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婚礼按照既定的步骤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行人们踩在淋过一场雨又吹了一些微风的沙土上,酥酥的声响从脚底传来。风吹起轿辇一角,含羞带怯,低垂羽睫的,是那三月的新嫁娘。

掀开轿帘,出嫁小娘扯了三下她的衣袖。轻脚踏出轿门,新嫁娘踩着红毡,一步一步,慎重而又缓慢地走进喜堂。赞礼声中,三跪,九叩首,六升拜。盖头下,新嫁娘的唇紧紧抿着,指尖微微颤抖。龙凤花烛导行下,新人手执彩绸,互相引着两端,一起步入满室的欢喜。

新娘坐在床边,凤冠霞帔,周围也是红压压的一片。她坐在那里,双手绞在一起,放在并拢的双腿上,一动不动。外面有热闹的声音传来,里面却寂静得可怕。

梅尧俞往床边扫了一眼,淡淡道,“把头上的东西取下,放在一边吧。”

新娘迟疑着伸手去拿喜帕,似乎是不太确定。

“没其他人,你拿下来再把那帕子盖上。我一会儿要离开,桌子上有东西,饿了就吃一些,熬过今天就没什么了。”说完梅尧俞就取下了头上的官帽,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偌大的喜房重新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半晌,却听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窗户那里传来。

下人们都忙着招待宾客,梅尧俞离开不算太久,但也有一段时间,暂时还不会回来。凤冠刚刚已经取下,着实轻便了不少。一系列礼节下来,终是身心俱疲。隔着喜帕,影影绰绰的,除了红烛摇曳不定的光,还有别的什么。

有人刚刚从外面跳进来了,而且……只听与地面低沉的碰撞声后,被极力压低的哀嚎响起。看着那个倒地的身影,她有些想笑,最后却只是抿了抿嘴,只有肩膀微微颤抖着。

许久,才听见衣服摩擦的声音,那人从地上爬起来,似乎是犹豫?或是别的什么,过了会儿,终于慢慢地,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身边。那人踌躇着,仔仔细细、小心翼翼地窥视着她。忽地,那人抬起了手,去掀她头上的喜帕,不料腕子却突然被她抓住。

那人似乎愣了愣,然后才有些尴尬地笑一声,道,“我也听说过这样不吉利,你是怕这个吧?那就不揭了。”新娘的手刚刚一直抓着那人的手腕,许是意识到了不妥当,突地松开,重又收回去,拢在袖子里。

“阿霜,”那人唤这个名字,“我……我……”不知怎地,他竟说不出完整的话。他咬咬嘴唇,喉咙做了几次吞咽的动作,才终于能继续说下去,“我从家里赶来,一路上,最远的一次。很难过,很难过,听到这个消息,被哥哥锁在家里……”是抽泣的声音,江南杞家的小公子,穿着破烂的衣裳,语无伦次,对着自己心爱的人表白。

“可是,现在,看见你,刚刚看见你还带着我送你的镯子,很开心,很开心……”

『我的爱人,我跋山涉水,远道而来,途径天堂或地狱,只为见到你。』

新娘的脑海中浮现的是前朝的唱词,连句子都不工整,就连着那些个凄美动人的传说流传下来。她的唇畔泛起轻浅笑意,双手往袖中靠了靠。

“阿霜,”杞九看着着了深重喜服的新娘,伸出右手递在她面前,缓缓道,“跟我走吧。”

她看不清少年的脸,就如少年也看不见那深重的颜色后——她的脸,她的眉眼。他的手就那么伸着,等一个回应。

良久,新娘方伸出手来,却只是握住了杞九的腕子,正当借力起来,许是坐得久了腿麻,一个趔趄,竟向着旁边栽去,手也不由得松脱滑开。杞九一惊,忙去抓她的胳膊,转身要扶她起来,却见她并未站稳,又栽了下去。费了力气扶稳,紧张得话都不会说,舌头打结,只知道翻来覆去地问有没有事。新娘把右边胳膊从他手中抽出,指了指脚踝。他看了一眼,立马会意,忽然绽出一个笑来。

“脚崴了么?那好办,我背你吧,还好刚刚跳进来的时候只是摔了一下,没什么大碍,要不然今天可带不走你了。”说着杞九背对着她蹲下身来,手指指后背,“来吧,你可要抱紧了啊!”

新娘迟疑了一下,还是向前迈了一小步,整个人伏在杞九背上,两只胳膊环住了他的脖子,骤然一轻,便被稳稳当当地背了起来。

杞九来到门前,扒开一条门缝,朝外看去。说也奇怪,刚还十分喧闹的院落,转眼就人声寥寥,只剩下几个下人在收拾打扫。过了一小会儿,连那几个洒扫的下人也离开了。来不及多想,只怕没有多久,便会有人过来,不如趁此良机,早早离开,反不枉千里迢迢赶来。杞九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来时的路线,背着新娘,沿着一条窄廊,匆匆离开。一路上多有闪躲,但非常奇怪的是,参加婚宴的人群仿佛顷刻之间散去了,根本难以解释自己进来时的热闹景象。心中虽然疑惑,杞九却并未停下步伐。天气非常得暖,身有负重,不多久,他额上便沁出细细密密的薄汗来,后背更是汗津津黏着衣服。

有些累,但想到背上的人,杞九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深呼吸后,确保自己不会大口喘气后方开口道,“阿霜,你说等梅家家主回来,瞧见你不见了,会怎么办呢?会不会很生气?今天我二哥他们还来参加婚礼了呢!回去一定会被骂死的吧。”他轻声笑了笑,心里的万分紧张,说出口来却别有甜蜜意味。半晌,见后面的人没有回应,他长叹一口气,“哎,不理我么?都不说话。”察觉到身后的人把头偏着往他背上靠了靠,一边脸颊紧贴着自己,他的心本来还有些失落,现在立刻振奋起来,怦怦地跳。

“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小时候长辈们都宠我,犯了错总是哥哥们领罚,有哪个敢在下面给我脸色,非得被收拾了不可。大了,家业也是靠哥哥们来守。你知道的吧,我们家铸剑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很小的时候,爹娘就请了最好的师傅来教我,三哥比我大不了几岁,和我一起练,结果到了最后……”他说着说着,气有些喘不匀,停顿了一下,再开口前却禁不住笑起来,“三哥前两年还仗剑走天涯呢,我倒好,活脱脱一个渣……”

 琴棋书画,养心怡情足矣,若耽于此,多为人不齿。

这样的大环境下,如果不是长辈们的疼爱,如果不是哥哥们的护佑,自己大概会一事无成罢。肩膀似乎被轻轻捏了一下,他刚刚有的一点沮丧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早知道该好好跟师傅学学功夫,打好基础的……哎,咱们歇一歇罢。”

一路上心惊肉跳,闪避行人,他终于累得快要走不动了。前几日夜里一直没有睡好,困乏的感觉这会儿像是潮水一样漫上来,刚刚说话也是积聚着力气才没有一直喘气。前面拐弯处,是一座白色的假山。因为有一部分做成了向里延伸的效果,所以应该暂时可以避一避。

咬咬牙,杞九往前一步一挪,轻声提醒后,走到假山边,小心将后面的人放下,正当他转过身,将人靠着石头扶好时,不期然撞上了一双全然陌生的眼。

素色的眸子,清冷的眼神,整张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不上是讽刺,却怎么都觉得可笑。

“你想要什么,自己去争取就好了。得不得到,看你的运气。而我,从不施舍。”

就在这时,梅尧俞当初在园中淡漠的语句蓦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像炸裂一般,杞九整个人都震惊在原地,愣愣得看着眼前的人。

“你——”

P.S.我是有多不长心,因为文档莫名损毁,就直接在百文上写草稿了,结果……账号不知道怎么被自动退了,保存时提示我没权限……返回几次,终于无力地发现,只剩下昨天的草稿了,偏偏脑细胞不够用了,逆向不出来前面打的了,囧~

这种错误我已经再一再二再三了啊!

再也不能直接打草稿了,要坚决立誓!

 

 

8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