪和片段都消失了。只有内心里深重的孤独,以及怨恨,浓重的怨恨和茫然。

可我的回忆只到此为止,我没法把这些情绪串联成我完整的过去,我甚至不能理解自己曾经那么用力的在怨恨什么。似乎有一些脸从我的眼前闪过,他们用着不同的表情张着不同的口型在向我诉说和传递什么,每个人似乎都在说“你知道自己是谁么?”

是啊,我是谁?我到底是谁?你们又到底是谁?我的脑海里仿佛真空,拼命想找到答案,却是徒劳。

我不记得了,我真的不记得了,而这伴随着回忆而来的头疼让我难受地想要吊死我自己,只要当我一试图回想,这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变用一种要谋杀我的架势占领我的思维。

我蜷缩在床上,终于忍受不了,大声地叫起来:“停下来!停下来!”窗外雷雨交加,我大口喘气,睡衣衣襟已经被汗水打湿,仿佛一条刚从油锅里捞起来的鱼,狼狈难堪而濒死。可头疼和回忆并没有因此宽恕我,仍然有五光十色的场景在我脑中变换,用我没法承受的速度和力度,世界都仿佛在我眼前扭曲起来。

我开始用头撞墙,期图能驱赶和叫停这种折磨。

头撞在墙上的感觉让我终于有种尚在人间的错觉,我的主体意识似乎已经不清晰,只是麻木地抱头重复着撞墙的动作。然后我撞进了一个比墙柔软的地方。我听到我的上方似乎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他喊:“颜笑!颜笑!”声音干净而充满力量。

我抬起头,看到尹厉漂亮的脸,他的眼睛退去了一贯的冷漠,带了焦虑和些微不忍。我却还仿佛双眼没有完全聚焦,只是茫然地看着他,然后继续用手捶打自己的头,这种深入骨髓的钻心疼痛占据了我的身体,而更让我绝望的是那些记忆片段,让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抱住头,在尹厉的怀里挣扎。然后我感觉到他的动作,一开始是迟疑的,然后终于像下了决心般,温暖而坚定地捧起我的脸。

他紧紧地抱住了我,用一种保护者的姿态。然后他轻柔地用手抚摸我的脑袋,来回检查,似乎要确认有没有哪里受到了伤害。他抱住了我,阻止我继续撞墙的自虐行为。

“颜笑,不要害怕。有我在。”他保持着拥抱我的姿势,然后安抚似的吻了吻我的发梢。他嘴唇上的温度仿佛是浸润到我的灵魂里,带了一种果决而奇异的力量,我开始试着阻绝那些记忆,停止了那些自我伤害一般的行为。

因为这个怀抱比撞墙更让我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尹厉这个人就让我觉得自己的存在其实是真实的。

我急需一个浮木,而整片汪洋绝望的大海里,我有的只是尹厉。是的,我是颜笑,我是尹厉的未婚妻。我知道自己是谁。我也终究会记起其他人的。

尹厉看我平静下来,才终于放松了一点怀抱,他用额头贴着我的额头,似乎在查看我的温度,然后他的黑眼睛直直地看向我:“告诉我你怎么了,颜笑。是不是记起了什么?”

我趴在他怀里,费力地开口:“是的,但是只是一些片段,我记不起是些什么事情。”

“那些片段里有我么?”

“我不记得了。我很难受,如果要找回记忆要这样痛苦,我宁愿不要了。”我把脑袋缩在尹厉的臂弯里气若游丝地说,而实际我不敢告诉尹厉的是,其实那些片段里,没有他,没有关于他的任何一点一滴。

好在尹厉并没有追问,他只是安抚地帮我顺了顺背:“那就不要去想了。”此刻他的神情又冷静下来,又变回那个无懈可击的尹厉,这样的他让我看不清楚,我太笨,而尹厉又太聪明,我甚至分辨不出他哪个笑容是真心哪段情绪是真情流露。像他这样地位的人,总能娴熟地拿捏表情和态度。

然而现在的我也想不了那么多,我的心还没有从那些回忆里挣脱出来,尹厉扶着我躺下,给我盖上被子,接着他站了起来,似乎打算转身,我拉住了他的手,带了祈求的意味。我不想一个人待着。

尹厉也愣了一下,然后他神情自然地蹲在了我的床边,手还维持着被我握住的姿势:“我在。”

我躺在床上,望着他的眼睛,猜想着里面的情绪,尹厉的手温热干燥,我这次没有再头痛,虽然还带了点隐隐的虚浮感,可总算沉入了梦乡。

再醒来的时候窗外正划过一个闪电,然后是轰鸣的雷声,房间里是一片黑暗,而我的手中已经没有了尹厉的手,摸索四周,房间里也只有我一个人。

这种被抛弃一般的感觉陡然让我害怕,我的脑海里又不由自主地闪现出那些我不认识的人脸,在黑夜里,这些情绪也被放大到极致,我很恐慌。

我一刻也不想多待在这个房间里,自己从床上爬起来,一路往外面摸错着走去。

“尹厉!尹厉!尹厉,你在哪里?”我甚至没穿拖鞋,就急于从那个让我恐惧的房间里逃离,此刻慌乱中也忘记了开灯,只在黑暗的走廊里叫着尹厉的名字,那带了哭腔的声音在黑暗中仿佛也有了回声,带了阴森的颤音。

我不顾一切地叫着尹厉的名字,就如在热带雨林里迷路的绝望旅人。

“我在这里。”然后我终于听到了我想听的声音。

尹厉从转角的楼梯处走过来,我制止了他开灯的动作:“不要开灯。”此刻我脸上糊满了眼泪,并不想让他看到这样的脸。

“我只是走开去倒了杯水,不要担心,我在这里。”尹厉倒是没对我的做法大惊小怪,而是温和地摸了摸我的头。

我抱住他,倚靠在他身上,说不出一句话。

窗外是一帘风雨电闪雷鸣,我在尹厉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心里却也是惊涛骇浪。我清楚地意识到,我对尹厉已经太过依赖了。

我也分辨不出我的这份依赖和亲近从何而始,或许是从病床上醒来的第一眼,或许是他温柔地给猫咪揉耳朵时候,或许只是此刻。但我很清楚,这是不理智的。

我的过去已经足够扑朔迷离,更何况是尹厉的,我们之间到底几分真假,他到底只是完美的演员,还是本色流露,我一概不知。

我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对一个不应该的人产生了感情,然而此刻在他怀里,我竟然觉得这样似乎也并不是最差的发展。

在黑暗中,尹厉牵起了我的手,带着我穿过走廊,穿过庭院,然后他把我重新又安置在床上。

“睡吧,颜笑。”尹厉为我掖了被子,便安静地坐在一边。

折腾了大半夜,此刻即便闭上眼睛,我却怎么都睡不着了,而睁开眼,才发现,尹厉也正默默地注视着我,目光复杂深沉,眼底仿佛流淌着凌厉的杀意 。看到我睁眼,他的眸光闪了闪,变得温和无害,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我的噩梦初醒。

“怎么醒了?”大约是一夜没睡,他的声音里是暧昧的低沉。

我在黑暗中看着这个男人的轮廓,突然有种时光倒错的感觉,仿佛过去,我从来不曾拥有过他。这个认知让我有点心慌,我的心里很乱,那些记忆像是一个被打散的拼图,每一片都正在努力回归他们的位置,而他们似乎并不会拼凑出一个我想要的过去。

我甩了甩头,然后抬起头看着尹厉,有些语无伦次:“你给我读读书吧,我睡不着,以前,我记起来的以前,仿佛每次在雷雨夜,我睡不着的时候,总有人给我读书,然后我就不害怕了。”

尹厉似乎对这个要求很吃惊,他愣了片刻才开口:“什么书都可以么?”

看得出,他对这样的建议似乎并不热衷,而我也有些羞愧,对于一个成人,这样的行为显得幼稚可笑又带了撒娇感。在尹厉的注视下,只得胡乱地点头:“什么都可以,只要你给我读读书。太安静了,我心里觉得不安。”

片刻后,尹厉便带来了三四书。

“《博弈论》,《罗马建筑史》,《古希腊历史介绍》”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无奈,“家里只有这样的书,没有童话,也没有轻松点的历险或者爱情故事,你还要听么?”

我义无反顾地点了点头,想着和尹厉拉近点距离,增加点共同语言:“如果你能把你书柜里这样的书都给我读完,说不定我也能变成一个有涵养的知识分子。”然后我毫不羞愧地继续道:“我有感觉,我过去就是爱看这样的书的!你的口味和我很合拍!”

尹厉看了我一眼,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是梗着脖子把目光投向天花板,然后他如水的声音便浸润了这个房间。我努力瞪大了眼睛集中精神,显出自己听得津津有味并且颇有兴趣的样子。可惜当他刚讲到苏格拉底,准备向柏拉图过渡的时候,我就头一歪,终于睡得人事不省了。我到底不是个高雅的人。

第二天醒来,尹厉是趴在我床边睡的,此刻他的脸在晨光中毫无防备的天真俊美,没有任何让我不安和心惊的表情,眼睛下有青黑色的阴影,让人没来由地心软。

那一个刹那,我决定喜欢尹厉,追求他,缠着他,他要是也喜欢我,那最好,要是不喜欢,那就逼着他直到喜欢为止。

103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