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可是还没当我琢磨出个“搞定冰山的五十招”,尹厉作为一个冰山,就先被“泰坦尼克”撞了。

那天尹厉正顺路载我去学校,我坐在副驾上,正打算找点话题和尹厉搭话,却突然迎面逆行过来一辆面包车,歪歪斜斜速度飞快,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见那银灰色的车子已经紧逼着驶到了我的面前。

兴许是被撞得有了经验的缘故,那一刻我倒是平静的出奇,我只是飞快地扭头看了一眼尹厉,我喜欢的人坐在我的旁边,我的脑海里却并没有“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这样的句子,满脑子的只有一句“天妒英才!看来我俩要完蛋了!”

然而尹厉的表情却是严肃凝重的,他并不惊慌,但也并没有分出眼神给我,只是手握着方向盘,拼命试图扭转即将到来的撞击的角度。

直到那面包车终于失控地离我们半米之遥,尹厉尽了一切努力,仍然回天乏术,在那个撞击的电光火石之间,他才终于对我转过了头,身体也突然转过来抱住我,要用胸膛护住我的头和全身。

“颜笑,闭上眼睛!”他看着我。

我却怎么都闭不上眼睛,尹厉此刻的眼神,我想我这辈子都是没法忘记的了,果决的仿佛做出了某种重大决定般,但却意外的干净。在强烈的撞击和眩晕之前,我只是呆呆地看着这样的他。

人生里第一次,希望自己能继续活着,和另外一个人一起继续活着。

而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担架上,有消毒水的味道,医护人员正准备把我抬进手术室,而我举头四望,却不见尹厉的影子。我头很痛,只记得撞击发生时,车子的安全气囊只弹出了一个,我只来得及听到尹厉一声闷哼,然后空气里便全是汽油金属摩擦味和血的气息。

“真是惨,你看到那个驾驶位上的司机没啊,还没送到医院,当场就死了,脸都撞的看不出来了,这个星期里这都是送来的第十起交通事故了,哎,这么年轻,害人害己啊。”

而医护人员的交谈终于把我拉回现实,却是入坠冰窖的现实,我突然浑身脱力,只能目光空洞地看着天花板,而回忆却不合时宜地在我脑海里跳跃。

一个送我百朵百合的男人,手忙脚乱帮我剥龙虾的男人,在我楼下大喊“我爱你,请你嫁给我”的男人,一切一切非常微小的片段里,我看不清记忆中那个男人的脸,但是这份回忆,我却能感受到他对我的爱意和他掌心的温度。

我终于忍不住哭起来,在这场撞击里,我终于第一次回忆起了尹厉,却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而在之前的几个月里,我都还带着猜疑和不信任接触着尹厉。一切似乎总是慢一拍。

医护人员终于发现了我的异样,手忙脚乱地安慰我要我注意情绪。

“啊呀,病人你不要乱动呢,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呢!不过还好,伤口小,不会留疤的。”

是的,我是不会留疤的,可是尹厉呢?他那样漂亮的脸,都在撞击里变得血肉模糊和扭曲了。

“小姐,希望您的情绪能好起来,您要去看看您同行的那位先生么?”其中一个年轻的护士问了我一句,却发现我哭得更凄惨了,倒是那位年长些的护士发现了问题,她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懊恼地解释道:“姑娘,你怕是听岔了!我们刚才说的那个当场死亡的,是肇事方的年轻男司机!和你同行的那位先生,虽然伤势比你重上很多,但是也没有大碍弹出的那个安全气囊护住了他的要害。”

然后她笑着看着我满布泪痕的脸:“看我们给弄的,你可别情绪不好,你那朋友现在已经手术处理好伤口了,现在已经醒过来了,你要不信,可以当面去看,他住在304的VIP病房呢,真的没问题,看我俩把你弄的。”

我愣了一愣,然后便动作矫健地翻身下了担架,顾不上自己也流血的额头,便疯了一样往304冲去,身后医护人员慌乱的叫声也被我抛开了。

看到躺在床上皱着眉头打电话的尹厉时候我终于像被刚才那场奔跑用尽了力气一般瘫软下来,然后我坐在地上,低低地喊了一声尹厉,像在确定一样。

尹厉放下手机,搂住我因为坐在地上而低垂到他床前的脑袋,一遍遍地抚摸:“不要急,没事了。”

我终于憋不住痛哭起来。

钱权势才貌,尹厉拥有一切,而我只有他。他是我唯一的财产。

我一边哭,一边抬头胡乱摸着他的脸,口齿不清地呜咽道:“我只有你。”

那声音嘶哑得我自己也无法形容,声音里的悲恸连我自己都难以想象,而这一刻,我却不想再隐藏我内心的情绪,只是想痛快地哭一场。

尹厉仿佛也动容,他迟疑了一下,抽出被我泪打湿的手,捧住我的脸,弯下腰,吻了我。

是一个很深并且热烈的吻。

然后他用鼻尖抵住我的鼻尖,一边轻啄我的嘴唇,一边一字一句地说:“颜笑,我也只有你。”

“我会是你永远的保护者,永不离开你。”

我有些赧然:“你为什么要在我哭的这么没有形象的时候表白呢?”

尹厉愣了一下,便笑道:“那样说明我不是光看外表而喜欢你的。”然后他看着我头上的伤皱了眉:“为什么还没有包扎好呢?这次事故没有让你更有心理阴影吧?连续两次车祸,晚些可能要去做个心理疏导了。”

我忙不迭地摇手:“不不!我好得很!而且尹厉!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想起你来了!我真的想起来过去的事情了!你高兴么?这是不是算我们因祸得福?”

然而尹厉脸上却没有露出兴奋的一丁点表情,他却是陡然皱了眉头,脸色甚至并不好看,眼神犀利地看着我:“你想起了什么?”

我对他这种反应有些失落,但还是继续道:“因为我喜欢百合,你以前送给我我几百朵百合希望我开心;还给我剥龙虾,弄得西装都脏掉了,下面有个会,你来不及换衣服,只好穿着就去,结果左胸上还有一大块辣油;还有你在我家楼下大喊表白求婚。可是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这样一些片段,甚至连当时你的脸和神情我都记不清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尹厉似乎有些过于平静了,他那样的眼神,似乎是在听旁人的故事,而非这里面的主角。

他却问道:“你还记得其他什么事么?比如我们之前怎么认识的?你之前有过哪些朋友?一起做过什么事情?”

他难得问我这么多问题,可惜我其余一概想不起来,只好诚实地摇了摇头:“没有,其他都想不起来,头疼。”

对于尹厉的态度,我有些忐忑:“你不高兴么?”

他听了我这话,才终于柔和而淡淡地笑了下:“高兴的,我很高兴。不过都不急,有些想不起来的东西,暂时也别太激进,我不想你头疼。过去忘记了不可怕,我们可以用现在来制造更多的回忆。”

我有些失落,总觉得尹厉对让我恢复记忆这件事并不热衷。也或者因为对于我们庞大的过去相爱的点滴,我竟然只能记起这么一点,让他多少有些情绪低落了。我只好有些委屈地点了点头,然后试探地问:“那我回忆了这么一点点,你会奖励我,再送我百合么?”

尹厉低头吻了一下我的额头,然后状若漫不经心说道:“不,我不会送你百合的,你喜欢的是玫瑰,我会送你玫瑰。”

“可你以前不都送的百合?”

尹厉却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只是柔声道:“你记错了,我只送你玫瑰。你的记忆里可能还有些偏差,我们也不用太拘泥于过去,当初那些回忆,你也就当随风逝去就好了,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们毕竟活在当下。”

我想反驳,过去的回忆,对于我来说,也是人生的一个过程,即便是不堪的,痛苦的回忆,也有它的价值和意义,并不是可以随手丢掉的东西,更何况有我和他共同的过去。

可当我抬头看到尹厉的脸,这些话却都说不出去了。他此刻嘴唇还是带了点苍白,面色也虚弱,显然是失血过多的后果,左脸颊也被什么划开了一道,被红药水一衬,倒是显得分明。可是这样的他,此刻的眼神也是温柔的。

我没有和他说,那些过去的点滴回忆,都让我终于觉得,尹厉这个人,是真实存在于我人生里的,并且不是一个冷静到过分,游走人间,对我疏离的人。

我突然有点觉得,我会成为尹厉的未婚妻,其实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刚失忆醒来的我,或许真是有点如那个心理医师所说,对外界排斥,怀疑一切了。

88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