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醒来,宿醉的后遗症,我的头还是隐隐的有些发疼,但模糊地能回忆起昨晚的一些事,想起自己那耍赖的德行,实在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好在尹厉也并没有拿来调笑,因此我便用一句“我真是喝太醉了!昨晚什么都记不得了!”来掩饰而过。

报纸上倒也没有昨晚尹厉的那句“未婚妻”而平添什么八卦新闻,倒是有不少莫行之的花边新闻。

而下午的时候,这位娱乐版的男主角倒是在百忙之中给我打了个电话。

“颜笑!有好消息告诉你!”他的声音振奋,但我总有种他此刻神志不清的错觉,“是这样的!我找到一些关于你过去的线索了!待会我过来接你,带你去看,你一定不敢相信!这竟然这么巧合。”

坐上莫行之的车之后,我才有种无所适从感。我极有可能快要和我的过去见面了,这让我多少有点惶恐不安,而莫行之在驾驶位上感叹:“哦,你不知道,颜笑,真是巧合,我的现任女友莉莲是经营画廊的,这次她从欧洲弄了几幅画的临摹品过来,挂着展览,结果真让人不可置信,其中一幅画中的人,完全就是你的样子!”

我有些失笑:“这应该不可能,我怎么会变成画家笔下的人物,还是欧洲的,太夸张了,兴许只是长得像。怎么可能是我。”

然而真正到了那幅展品前,我才真的被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作为人物肖像来说,那是一幅尺寸过于大的画作,整整地占据了半面墙,而那里面,却赫然是我的脸。那些脸部特征,几乎是没法否认的。在这幅画前,我完全调侃不出“撞脸”这种说辞。

我看着这幅画有些结结巴巴:“可是,我,我不可能有这种表情。”然后我茫然地转头看莫行之,仿佛希望他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而他也正拖着下巴,目光在画作和我之间逡巡,一边看,一边也露出疑惑的神色。

“整个脸和身材确定是你没错,可是这脸上的神态......”他摇了摇头,“你不可能有这种表情,实在太有违和感了。”

画作者用了一个很好的光影角度,画作里的女孩穿着雪白的礼服,裙摆一路蜿蜒着从楼梯上绮丽地铺陈下来,她的手上戴着雪白的手套,正漫不经心地提起一边的裙裾,四肢纤细,脖颈美丽,像是欧洲中世纪的贵族小姐初登社交圈般正要走下铺着红色地毯的楼梯。而她的脸上,与其说表情,倒不如说没有表情,那是一张高雅贵气带了微微冷漠的脸,却让人移不开眼,是很禁欲的美貌。

我在这幅画作前觉得毛骨悚然,这分明是一样的脸,却因为表情和气质,有了万千的差距。

“或许,我想,你有个孪生的姐妹?或者是失散多年的姐妹?”莫行之试探地问道,然后他拍了拍脑袋:“等我打电话给莉莲问问。”

而在莫行之打电话的过程里,我一直盯着眼前的这幅画,真不敢相信,我或许真的有一个孪生姐妹,因为即便这真是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我也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表情和装束。

莫行之挂了电话,表情是难得的严肃,“莉莲说这幅画的作者其实并不只画了这么一幅人物,他有一整个画室,到处是以这个女孩子为主角的画作,莉莲当时都看傻了,这幅放在这里展览的,只是一个经过画作者授权后的临摹,真品他还收藏着。哦,画作者是个法籍华裔,莉莲只知道他叫Louis,似乎中文的姓是黎。”

我有些无措:“我回去告诉尹厉,说不定我身世曲折,这么一折腾,还能找到我的亲姐妹。”

莫行之看了我一眼:“颜笑,我觉得这件事很蹊跷,你最好还是先别什么都告诉尹厉。莉莲说,画作者告诉她,画里的是他深爱的人,并且已经失踪14个月了。就像是从法国人间蒸发了一样。”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没记错,你从车祸昏迷到现在,差不多也有一年多了吧?而且你的法语,完全没有口音。”

莫行之的目光有些渗人,我突然觉得后背发凉,总觉得离开一些什么东西,很近了,但对于这些过去我一直渴求的东西,此刻却生出了害怕的情绪,只希望面对的时刻永远不要到来。

“我可以让莉莲帮你联系画作者,我觉得你们见个面谈一谈或许很有价值。”

我僵硬地笑了笑:“不用了,不用了,这不可能是我。”然后我胡乱地看了下时间,“今天就这样吧,谢谢你带我过来,我待会还有课,先走了。”

我在莫行之探究的目光里落荒而逃。

其实下午我并没有课,倒是答应了魏严晚上去帮忙做现场谈判的翻译。他的翻译公司最近开始拓展业务,不仅仅接笔译了,也开始试水口译。我们H大法语系一向有口碑,加上系里老师的一些人脉,魏严第一个生意就接到了大头。

“是法国古董行会的一个董事,来收购我们这里一批被倒卖过来的法国中世纪古董,这次的翻译费,除了基额之外,还有提成,百分之五,按照成交价和他心里底线价位的价差来抽。这意味着我们有可能大赚一笔!”

我一边听着魏严介绍这个客户,一边心神不宁地删掉了莫行之刚给我发来的一条短信,他写,“莉莲已经拿到了那位画作者的联系方式,选择权在你。”然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这条短信里附上了画作者的电话手机法国地址以及邮件地址。我颤抖了一下手,但到底还是没有删掉这条。

然后我假装很在意地抬头问魏严:“那我要做什么事情呢?”

魏严有些不好意思:“是这样的,平常的协商谈判我翻译是没问题,但是因为这次涉及到很多古董行的专有名词,你好像对这些乱七八糟的偏门生词很有研究,所以想叫上你当个后援,万一有需要,也好帮忙掩护下。”

我此刻心中带了缠绕不清的混乱和不安,胸口仿佛有一个另外一个自己要拼命突围着分裂出去,我按捺住心中的这种烦躁和冲动,对魏严点了点头:“好的,古董我也不是很有研究,但是昨晚也在网上查了点相关资料,希望今天能帮上你才好。”

魏严笑了笑,然后他亲昵地摸了摸我的头:“弄得好回去请你连续吃一个学期!”我心里太乱,也并没有计较他此刻过于逾越的动作,我的心里只有那幅画,画中和我有着同样一张脸的女孩,那傲然的目光仿佛此刻仍然盯着我,让我觉得呼吸不畅。

因此即便是坐到了谈判桌上,我还是有些心不在焉,倒是魏严和我们的那位法国客户相谈甚欢。我却只是侧头看着窗外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心中仿佛空了一块。

“您好,尹先生,这里是法国奎恩古董行的杜邦先生。”发呆了一会儿,谈判对象似乎来了,魏严站起来打招呼,我后知后觉地跟着站起来,却已经慢了一拍,魏严拉了拉我的衣服袖子,我才恍惚地坐下,而也是这时才抬头看。

坐在圆桌对面的,赫然是尹厉。他此刻穿了一身西装,非常显身材,挺拔而轮廓完美。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看到我也有一刹那的惊讶,不过马上平复下来,然后便不再看我,只礼节性地对着我们这边笑了笑,并不热情,而我也早从魏严处得知,对方是并不怎么同意杜邦先生开出的标价的。

我看着尹厉,刚才那颗四处突围的心突然安分起来,此刻平稳地跳动在我的胸腔里。

可惜谈判进行的非常不顺利,尹厉本人几乎没怎么开口,他似乎只是为表尊重和礼节而前来的。谈价和协商条款的,都是他带来的三位助理在进行。

而合同也在所有权的问题面前便止步不前,尹厉的助理坚持咬定不论我们开出什么价位, 那批法国古董的所有权都不会转让,只能租让给法国方去法国展览,展览完了,必须物归原主。而杜邦先生,却因为这批古董中的一件,是他先人的藏品,很想要买回法国妥贴安置,并非想搞什么展览。

魏严一个人兼顾翻译还要抵抗尹厉三个助理的连番轰炸,不一会儿就有些乏力,我也终于从自己的神游中恢复过来开始观察场中的情势。

魏严一直在小心地试探尹厉愿意松口的价位,而又必须谨慎不暴露我方可接受的底价。他是试图以最小的代价在底线内拿下这个谈判,其实本质就和菜市场为了一把葱讨价还价一样,谁更心狠皮厚腹黑就赢了。可惜作为男人,他没法拉下身段去和尹厉唾沫横飞撒泼打滚砍价。两方便只能一本正经的谈,可这样我们和尹厉比起来就什么筹码和优势都没有。

而现下的谈判已经到了死路。对方不同意所有权转让,而魏严却不能拉下面子死缠烂打,他还在妄图提高报价让尹厉改主意。

我决定丢开那些纠结,插入谈判,用工作安定自己的内心。

“尹先生,你既然不愿意一整套出售,那这样考虑一下如何?”这话我是直接冲着尹厉发问的,在整个谈判里,对方能做主的只有尹厉,这场谈判首先要拉尹厉下水才是王道,和他的助理谈根本无益。

尹厉果然饶有兴趣地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挺玩味。看着眼前这张脸,我便甩了甩脑海里刚才那些纠结的想法,只开口道:“那我们现在放弃整批古董的所有权,只想要其中一件,但我们按照偏高于市场价的价位购买,并且为你增加一些附加保价措施和服务。”

尹厉听了却不表态,只是含蓄地看了我和魏严一眼,笑了笑:“你们还是大学生创业吧,情侣档么?倒是搭配得挺好。”

魏严没做解释,只打了个太极:“还希望尹先生能理解下我们刚创业的艰难和不易,给我们行一些微小的方便。”

尹厉露齿笑了笑,我心中警铃大作:“尹先生你理解错了,虽然我们确实是大学生创业,但只是同学,并非情侣档,我是另外有男朋友的。”尹厉说到这个份上,迟钝如我也终于感觉出来。

魏严大概不理解为什么我要和个外人费心解释这些,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而尹厉只对我的回答“哦”了一声,没有显得不耐也没有表现出对这个话题的关心。

我却不敢怠慢,我在魏严的公司兼职这件事尹厉一直不知道,而尹厉刚才那样的问句显然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大发作了。

我只好谄媚地笑了笑:“我现在只想好好默契地和魏严一起把这个谈判拿下来,然后拿到我的第一桶金,好给我男朋友买礼物,本想给他一个惊喜。”

尹厉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只好忽略边上魏严的表情,趁火打劫说道:“尹先生能考虑下我们的提议么?我们可以承诺未来5年里补偿你因为单独出售这一件而对整套古董造成的跌价损失,并且一旦杜邦先生或者他的后人,出售那件买得的古董,你将拥有优先购买权。”

“听着似乎可以,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然后他朝着我们笑了笑:“还有十五分钟。”

魏严听到此处脸上也露出些喜色,毕竟这已经难得是尹厉的松口,我望着尹厉眼睛笑道:“这样吧,尹先生,不如我们今晚就一鼓作气把这个合同谈好,也免得夜长梦多。”

魏严默契道:“我马上去订帝星的包厢,还希望尹先生能给我们这个面子。”

尹厉拿起眼前的茶杯把玩起来:“我晚上有一个饭局,是西郊房地产开发商苏青东的。”然后他抬起眼睛看了看我:“颜小姐如果可以给我一个舍弃他的饭局来和你们谈判的理由,让我信服,那便可以。”

我盯着尹厉的眼睛:“尹先生,我爱我的男朋友,我想要和他一样有对事业上的成就感,不想只用他的钱,哪怕只有一点钱,我也想靠着自己的能力给他买点什么。相信如果你也有女朋友而且爱你的女朋友,就会理解我这种迫切想要谈判尘埃落定的心情。”

我脸上有些烧,但是还是虚张声势地瞪大眼睛盯着对面的尹厉。他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眯了眯眼睛,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我理解。”

103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