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樊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微微上翘的眼角本该是我见犹怜的,可分明瞳仁里不是那个味道,一眼望过去,总能让人收敛了笑。

池晴笑得也不是滋味,尽管这样,她还是完成了不自然的笑,算是简单地打过了招呼。

她的情绪似乎永远收拾不完,不过短短几分钟的耽搁,居然也能让她在这儿遇到樊颖。

电梯此时却“叮”一声响了,电梯门往两侧不紧不慢地展开,里面走出的正是方才为吴宪一众人引路的谭晶。

气氛说不上来的诡异,一堆人都扎在门外,也不见谁先开口示好。谭晶有意忽视掉场面的尴尬,极其自然地走到池晴身旁来挽了她的手,“正巧,你们都来啦,还省得我特意去寻人。”

谭晶偏头看了看周围几位,嘴上依旧十分客气,只笑道:“既然大家凑到一块,那不如一路吧!”

樊颖却像是意有所指,“谭晶姐可别这么说,人家或许不方便。”

她脸一白,不落痕迹地咬下后槽牙,樊颖的嗤笑是她早已习惯的刺耳,另人难堪之中或又别有深意。

池晴一狠心,反用笑掩饰了过去,没透出丝毫情绪。她向谭晶道谢:“麻烦谭姐给带路,还正愁找不到地方。”

谭晶委婉一笑,示意不用客气,主动按下楼层钮。可到了顶层,谭晶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似乎是个很重要的电话,她言语间显得有些拘谨。

樊颖并没有驻足等待,而是轻车熟路地往前走去。池晴略一停,谭晶却示意她不用等自己。

她故意和樊颖拉开距离,这并不是什么难事,锦云饭店虽然大,但仅仅一层,池晴估计自己还是能找对地方,心里也存了放慢脚步等待谭晶跟上的心思,处理好与谭晶的人际关系还是十分必要的。

樊颖在前头一下就没了踪影,她却不知怎么又逛到了洗手间前。手机响了起来,竟是谭晶。

“小晴,你找着了地方吗?”谭晶也试图和她拉进距离。

她不愿再麻烦谭晶,只模糊地应了一句。

又听见谭晶说:“那就好,我这边有事先过去不了,你要是碰到王总帮我和他说一声,让千万别太闹腾了,他的手机打不通。”

王伟那边兴许早就玩疯了,也不知谭晶有什么事要走开一会儿。绕了好几圈,她终于找到了另外一侧满是嘈杂喧闹的那扇门。

这间贵宾室占地并不小,池晴推门而入的时候便察觉到了厅堂角落里的几台撞球桌,中间却做成舞池模样。室内的光线偏调得极暗,物件也只勉强辨得一个大概轮廓罢了,更何况是形形色色的人。

晦暗不明的空间里,池晴瞪大眼睛瞧见先她几步不见踪影的女艺人们,潇洒地跌坐到转角处的沙发座里,把外套一脱,便靠到男人们的身体里去,没有人还有打桌球的心思,那些庞然大物一道沦为了摆设。

池晴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演变至今,方才饭桌上与她不过一步之隔的女艺人,有人已经骑到了男人的身上,俯下头去发出交换口水不堪入耳的啾啾声。

被那女人压在沙发上的男人,明显有几分按捺不住,只嘶哑着嗓子“嗬”一声把女人从身子上头一把揪下来,整了整仪容,向着沙发一角客气地说道:“王总都不晓得去哪快活了,老吴,那我就先......”

气氛是如此混沌淫·靡,女人们尖声细语的哄笑声,男人们放肆粗俗的喧哗声,到处都是。她一闪身,突然觉得无措又恐惧,只想躲到角落里去。

可究竟是阴差阳错,她刚跌跌撞撞地退开两步,想要拉门避出去,竟一不小心撞上身后一人。她一个踉跄,顺势被身后的男人搂进了怀里,甚至不知那人姓甚名谁。

扑面而来的酒臭味让她几乎作呕,她忍着恶心,不敢大力气推拒那人,只保持着仅有的礼貌,一边挣脱一边出言抗拒,“先生,先生!”

她被那人抱住腰,半晌也挣脱不得,终于是急了,正想偏头过去看,却被一把蛮力使劲地拽过了个方向。像是嫌她折腾反抗,那男人一手提溜着酒瓶就往她嘴里灌,挣扎之下浇了她满头满脸。

池晴毫无准备,呛了好几口,本能地去咳,酒顺着她前额的流海滴到眼睛里直发涩,一时之间几乎眼不能视,口不能言。池晴一下没站稳,晃荡了几下,被身边的中年男人扼住胳膊,又拉近了几分。

那人一口广东腔,声音萎顿,却偏生一股嘻笑调子,“诶,还有我!还是吴总好定性,叫人佩服。”又朝着刚才那人招呼,“怎么,我们一道?”说完,硬扯起池晴的手拉高,一手就往池晴的胸上捏。

她完全傻了,何尝见过这般阵仗,胃里一阵翻滚,想都不想几乎是本能胡乱地挣扎起来,谁知因两人离得太近,池晴猛地一巴掌就朝那人头脸兜了过去。

巴掌呼得脆响,“啪”一声,房间里所有人都被惊得停下了动作,纷纷盯着池晴看,神色各异。池晴却是打完巴掌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惊呆了,怔忪之下竟忘了动作。

被打的那人似乎也是难以置信的,他显然已经是喝高了,足愣了数秒,方渐渐反应过来。直到被打的半边脑袋迅速充血涨红,酒劲一下子冲上脑门,才怒不可遏地上前揪住池晴的头发,抓到面前,一巴掌就抡了过去。

“臭女表子!”

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火辣辣地落下,池晴踉跄了几步,被突来的猛力掼倒在地上,身体的重力把围成一圈的沙发撞出去一个角。 

沙发腿被撞得在大理石地砖上拉出“刺啦”一声响,磕中嘴角,拉出好大一道血口子。几乎又是同时,整个左半边脸立即肿胀了起来,她只觉得脑中一麻像过了电,片刻中近乎要昏厥。

有角落里的女人发出“啊”急促的惊叫,像是从未看过这种场面,或又是从未看过池晴这般不识相的人。

池晴伏在地上,还来不及站起。那一巴掌打得她头昏眼花,一时脑中嗡嗡直响。她半撑起右手艰难地虚喘着气,一口接一口,像是有人扼住了她的咽喉。此时此刻,她心头竟生出有一种莫名的痛快与疯狂。她有多厌恶,她索性豁出去了。

那人似乎还不罢休,骂声连连,满嘴的污言秽语,却不忘上前把趴在地上勉力支撑着自己的池晴一把提了起来,一个使劲就扯掉了池晴身上租来的皮草短外套。外套根本不吃力,被扯得“嘶啦”一声,池晴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她惊慌地尖叫起来,开始发疯似的挣扎。外套里面搭的小礼服根本经不得拉扯,男人的力气却太大,女人在他们手下弱小得不如蝼蚁。

池晴没想到会是这样,她以为再多也不过挨上两三的巴掌而已,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侮辱人的法子。

混乱之中,池晴又一次抓伤了男人的脸。那个臃肿的中年男人似乎是怒极,抓起她的头发,又狠狠地给了池晴一巴掌,厌恶一般把池晴如同她那件可笑的皮草外套一般,用力甩了出去。

她一个趔趄倒在了沙发脚边,脑子里满是轰鸣,才真正领会到什么叫可怖,她缩在那里,双手护着裸露在外的肩膀。如同暴风雨过后,从树枝上跌落的一只雏鸟,连内在最隐秘的绒毛都被冰冷的雨水所浸湿。

捂着伤口的手上沾满了血,发间鬓角滴下的汗混进伤口里,就像是刀口沾了盐一下下地剐。她一抬头,正对着贵宾室的那扇大门,那样的严实合密地紧闭着,从外头透不进一丝光亮来。

王伟不在,原本一直呆在王伟身旁的何絮倒坐在了吴宪边上,她翘起二郎腿出乎意料地娇俏笑出声来:“哟,康老板,火气不要这么大嘛!来来,坐下再喝两杯,消消气,您不会真和我们女人一般见识吧!”

说着,又转头同身旁的吴宪道:“吴总,您也劝劝,好歹是陆总的场子,他来不来,都别太过不去了。这样我多不好向王总交代,您说是吗?”

康建民怒气未消,在座除了些身家轻巧的女艺人,都尽数是圈子里的老头脸。当下这么一出,面子上如何过得去。他显然没有就此作罢的意思,只哼笑一声,也不知说给谁听,并没有半分好气。

“一码归一码,别说陆总今天没空,就是来了,不卖我的面子,也是要卖几分面子给严总这边的。”

吴宪一笑,“康老板,这可不好说。”

康建民被呛,却意料之外的没有发怒反驳,反是踟蹰起来。就在他犹豫片刻的间隙里,贵宾室的门忽然一下子被打开,过道里强烈的灯光顷刻间照亮了池晴低伏的角落。

 

12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