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的伤并不严重,但不想再因此惊动同学,我只谎称是摔了。可惜虽然实际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尹厉却不允许我去参加稍微激烈点的运动。

因此班级里排球比赛的时候,我就只能在场外加油。这样不多久,在阳光暴晒里,我就觉得索然无味而出去转悠了。

然而我在学院的紫藤长廊里走了半圈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有人在跟踪我。这个发现让我有点后怕,大学因为对外开放,有时候人其实挺杂,而我此刻内心害怕,表面却没法表现出来,只是假装镇定地按照原先的步子走路,往人多的图书馆走去。身后那人倒是不紧不慢,保持匀速地跟着我,却也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此刻我也看到了人群,便不再伪装,撒开了腿往人群跑过去。

这下身后那个人倒是也忍不住了,一边追一边在后面叫道:“小姐!等等!小姐!等一等请你!Wait!我是好人!我是好人!不要跑!”竟然操着一口带了洋味的中文。好奇之下我转头一看,竟然是个大胡子的外国男人,此刻正气喘吁吁地追着我跑。

然后他在看到我脸的时候惊呼了一句“上帝!一模一样!”接着便更大声地请求我停下来:“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谈!女孩!停下!别跑!”

我已经到了校园里人多的区域,便不再怕他,这下倒是停了下来,抱着胸警惕地看着他。

这个外国人一路笑着跟了上来,伸出了手自我介绍:“我是Frank。小姐,请原谅我的冒昧,因为你实在是和我的朋友长得太像了!”

我冷哼了一句:“现在这种搭讪方式已经过时了哥们。”

这个自称叫Frank的外国人笑道:“不!小姐!请你听我说!我并没有一丝一毫搭讪的心!是真的!你和我的朋友真的长得太像了!简直是一模一样!”

“你们外国人在我眼里也都长得一模一样,人种辨识问题,你对亚洲人种也会觉得都长成一个样子罢了。”

他却辩解道:“不,小姐,是真的!我现在没带着她的照片!但是!能不能请您给我看一下脚踝!如果能给我摸一下就更好了!”

我此刻穿着牛仔裤,这个外国王八羔子要看我的脚踝,还想摸?!这不明摆着调戏我!这么一想,我的心中瞬间涌动起各种义勇军进行曲想要打倒帝国主义。而这外国人还眼神狂人地往我这边冲过来,似乎要身体力行地来看我的脚踝,我情急之下对着外国人的裆部便是一脚。

“死变态,看我踢到你下半身不遂!”

他应声倒地,在乎的却似乎不是疼痛,倒是像遇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般盯着我的脸,喃喃道:“看来真的不是,她永远做不出这样失礼荒唐的事情来。为人处事也不会这样粗俗。哎,她看来真是死了。我的希望之星,世界上就没有人能替代她。她已经陨落了。”然后他竟然就这样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地哭起来。

我看这外国人实在有些莫名其妙,觉得还是离远点好,条件反射用法语骂了一句“神经病”便跑了,等晚上,这事便早被我抛到了脑后。

今晚是尹厉的一个私人聚会,因为他的这出事故,怀着各种目的和心情来探望他的人实在是有点多,而这也是第一次,尹厉主动把我带进他的圈子。

然而让我心情不大好的,向他献殷勤的女人,实在是有点太多了。而令人意外的,我竟然看到了我刚车祸醒来时在保时捷里对尹厉飞吻的那个女人。她一如既往地穿着红裙,这次是深V款,露出好看的胸线。眼睛明亮,顾盼生姿,显然对自己的身材长相都是极自信的。

这次近距离看清了她的脸,不得不承认,是非常有魅力的女人。

“陈清烟今天又穿了红的,我要早知道就不和她穿一样颜色了。这种女人也真是女性公敌,一来,什么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去了。”果然稍做留心,便发现身边很多女宾都在讨论她。

“人家明显冲着尹厉来的,我听说尹厉好几个月没联系她了,估计她心里也急的,就算她是地产大亨的女儿又怎么样,和尹家比实在只能算这个,还不是要看尹厉的脸色倒贴。”说话的女孩子比了个小拇指的动作,然后对对方很有默契地一笑。

然而这些话多半也是出于小女孩子心理般的嫉恨,被讨论的主人公姿态高雅,神情自然,毫无任何传言中应该有的焦虑样子。相反,她显得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并且不像其余女人般急于凑到尹厉身边,她此时正恰到好处地轻微笑着,显得贵气又大方得体,面对她的几个男宾望着她的脸,都露出心驰神往的沉醉表情。

我还膈应着她当初在车里对尹厉抛出的那个飞吻,心里像是被放了一缸腌渍的酸泡菜,可惜即便用挑剔的眼光看,她举手投足都完美无瑕,偏生这种女人又识时务,分得清场合,在该放得开的地方放得开,该营造个凛然不可侵的贵族小姐时候,也能极其出色。实在是让我很有危机感。

不知不觉间,我便蹲在一边默默得观察了陈清烟不少时间,等侍者端着托盘走过的时候,倒也觉得有些口干舌燥。那托盘里是调成彩虹颜色的某种饮料,我随手拿了一杯。

可正要喝,却听见旁边插进了一个声音。

“这种鸡尾酒,是今年新调的‘Rainbow’吧。”我循着声音转过头,意外地见到了近在咫尺的陈清烟,她十根手指纤细,指间也是和裙摆一样的鲜红色,热烈而具有侵略性。然后她优雅地用两根手指捏起酒杯柄,将一杯像彩虹一般有着分层色彩的鸡尾酒举在空中端详了片刻,才慢悠悠地开了口。

“Rainbow这种酒,就是因为冷藏才能保持彩虹色彩分层的鲜明,本身就是不能用手掌握住酒杯的,手心甚至是手指指肚的温度,都会破坏这种酒的色泽和口感。”

我看着因为被我胡乱捧着而已经颜色混乱了的鸡尾酒,酒杯里已经没有了彩虹般的美丽,倒像是一大团糊在一起的颜料。陈清烟姿态端庄高贵地抿了一口酒,露出一个极清浅的笑容,她甚至眼神都懒得分给我一点。

她是唯一一个看到尹厉引我入场的,却显然并不认为我是个什么能威胁到她的玩意儿,她的自信与她的门第一般与生俱来。此刻她这番说辞,也颇有点谈笑间看我灰飞烟灭的调调。

我赌气一般地把那杯酒一口喝干,然后仇恨地瞪了眼她。此刻陈清烟然已经放下了手中只喝了几口的鸡尾酒,撇了我一眼,对着侍者道:“有可乐么?女孩子还是少喝酒的好,礼节性的喝点才适宜。”

侍者点了点头便折回去给她拿可乐。

我气得浑身发抖。这女人真是每句话都让我不舒服。

不一会儿,那侍者就端着托盘里的两罐可乐再度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中途有个女孩子似乎在询问些什么,侍者转身把托盘放在边上的餐桌上才开始用手势向她解释着什么。

我突然觉得这是个时机。此刻人声嘈杂,声光陆离,我趁乱假装拿蛋糕吃,慢慢地移动到了餐桌边上,大家都各自忙着交际,并没有人把目光逗留到这边。我手忙脚乱地拿起托盘上的一听可乐,疯狂地摇晃起来。可惜那侍者很快结束了对话,准备转身拿托盘,我只得放弃了摇晃另外一罐子。

陈清烟在这个聚会里一直很受欢迎,刚才便一直忙着和一位男士攀谈,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动向,她此刻也不疑有他地谢过了侍者,拿起了一罐可乐。然而她准备拉开易拉罐,那男士却忙不迭地抢了过去。

“清烟还是让我来吧,不然万一伤了你的指甲,我可不敢再去见你爸爸了。”

“嘎巴”一声,易拉罐便被打开了,可乐突突地往外冒了点气泡,弄脏了那个男人的手和袖口,多余的泡沫便流到地毯上。我“啊”了一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即便半路杀出个献殷勤的男人,按照我那摇晃的手劲,这可乐总该是飞溅状的,别说要这男人满头满脸,就是陈清烟也该给殃及泼个一身啊!

这是我唯一想到的能给陈清烟难看的招数,可心里幸灾乐祸想见的,陈清烟狼狈地被可乐泼满脸的情景却没有出现,她还是那个女神一般的姿态。脸上贵气的表情和尹厉真是天造地设的相配。

我恨得牙痒痒的,似乎太阳穴都被气得发疼。我告诉自己,我得喝点东西调节调节心情。而愤恨之下,我整个脑子都是糊的,随手便拿起了侍者托盘里的另一罐可乐,下意识地便拉开了易拉罐。

可乐准确地飞溅了我一脸,那一瞬间我的记忆几乎是空白的,因为发生实在太快,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而直到我的头发上往下滴着可乐,我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刚才陈清烟拿的,怕并不是我摇的那罐,我那一罐子的威力,此刻正都挂在我脸上呢。出来混,果然都是要还的!

可乐的飞溅果然让我身边几个人礼服上也沾染上了星星点点,飞溅发生的一刹那便有各种惊呼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此刻大家便都为这个变故安静下来,而我周围也形成了一个无人圈,我脚下的地毯上,也是一大滩的可乐。各色各样的眼光落在我身上,怜悯的,鄙夷的,猎奇的,我已经没空分辨陈清烟此刻是什么样的眼神了。

“颜笑!”

我抬起湿漉漉的脑袋,看到尹厉拨开人群走过来。

这回他并没有皱眉,只是无可奈何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便打横抱起我,那些可乐的污渍瞬间便沾染满了尹厉衣服的前胸,他却毫不在意,只是保持着抱着我的姿势,对与会的众人交代道:“其余身上也弄脏的客人,衣服都可以送去干洗,每人都送一张尹氏的金卡。我先带我未婚妻去换一下衣服。抱歉失陪了。”

这句话仿佛一个炸弹,在场所有人脸上都露出震惊错愕的表情。

尹厉却没打算再逗留,他只是抱着我快步走了出去。

我却是恨不得把自己缩成团消失不见。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又弄成这样狼狈,没脸见尹厉。

尹厉却似乎不为所动,他把我抱进了一件客房,进了浴室,开好了花洒,帮我试了水温,便丢了件浴袍给我:“去洗一洗,别着凉。”

浴室的水蒸汽熏得我满脸通红,头也晕乎乎的,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踏上地毯,感觉眼前的空间都是扭曲的。

尹厉此刻正在沙发上等我,我踱步过去,有些扭捏。

“尹厉,你会不会嫌弃我?”

尹厉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我补了一句:“因为好像只有我才会被可乐喷满身,陈清烟那样的人就不会......你有没有觉得我很丢脸?”

尹厉笑了笑:“不会。不然我就不会说你是我未婚妻了。”

说到这里我便有些生气:“可是为什么要挑一个我这么狼狈的时候说呢!我想象里我应该穿着及膝的长裙,一身珠光宝气闪亮迷人地站在记者招待会回答狗仔们的问题,比如‘你是怎么和尹厉相识相恋并成为他未婚妻的’‘尹厉和你经历了怎么的爱情长跑’,然后我的照片出现在娱乐版的头条。”

尹厉忍不住笑了一声:“那我以后再召集点人满足一下你好了。”

说完那么一大串话,我的脚步已经有些虚浮了,眼前的尹厉也变成了三个,每一个都情态撩人地看着我,我有些头大,似乎手脚和脸部表情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然后我一屁股坐在尹厉身边,强硬地掰过尹厉的脑袋,非常认真地学着陈清烟的样子对尹厉做了个飞吻,一边大着舌头无赖道:“我飞得好看还是陈清烟好看?!我的比较好看是不是!”虽然口齿不清,但这语气却几乎是强盗般的,我目光灼灼地盯着尹厉,仿佛是在威胁暗示他该给出什么答案一般。

尹厉笑得肩膀颤动,他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头,捏了一下我发烫的左脸颊:“你刚才喝了什么?”

我掰着手指头数:“一杯那个什么彩虹,一杯特基拉的日出,哦,不,是两杯日出,还有一杯紫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反正颜色我喜欢!”

尹厉的声音有些哭笑不得:“傻瓜,越是颜色艳丽的酒越是后劲大。”

我顺杆爬地说:“是的,我醉了,所以我现在说的话都是醉话。那么尹厉,你快说!我是不是比陈清烟更好看更优雅更有涵养和你更有共鸣!是不是我的飞吻比较有感觉?”

尹厉并不回答我,只是摸着我的脑袋:“你醉了,快去睡觉,不然明天有你头疼的。”

我却不依不饶了:“你一定是觉得我蠢是不是!气死我了!那个陈清烟!死狐狸精!死小三!都不知道先来后到的顺序么!你的未婚妻昏迷在医院的时候竟然还不要脸勾引你。气死我了!今天摇的那罐可乐明明应该她拿到的,为什么最后是我自己拿到的!”

尹厉听了更是不知道做什么表情,他只是万分温柔地把我揽进了怀里,然后亲了亲我的鼻尖:“这还真是像你会做的事。”

我反抗道:“怎么啦?!很蠢么!”

尹厉笑道:“是很蠢。”然后他低声加了一句,“但是我喜欢。”

我飘飘然道:“这还差不多。”然后我歪着头皱眉抱怨:“今天穿高跟鞋痛死我了,明明鞋子尺码是对的,为什么我的脚就是穿进去感觉不对呢?”

“现在还疼么?”

我翻了个白眼:“当然啦,我可是穿了一晚上,现在脚趾都还疼。”

尹厉放开了我,把我按进了沙发里,然后他去打了一盆热水:“来,把脚伸过来。”

我把脚放进了热水盆,温热的水流仿佛抚慰了我浑身的经脉,尹厉帮我揉了揉有些红肿的脚背,我舒服的哼哼唧唧。

可以尹厉并没有松手,他开始有节奏地帮我按摩舒缓脚部和小腿的肌肉。我虽然因为酒精的缘故还迷迷糊糊,但却还是觉察到了不好意思,我推了推尹厉,但他只是笑笑便继续手上的动作。

我看着水里我自己的双脚。那实在称不上一双漂亮的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车祸,脚趾和脚背处有很明显的变形,使得我的脚并不纤细美丽,也因此平常的高跟鞋并不适合我。

忍不住便嫌弃地说了一句“真丑”,尹厉却郑重地纠正了我:“颜笑,这样的脚并不丑,我比你更感谢它,感谢它让你重新站起来,让我遇到现在的你。”

这之后尹厉把我抱进了柔软的床里,我在睡过去前唯一记得的片段,便是他站在床边,为了拉上落地灯,然后在黑暗里,我模模糊糊地听到他叹息着说,“有时候我可真该感谢那场车祸。”

而我来不及询问是哪场车祸,便抵不住睡意沉入了梦乡。

89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