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西门龙锦第一次上学的日子,她心情相当激动,天还没亮就将衣服换好,然后坐在床上等天冬来叫她。

天冬踏进房间的时候,便看到穿得整整齐齐的小姑娘,坐在床上眼巴巴地看着她,不由得母爱泛滥了起来,完全忘记了之前被她一个眼神吓退的事情。

手脚利落地将龙女抱起,放在大长老新准备的轮椅上坐好,天冬推着龙女出了门。

龙族的族学叫传承堂,距离西门龙锦的院子不算太远。天冬推着西门龙锦刚到院门口,便听到里头传出叽叽喳喳的声音,相当热闹。

“听说了吗,那个哑巴要来上学了。”

“哪个哑巴?”

“……还能有谁啊,就是那个害得龙陵哥哥被罚了两百棍的家伙啊。”

“嗯?不是说她连路都不能走吗?”

“那有什么关系,人家有个好爷爷啊啊。”酸溜溜的口气带着满满的讥诮和不屑。

听到那些议论声,天冬停下脚步,有些担忧地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只觉得她单薄的身影仿佛就要融化在清晨那金色的阳光之中。

西门龙锦感觉到身后微带着怜悯的目光,不明所以地回头看了她一眼,挥挥小手示意她继续往前走。

天冬回过神来,赶紧推着她进了院子。院子里虽然说得热闹,但其实只有三个人,而真正在聊天的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一样漂亮的眉眼,一样娇俏的容颜。

双胞胎啊……

西门龙锦的视线在那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转悠了一圈,嘴角扯了一个淡淡的笑。

看到天冬推着西门龙锦踏进院子,院子里安静了一瞬,随即那两个双胞胎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看向另一个一直沉默着的白衣少女,笑着道,“阿七姐姐,上课时间快到了,我们进屋吧。”

那被唤作阿七的少女看了西门龙锦一眼,被那两个双胞胎簇拥着进了屋子。

“龙女,我们也进去,好不好?”天冬迟疑了一下,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

西门龙锦点点头。

天冬便推着西门龙锦进了屋子。

屋子里摆着六张桌椅,整整齐齐地纵向分成两排,一排三张桌子,中间是一条小小的过道。长长的桌子是两人一桌,左侧朝阳。双胞胎占据了左侧第一张桌子,白衣少女则一个人坐在左侧第二张桌子上,西门龙锦的视线落在左侧最后一张桌子上,那张桌子正靠着窗户,是阳光最为充足的地带,此时阳光正暖暖地从窗口照进屋子里,将桌上飞舞的微尘照得纤毫毕现,暖融融的。

西门龙锦有些兴奋地拉了拉天冬,指了指那张靠窗的桌子。

“龙女要坐在那里?”天冬问。

西门龙锦点点头。

天冬看着认真点头的小女孩瞬间萌了,赶紧推着西门龙锦走了过去,然后抱起她,放在椅子上。

西门龙锦探头看了看窗外,这里果然视角很好,可以看到院子里修整得十分漂亮的花圃,还有一棵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桂花树。

此时恰有微风拂来,撩起她额前的发丝,带来阵阵甜甜的香气,她微微眯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十分惬意。

“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坐在那里……”双胞胎之一的少女转过头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西门龙锦,嗤笑。

天冬听了这话,想起了某个人,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她回头看向正趴在窗口的西门龙锦,“龙女,要不……我们换个位置吧?”

西门龙锦摇摇头,表示她非常喜欢这个位置。

“喂,说你呢,我叫关思舞,你叫什么名字?”见西门龙锦一点要换位置的自觉都没有,刚刚开口的少女站起身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挑衅。

西门龙锦回头看向她。

“看什么看,怎么不说话,哑巴啦!”关思舞瞪了她一眼,随即轻笑出声,“啊对不住,忘记你是哑巴了。”

“思舞,就算她会讲话,她也没有名字,你忘记在龙族只有通过试炼的孩子才有取名的资格。”坐在原位的另一个双胞胎微笑着看向西门龙锦,“你好,我叫关思言。”

“啊,姐姐不提醒,我都忘记这一茬了。”关思舞咧了咧嘴,看着西门龙锦笑道。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听到这里,天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她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龙女,动了动唇刚要开口,门口却突然响起一个有些突兀的男声。

“这么热闹在聊什么呢?”

西门龙锦看向门口,便对上了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视线在他姣好的面容上转悠了一圈,她才想起眼前这男子正是那一日发现她神识的六长老。

见是六长老,关思舞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低头唤了一声“老师”,便转身姿态优雅地回自己的位置。

六长老笑眯眯地看着正盯着他打量的西门龙锦,“如何,龙女可还满意我的样貌?”

西门龙锦点点头,甚佳。

六长老微微一窒,随即笑得越发开心起来,原是想调侃一下这个小姑娘,结果一不留神被反调戏了……

站在一旁的天冬被这诡异的展开吓住了,关思言关思舞则是狠狠瞪了一眼那个不知所谓的小哑巴,只有白衣少女面色如常。

六长老笑够了,才拍了拍西门龙锦的脑袋,走到前面正中间那张太师椅上坐下。

“今天继续教法诀篇,前面入门的法诀已经全都完成了,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学习方向,思言是风,思舞是火,龙七是水,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属性,所学的法诀也不尽相同,我已经为你们各自准备了新的法诀。”六长老说着,一挥袖,便有三块玉简飞了出来,稳稳落在她们的面前。

双胞胎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脸颊红扑扑的浮现激动之色,就连白衣少女脸上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现在开始自习吧。”看着她们各自拿起面前的玉简,六长老笑眯眯地道。

西门龙锦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六长老,等他也给自己发一份,结果只见他伸了个懒腰,竟是趴在桌上准备打盹了。

西门龙锦忙举起手,见他看不到,又敲了敲桌子。

六长老看向声音的来处,便见到了高高举着右手的西门龙锦,他拍了一下额,“哎呀,差点忘记你,你是第一天来上课,先看入门法诀吧。”说着,他侧头看向右边那一排最后一个位置,“小子,把你的入门法诀复制一份给新来的同学。”

西门龙锦这才注意到那个位置坐着一个灰衣少年,因为右侧那一整排都是空的,只有他一个人缩在看不到阳光的角落里,又穿着灰扑扑的衣服,加上一直没有吭声,她竟然没有注意到那里竟然还坐了一个人。

真是一个存在感极其薄弱的人啊……

 

年关事情多,上网也多有不便,更新晚了,向读者们说声抱歉,也顺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585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