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被点了名,那灰衣少年施了一个复制的小法术,随即站起身来,默默走到西门龙锦身边,默默将手里的玉简递给她。

即使是站在她面前,他也是低垂着头,额前的头发长长地垂着,盖住了他的眼睛,也盖住了他脸上的表情,从西门龙锦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嘴,唇形非常漂亮,比起闻歌也不遑多让了。

西门龙锦冲他笑了一下,点头谢过,看着他默默走回自己的位置,才低头开始研究那枚玉简。

天冬见开始上课,龙女也领到了玉简,便静静地退出了屋子。

西门龙锦则是开始认真地研究那枚入门玉简,玉简上简单地介绍了如今龙族的状况,以及大陆的现状。

在大陆历史那一栏里,西门龙锦竟然发现自己的信息,标题是“九幽大陆长老会制度的终结”。

上书:“原九幽大陆共分为九个州,分别由九位大长老管理掌控,长老位每五十年更换一次。临渊城是九幽大陆的中心城,不在九州之中,每五十年一次的长老会便是在这临渊城中举行。”

“……九幽大陆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每五十年一次的长老位都会为临渊城带来一阵腥风血雨。然而,这一次的长老位之争尤为激烈,长老会还未开始,九大长老内部便发生了激烈的争斗,身为九大长老之一的西门龙锦连杀玉横江、逍遥散人两位长老,之后不知所踪。剩余的六位长老有感于每五十年一次的血腥杀戮,联名取消了长老制度,并立临渊城主慕容云实为王。自此,九幽大陆的长老会制度终结。”

“……与九幽大陆相邻的四方大陆发生的一桩大事,彻底改变了世界的格局,身为南方守护者的朱雀火离叛离天界,设下弑神阵封印了天界,自此,整个大陆进入神隐时代。”

“几千年过去,整个大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弑神阵的存在,大陆上的灵气日渐稀薄,在大陆上生存的各种妖兽灵兽以及修真家族都面临了严峻的考验。人妖混居的格局被彻底打破,九幽大陆这个名字逐渐隐入了历史的尘埃,妖兽灵兽和各修真家族也彻底游离于俗世之外。”

竟然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啊……

原来……那之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啊。

西门龙锦眯了眯眼睛,六位长老因为有感于每五十年一次的血腥杀戮而联名取消长老制度,立慕容云实为王?她怎么不知道那几个老家伙有这样高的觉悟?

那么,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龙兰和闻歌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摇摇头,她又接着往下看,却发现有很多事情都记录得不尽翔实,漫长的历史似乎出现了断层,尤其是龙族历史这一块,竟然只是寥寥数语。在大陆历史后面记录的,是一个引气入体的法诀。引气入体?她微微一愣,那不是人类修真者才需要用的法诀吗?龙族是天生的灵兽之王,怎么可能需要引气入体?

莫非是因为大陆灵气稀薄的原因?所谓的严峻考验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西门龙锦正看得入神,突然感觉一道掌风袭来,虽然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她想了想,还是微微偏开头避开了那道掌风,抬头便见关思舞正一脸惊讶地看着她。西门龙锦有些疑惑地左右看看,便见六长老已经不在那张太师椅上打盹了,原来她看得太入神,竟然已经到了下课的时间。

关思舞没有料到这个废物小哑巴竟然能够躲开她的偷袭,虽然她只是想拿走她手上的玉简小小教训她一下而已,可是她怎么可能有这样快的反应,是巧合吧……嗯,一定是巧合。

这么一想,她脸上便带了几分讥诮的笑意,“能看懂么?”

西门龙锦想了想,诚实地摇了摇头,她是真的不太懂,不懂那段历史背后的真相,不懂堂堂龙族怎么需要引气入体了。

见她摇头,关思舞脸上的讥诮之色更重了,“连入门法诀都看不懂,就不要来丢人现眼了,竟然还敢占着凝秋大人的位置,若是被凝秋大人发现,看你怎么收场。”

凝秋?那个喜欢穿白大褂的容易害羞的年轻人?

原来这个位置是有主人的啊,可是阳光这么好,她实在不想换位置,想来他应该不介意与她共用一张桌子的吧?

这么一想,西门龙锦又心安理得了。

“没听明白我说的话么?还不快滚!”见西门龙锦不动,关思舞脸色沉了下来。

这样放肆的口气着实让她不悦,西门龙锦淡淡看了她一眼。

关思舞被她那一眼看得心头一跳,背后竟是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层汗。

“你……你干什么这样看我!”关思舞咬了咬牙,虽然不明白这个小女孩的眼神为什么那样可怕,但骨子里的傲气让她强撑着瞪了她一眼,“不要以为你是大长老的孙女就可以嚣张,看不懂入门法诀,没办法引气入体,就永远都通不过试炼,永远都只能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废物。”说着,她指了指那个坐在角落里默默看玉简的灰衣少年,“你看看那个笨蛋,就是你的下场!我是为你好才不让你在这里自取其辱浪费时间!”

“思舞小姐,你逾矩了。”掐着时间来接龙女的天冬皱眉道。

关思舞眼睛一瞪,正要说什么,被关思言拉住了。

关思言微笑着看向天冬,“思舞只是心直口快,没有恶意的,还请天冬姐姐见谅。”

天冬点点头,看向静静坐在一旁的西门龙锦,“龙女,我们回去吧。”

西门龙锦点点头。

天冬便上前抱起她,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轮椅上,这才推着她走了出去。

关思舞狠狠地瞪着她们离开的背影,不满地道,“姐姐,你干嘛怕一个丫头!不过是个伺候人的东西!”

“你懂什么,天冬是五长老妹妹的女儿。”关思言皱眉瞥了关思舞一眼,对于这个鲁莽又自以为是的妹妹很是头痛。

“嗬,谁不知道五长老平生最憎恨的人便是她那个妖精一样的妹妹了。”关思舞撇了撇唇,一脸的不屑,“仗着自己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竟然就抢了姐姐喜欢的人,还不知羞耻地未婚先孕,生了这么一个东西出来,最后还不是得了报应,落得一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思舞!”听她越讲越离谱,关思言拉住了她的手,“这里不是关家,你说话要注意分寸。”

“有什么关系?若是五长老真的在乎那么一点子的血缘关系,她天冬就不会沦落到要去伺候那个废物哑巴的地步了。”关思舞嗤笑。

“不管如何,天冬姓龙,她是龙天冬。”关思言抿了抿唇,沉着脸道,这么说的时候,她捏了捏拳头,眼中闪过一丝不甘。

听到这句话,关思舞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

是啊,她们姓关,不姓龙。

“哼,姓龙又有什么了不起,一个是伺候人的奴才,一个是腿不能行口不能言的废物。”关思舞咬牙切齿地道,一脸俏脸因为不甘和嫉妒而扭曲成一团。

 

613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