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玲珑昨日出门时做梦也想不到,这趟简单的跑腿差事,转眼竟变成了如此的灾难。

 

现在,一切都拆穿了。

 

她愣愣看着滚在地上的金铃,眼泪汹涌地冒出来。可怕的是,此刻她并没为自己盗铃的作为而有一丝悔意,也不在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只觉得万分难堪,因为这全都被子夏看在眼里了。在他眼中,她成了一个贼,一个意图杀人又没有胆量真正下手的蠢蛋。

 

“愚蠢的人类。”子夏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她几乎都能听见他那轻蔑的嘲笑了。

 

“是你?”秦钟远瞪着血红的眼睛,朝玲珑一声怒吼。

 

他扑过来,抓起地上的招魂铃摇响,秦老头呼吸顺畅了些,脸色也渐渐好了。秦钟远却忽的转身,把玲珑从地上揪了起来:“我就说嘛,怎么你昨天来了一趟,这招魂铃就不见了?你这小贼,混账!你差点把我爷爷害死!”

 

他又拽着她,向姬弘质问:“姬馆主,这女娃平白无故,为啥要偷走人命关天的铃铛,究竟是她自己要偷,还是听了主家指使才做的?你要什么做报酬,我也给你了,难不成你收了东西,又心疼起自己的铃铛,便遣这小贼来偷?”

 

姬弘看着呆呆任人摆布的玲珑,平静地说:“我并没让她偷什么东西。”

 

“哼,那就是她自己手贱了,姬馆主,我今天就帮你好好管教管教这混账东西!”他作势要打玲珑,她却并未反抗,一副任人摆布的样子。可秦钟远的手还没来得及落下,他自己却挨了姬弘一脚,几乎飞了出去。

 

姬弘瞥瞥玲珑,伸手把她拉到身旁,语气仍旧波澜不惊:“不劳费心。我的人,我来管教。”

 

秦老头醒了,艰难地招呼姬弘,“仙人,仙人息怒……不是小仙姑的错。咳咳,她只是想帮我……”

 

“爷爷,您说什么呢?”姬弘那一脚显然没动真力气,秦钟远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

 

“咳,远儿……唉……”老人叹气,“我也该走了,你阿嬷在等我呢……”

 

“不,爷爷,别这么说。爷爷,我给你喝了不老泉水,你能活很久很久,只要我有这铃铛,你就不会死!”

 

“我知道,远儿孝顺,想尽了办法要我活……可你看,我多活一天,咳咳……不是多享受一天,而是要多受一天的折磨。”

 

“爷爷,我在这世上只有你了。求求你,别丢下我!”秦钟远摇着头,泪也不顾擦。

 

秦老头老泪纵横,“我也舍不得远儿,可是我是真活到头了呀……你日日摇这仙铃,我也只是苟延残喘下去……咳咳,生不如死呐。”

 

秦钟远涕泗交加,无言可对,却仍死捏着金铃,不愿放手。

姬弘见祖孙二人在那儿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摇了摇头,拽着玲珑就要离开。玲珑擦擦眼泪,抬头问他:“子夏,咱们不能做点什么吗?”

 

“孙子要爷爷活,我便把不老泉和招魂铃给了他;爷爷想死,你又把招魂铃偷走了。要活也帮了,要死也帮了,还能怎么帮?如今,要死要活都随他们高兴吧。”他蹙眉:“生离死别我看厌了,走吧。”

 

---

 

“仙人留步。”秦老头颤巍巍地抬手招呼道。姬弘转头看他,示意他说下去。

 

“前日里,小仙姑来这儿拿走了一个竹筐,说是要远儿最珍视的东西做报酬。远儿就是用这筐子,换来铃铛帮我续命吗?”

 

姬弘点点头。

 

“可我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秦老头想了想,又说:“仙人既然已经收了报酬,可否帮老朽一个忙?之后叫我死,我也能安心了。”

 

“爷爷,你说什么呢!”秦钟远慌忙阻拦。

 

“讨价还价吗?”姬弘挑了挑眉梢,饶有兴味,“你说说看。”

 

“那筐子,是我那老婆子亲手做的,她死的时候也带在身边……咳咳……她死的凄惨,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老婆子可怜啊。远儿心思深,他不说,可我知道他心里这道坎儿还没过去。”秦老头安抚地拍拍秦钟远的胳膊,“所以他对我也不舍得放手。老婆子是去年没的,可是仙人神通广大,能不能施个法术,让我们再见她一眼,咳咳……也叫我和远儿了了心里的遗憾。”

 

玲珑心怀愧意,拽拽姬弘的袖子:“子夏,再帮帮他们吧。”姬弘低头看她,玲珑压低声音,急急地劝他:“我们有歧路灯,带他们回到去年并不难,不是么?”

 

姬弘顿了一顿,才点头:“好吧。”

 

玲珑舒了口气。

 

“走吧,回去取灯。”姬弘看看天色,“晚上再来。”

 

从秦钟远家里出来,姬弘没再说话。玲珑跟在他身后,咬着嘴唇,忐忑了一路,才犹豫地开口:“子夏?”

 

“嗯?”他回头。

 

玲珑飞快地抬头看他一眼,碰上子夏的目光,又慌忙低头去盯地面,两只手不知往哪里放才好。半晌,她才艰难地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我……对不起。”

 

姬弘见她脸上还有干干的泪痕,眉毛拧成了一团,只觉得有趣。“呵,你怎么对不起我了?”

 

“我偷了招魂铃,还有……还有……我差点杀了人。”她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生和死,对你们人类来说,是很麻烦的事吧。我想,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理由,没必要向我道歉。”姬弘伸手帮她抹掉泪水,一边调侃她:“而且,不是没杀成吗?”

 

玲珑不好意思地笑了,可心头有些沉重。她知道,刚刚的泪水不是来自对秦老头的歉疚,而是因为恐惧。她怕子夏讨厌她,怕他赶她走,她怕极了,怕得哭泣。子夏没有生气,这真是太好了,玲珑心中雀跃——可是,她是不是高兴得太快了,她是不是不够善良?玲珑迷惑了。

 

“走吧。”姬弘拉起她,玲珑恍惚地跟上。

 

将近黄昏,姬弘一如平常,嘱咐玲珑留在馆中,自己拎起歧路灯就要走。“带我去吧。”玲珑追上来,“就这一次,子夏,求你了。”

 

姬弘转头,提了提手里的灯,解释道:“秦老头身体太弱,只有魂魄能完成穿越,如果天亮前魂魄还不回来,人就真的死了。玲珑,他一心求死,不会再回来了。今天此去,是要面对死亡的,你……”

 

玲珑打断他,坚定地说:“我还是要去。”

 

姬弘深深地看她一眼,叹口气:“好吧。”

 

长安城夜禁的鼓声响起,行人都加快了归家的脚步,玲珑和姬弘逆着人流,缓缓前行,颇有些庄严的味道。星子在宝蓝色的天空中一颗一颗地浮现,玲珑忍不住一直仰头看。

 

“你知道么,亿万年前,你曾经是一颗星星。”姬弘见她看星星出了神,不禁说了这么一句。

 

“啊?”玲珑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每个人都曾是星星。”姬弘煞有介事地说:“星星死后,化作宝石与尘土,然后那尘土里开出了花;花朵结了果,被鸟兽所食,鸟兽死后又化作森林;森林被大海淹没,日头在海上蒸出云朵,云被风吹散,化成雨水滋润了禾苗;禾苗成熟后被人吃掉,最后孕育成婴孩,而人死后,又会变作其他的什么东西。万物皆是如此,生生灭灭,循环不止。”

 

玲珑眨着眼睛,消化了好久。她不知道子夏说的是真的,还是在逗她玩,可被他这样一讲,死亡好像没那么吓人了。她感激地转头看他,只见子夏淡淡笑着,而他身后星斗满天,万物静默如迷。

 

到了秦家,姬弘将歧路灯交给玲珑,对秦钟远说:“你们跟着玲珑,心中想着要去何时何地,就能回到过去。我留在这里,守护你爷爷的身体,以免横生差池。”

 

“你说什么?”秦钟远怪道:“什么身体?”

 

“你爷爷的身体已经这样子,必是经不住这趟路的,但他的魂魄可以。你拿着招魂铃,一路摇着,就能牵引他的魂魄跟你走。”

 

“叫我爷爷的魂魄离开身体?这怎么行,太危险了!”

 

姬弘看看秦老头,补充道:“他喝过不老泉,只要魂魄天亮前回来,人就不会死。”

 

“谢……多谢仙人。”秦老头摇摇晃晃坐起身,与姬弘对视一眼,目光闪烁。“远儿,没事的。没事的。远儿,没事。”他拉着秦钟远的胳膊,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几遍。

 

姬弘叫秦老头躺下,闭上眼睛。

 

玲珑见老人直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有种诡异的感觉。秦钟远摇响招魂铃。“铮——”玲珑下意识地伸手将锦囊往衣襟里掖了掖。

 

一个透明的影子从秦老头身体中飘出,悠悠荡荡地浮在半空。

 

秦钟远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有些不知所措。玲珑拉住他的袖子,说道:“想着要去的地方,摇着铃跟我走就是了。”

 

“记住,天亮前。”姬弘又叮嘱了一遍,玲珑看了他一眼,便拽着秦钟远出发了。

 

119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