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不是玲珑第一次使用歧路灯穿越时间,她却有些紧张,因为这回她还带着一个人和一条魂,这真是了不得的责任。四周黑暗静谧,玲珑却能听见招魂铃的声音,隐隐约约,浮浮沉沉。

 

她忽然觉得这情形有些莫名的熟悉,还没来得及细想,他们便跳出了黑暗,身体也回复了知觉。

 

这里像是夜晚的山林,树木森森,虽然有歧路灯的光芒,玲珑仍觉得毛骨悚然。再看身边的秦钟远,他像是吓坏了,浑身发着抖,不住地吸气,手中的招魂铃摇个不停。

 

不知过了多久,秦钟远才稍微冷静了些,玲珑戳戳他的胳膊,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这是老婆子失踪的那夜。”一个飘摇的声音自背后传来,透明的身影掠过,是秦老头的魂魄在回答。玲珑知道,秦钟远也知道,他们俩却都有些紧张。

 

“可是……”秦钟远看看四周,犹豫地说:“可是阿嬷在哪里?”

 

玲珑心虚地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歧路灯有时不是很准确,不过差的不会太远,我们找找?”

 

“远儿,快来,你阿嬷在这里……”不远处响起秦老头的声音,不知何时他的魂魄已经飞走了。

 

玲珑和秦钟远循声而去,秦钟远好像认出了路,越走越快。玲珑跟着跑,几乎追不上他。借着歧路灯的紫色幽光,秦钟远先看见了爷爷的魂魄,然后,看见了倒在矮崖下的老妇:“爷爷?阿嬷?阿嬷!”他声音里混着哭腔,几乎是扑了过去。

 

“唉,老婆子,我来啦。”秦老头轻轻地说。

 

“阿嬷,阿嬷?”秦钟远唤道,但她似是陷入了轻度的昏迷,嘴里含浑地说着胡话。玲珑眼尖,看见了那只竹筐,滚在秦阿嬷手边不远处。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站在旁边。

 

“秦阿嬷……秦阿嬷……”远处传来了呼喊声,其中混着秦钟远的声音:“阿嬷!阿嬷!”玲珑一惊,那是当夜上山来搜救的人们吧。

 

秦钟远也听见了,忙起身招呼,却被玲珑一把拉住了。

 

“你干嘛?”

 

“我叫人过来,他们就能把阿嬷救下山了。”

 

“不行。别出声。”玲珑紧紧揪着他的袖子:“你不能叫他们过来。”

 

秦老头的魂魄飘飘摇摇:“我们得救人呐,为啥不能叫?”

 

“我知道你们想救秦阿嬷,可是她已经去世了,那已经发生了,我们不能改变过去。”玲珑压低声音,“你们想,如果你们喊人过来,秦阿嬷被救活了,我们就不会回到此时此地来见她最后一面,我们不回来,又怎么救活她?”她又转头对秦钟远说:“那些来救人的人里,就有你自己,你要是叫他过来,怎么跟他解释你是谁?”

 

秦老头皱着眉,沉沉叹了口气:“好吧。小仙姑,我们听你的。”

 

可秦钟远推开玲珑,还是喊出声来:“在这里!阿嬷在这里!”玲珑急得扑上去捂他的嘴。不过这儿与搜救队的距离太远,树林又茂密深沉,人们绕了几圈,还是走远了。秦钟远想追过去,却被山崖隔断了去路。

 

“别走!阿嬷在这里啊!”他扒着崖壁绝望地呼喊。

 

“远儿……远儿……别叫了。小仙姑说的对,已经发生的事,改变不了的。”秦老头飘到他身边,悲凉地劝解。

 

秦钟远丧气地跪倒在那,不住地摇头。

 

“唉,你们快来。秦阿嬷好像醒了。”玲珑招呼道。

 

“远儿?”秦阿嬷看着偎在自己身侧的人,有些迷糊。“啊……”她动了动身子,却忍不住呼痛。

 

“别动,老婆子,你摔伤了。”秦老头飘近了。

 

“老头子,你……”她看着他透明的身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头子,你怎么了,你不会是死了吧?”秦阿嬷焦急地出声。

 

“嘿嘿,你这老婆子,嘴里没一句好话。”秦老头憨厚地笑笑。“这是仙人的法术,我还有一口气呢。”

 

“什么仙人,远儿,你爷爷胡诌八扯什么?”秦阿嬷忍着痛,好不容易才从干裂的嘴唇中挤出一句话。

 

“阿嬷……”秦钟远扶着她,半晌说不出话。

 

“唉,老婆子啊,你的时候到了,就在今晚啊……我求了仙人,才能来见你最后一面呢。”秦老头叹道,“不过你别担心,我也快来陪你了。”

 

“爷爷,别乱说!”秦钟远责备了一句。

 

“嗨。老头子,我要比你先走吗?”秦阿嬷虚弱地笑笑,“我一直以为我得为你守寡呢。”

 

“呵,先走好,先走好啊。”秦老头叹道。

 

“阿嬷,别说话了。你先休息会儿,等天亮就有人来救你了。”秦钟远安抚地说。秦阿嬷又开始说胡话了。她一边呻吟着,一边逐渐滑入昏迷。 

 

--- 

 

夏末的夜实在短,没有多久,玲珑便发觉,天边的夜色好像淡了许多。

 

秦阿嬷阖着眼,呼吸渐渐微弱下去。

 

“阿嬷,阿嬷!你醒醒!”秦钟远摸出招魂铃使劲摇,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嘘……嘘……”秦阿嬷艰难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快别摇了,这东西好难听。”

 

玲珑也按住他的手,摇摇头道:“秦阿嬷伤得这样重,你摇铃铛可能反而不好。”

 

“老婆子,别怕,我和远儿都陪着你呢。”秦老头轻声安抚道。他忘了魂魄触不到实体,伸手去拉她,竟然一把将秦阿嬷的魂魄拉了出来。

 

“阿嬷?阿嬷?”秦钟远抬头看见阿嬷的魂魄,又低头去摇阿嬷的身体,嚎啕出声,不愿相信她已经断气了。

 

秦阿嬷看看自己透明的身子,又看看地上自己的身躯,不免迷惑:“诶,我在哪儿?老头子,这是怎么回事?”

 

“呵……”秦老头破涕为笑了,他欢喜地拉着秦阿嬷的魂魄,在空中转了两圈,有些兴奋地说:“老婆子,你这是死啦!”玲珑望着这一幕,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秦阿嬷见孙子哭得伤心,伸手去抚他,却什么也没碰到。“咦?”她惊讶地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秦钟远,无奈地出声安慰:“远儿,别哭了,远儿……”

 

秦钟远听见她的声音,抬头见她飘在身侧,有些受惊地后退。

 

“远儿……是我呀。”她慈祥地微笑着,“远儿,你看,我很好。别哭啦。”

 

“可是,阿嬷……”

 

玲珑伸手拽拽秦钟远:“天快亮了!”

 

“阿嬷,跟我们回去找姬馆主!他救了爷爷,一定也有办法救你的。”

 

秦阿嬷摇摇头:“不必了。你爷爷说的对,我的时候到了。我现在不疼了,也不渴,不饿,没有一点痛苦。嗯,原来死是这样的。远儿,别难过,你该为我高兴才是。”

 

“阿嬷!爷爷,你快劝劝阿嬷!”秦钟远看着天色渐白,急得抹眼泪。

 

秦老头的魂魄飘落,看着心爱的孙子,沉默了一刻,开口说:“远儿……我,不回去了。我不想再那样苟延残喘,不死不活地撑着。”他笑着说,“我和你阿嬷在一起呢,我们很好,我们都解脱了。”

 

秦钟远流着泪,不停地摇头,他手中紧紧捏着金铃:“我有招魂铃,爷爷,阿嬷,我能带你们回去!”

 

“远儿,我也放不下你,可咱们的缘分就到这里了,放不下也得放下了。别让我再回去受病痛折磨了,让我和你阿嬷顺其自然地走吧。”秦老头不舍地盘桓。秦阿嬷拉住他,微笑着对秦钟远说:“远儿,你好好地送我们,然后回去好好过日子。再看我们一眼。我们要走了。”

 

两位老人对秦钟远点点头,向天上飘了起来。秦钟远左手紧紧捏着招魂铃,最终还是没有摇响它。

 

“阿嬷!爷爷!”他徒劳地伸出另一只手,却抓不住他们的魂魄,眼看着他们越飘越高,身影越来越淡,就这样消失在渐渐明亮起来的蓝天里。

 

过了很久,秦钟远才收回那只伸向天空的手臂。他摊开左手,将招魂铃递给玲珑,沉默的铃铛在朝阳下泛着金红的光。

 

玲珑接过来收好,打量他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子夏说,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循环的。人死以后会变成别的东西。”

 

她搜肠刮肚,试图多说点什么来安慰人:“嗯,比如森林,大海,或者……星星。你也许会在在某一片湖水里看到他们,在某一朵花中闻到他们,在某一阵风里听到他们,甚至在你踩踏的某一块土地上,都有他们的印迹。这也挺好的,是吧?他们其实并没有真的离开你。”

 

秦钟远沉默地听着,低身为阿嬷的尸身整理了仪容,又将滚在泥里竹筐捡起来,轻轻放在一旁,筐子里还有昨日阿嬷亲手摘下的野菜。

 

不远处传来了人声。

 

秦钟远望向声音的来源,目光悲戚:“他要来了,另一个我。是我发现了阿嬷的尸身。”

 

玲珑有点紧张地提醒:“我们快走吧,别撞见他。”

 

秦钟远默默地看了阿嬷最后一眼,站起身来:“你说的是真的吗?人会变成……星星?”

 

玲珑点头:“会的。子夏这么说,那就一定是真的。”

14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