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长梦》的试角,最开始,连她自己也不过是抱着勉力一试的态度去的。虽然机会渺茫,但好歹也算是个机会。

山高的债务,捉襟见肘的生活,只要能算是机会,她都愿意一试。

当然,池晴并没有对试戏的结果报有任何期望,她是失望惯了的,四处碰壁或说麻木,或说习以为常、心安理得。

她既不是戏剧方面科班出身,又不曾有任何的表演经验。池晴心知肚明,一直以来,公司高层以及Kay对她的个人定位,大抵不过是作为华际唱片旗下的储备歌手,若是在韩国,名头就叫作练习生。

后来的结果反倒令人喜出望外,《长梦》的导演周国涛偏偏与她缘分般的相似,并不是正经科班出身的导演。

周国涛在行内以特立独行而闻名,素来十分讨厌模式刻板化,又过于技巧性的表演。她却是正好歪打正着,因为什么也不懂,索性放开了去试的戏。

兴许上帝关上你的一扇门,就真的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接到剧组通知的时候,池晴几乎觉得不真实,更像场十足的闹剧。

周国涛那样大牌的导演,《长梦》这部剧几位年纪稍长的配角又几乎是两岸三地的老戏骨,个个声名赫赫。这样的一个剧组,偏偏身为主角挑大梁的几个青年演员却是从新人里面挑,摆明了是为力捧新人。

国内凡有些个名头的影视经纪公司,没有不摩拳擦掌的。为了让自己旗下的新人挤进剧组名单,哪怕出演的角色只是个走走过场的路人甲,都可谓是做尽公关、费尽心思。

连她所在的公司华际影业这样的业内巨擘,也十分注目这次《长梦》的新项目,力求能拿下男女主人公双生双旦的角色。

公司签下的新人几乎是都去了,女二号早早内定下亚洲小姐出身的谭晶。为了最终保住了女主角和谭晶这个女配角的位置,华际影业甚至与天艺传媒达成妥协,出让主要男演员的名额,作为交换代价。

 王伟在谭晶这个女二号的角色上显然是下足了功夫,池晴则是走投无路,否则也不会妄想从王伟那里拉到支持。三天前,周国涛电话通知她,女主演角色的人选可能有变。

周国涛嘴里的可能,池晴怎么会不明白。名利场上打滚多年,这样的陈述只不过为照顾彼此面子。

可她哪还有面子顾及照顾,那一天,是个阴雨绵绵的清晨,池晴只记得天空都灰得近乎发黑。

她打遍了所有她能打的电话,几乎去央求了所有她认识的人。所有人都安慰她还有机会,所有人都表示无能为力,就像是真的无能为力一样。

 投资方不要她,不要她这个无噱头可炒的人去演一部备受瞩目的电视剧中的女一号。她这样平凡无奇的人,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只有身后一屁股的债务。

池晴知道这也是华际公司高层的意思,华际影业和天艺传媒原本就是《长梦》的主要投资方。王伟作为华际股东,下了多番功夫,才为谭晶争取到女二号的角色,Kay又怎会为她向公司高层争取。

池晴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打电话给周国涛,低三下四。周国涛一沉吟,轻叹了一声对她说:“去找找曹霏吧,兴许她能为你引荐。”

今日不过是他人的一场普通饭局,可对于她,却无异于一场赌局。

赴宴是完全是瞒着Kay的,跳过经纪人的安排,只身参加这种私人性质的酒宴,无疑是挑战经纪公司的铁则,更是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

逾矩、得人诟病,她几乎占全了,不是不曾忐忑。

说到底还是走投无路,她并不天真,也并非对曹霏与Kay之间的龃龉不觉不察,或是对曹霏的立场毫无猜疑。她明白曹霏也许只是想借着她,好看看昔日对手Kay的笑话,其实根本无意于助她分毫。

到最后,她究竟还是来了,明明知道这样的饭局不单纯,可她还是来了。

“康哥,我这儿可要先向您讨句好话,怕您生我的气。”谭晶此时插进话来,笑容可掬,“我们家王总事先早交代过,说凭康哥您和天艺严总的关系,那是一定要好好招待的。”

谭晶是个巧人,话里有话。“你看我,一会儿没留心,就让池小姐走错了地方。也正好,陆总刚才还提要见新项目的候选主角呢。”

王伟脸色变了变,又瞧陆怀远在一旁并不表态,只好三缄其口,由得谭晶继续发挥。

“康哥,你看,虽说这是华际和天艺的首次合作,我们陆总和严总也是老相识啦,朋友之间什么话不好说,是吧!”

康建民面色不好,却也不再反驳,在一旁黑着脸也不吭声,表面上没放软态度,实际不过外强中干,犹疑着拿不定主意。

“老康,这可就是你的不对啦,出来玩嘛,大家高兴,你这又是何必。”吴宪竟也开口平息事态来。

“老康,你瞧你!”王伟才堪堪出声。

谭晶想说些什么接着给康建民台阶下,何絮软绵绵的调子却响起,无端就将话打断。

“是呀,康总你啊,还真不懂怜香惜玉哟!”何絮话拖着调子说了一半,吊人胃口般,左右不肯再开口。

谭晶挑了挑眉,也不去看何絮一眼,只笑,“康哥,你看。”

众人纷纷为康建民铺设台阶,一波又一波压着他就此偃旗息鼓。只有陆怀远依旧一言不发,站在大门处,并不曾往里迈进一步,叫康建民更加瞧不出深浅来。

康建民虽然酒醉,但饭桌上厮杀的人一惯晓得,谁又未曾借几分酒意装过疯。他知陆怀远底细,一阵气急攻心发难之后,才渐渐察觉到后怕来,随着酒醒程度的不断加深,更是后悔不迭。

慌乱之下,康建民竟不由自主地有些磕磕巴巴。“陆总,这……哎呀!老吴你也不劝着我点,叫我少喝些。”

他一动心思,脸即涨得更红,活活被催成了猪肝色。“陆总,你……可千万别……”

陆怀远面上并无表情,康建民脸上讪讪然,磕磕巴巴反而不知该如何接话,回过神来,只得火急火燎地说:“今天的酒全算在我账上,改天一定请大家吃饭赔罪。给我面子,要全到啊!”

康建民眼神游移,不敢直视陆怀远,只肯瞧陆怀远身旁立定的王伟,化解尴尬般虚声叫了句“老王”,又见王伟半晌没应承,病急乱投医竟然朝着池晴来了,像用尽了他半辈子的诚恳。

“池小姐,你也要来啊,刚……刚才我那是喝多了,你千万别见怪!”似乎在说一件小事,如同清早出门晨跑,只不过碰巧忘记和家人招呼,那般的微不足道。

谭晶吁出一口气来,也对,任谁敢在陆怀远前头不服软?她看见池晴凌乱不堪的头发,一头黑直发原本又细又软,温顺地垂在肩膀上。如今几络揪在一起,在发梢结了起来,那样的格格不入。

说句实话,谭晶这回倒也真拿不准陆怀远的脾气。自从她跟了王伟,签在华际旗下以来,陆怀远的处事风格她也算见识良久。

陆怀远当然不会是个好脾气的,可表面上却也极少动气。像康建民之流,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只不过因为下面这些个人,还未曾真正见识到陆怀远的狠绝之处。

王伟自然见识过,她呆在王伟身边,私底下尚还能猜个七八分。唯独今日,陆怀远对池晴的行为举止却近乎于一副默许的姿态,却让她拿不准了。

谭晶猜不透,倘若当真有那情分,池晴又怎么会受今日之辱?

谭晶留心去瞧了眼陆怀远,却见陆怀远竟如方才的自己一般,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池晴。

他的打量并不显得十分刻意,只在半空中不高不低悬着视线,依旧是一言不发,也说不好上心不上心。

谭晶心里这才渐渐松下来,她刚才在众人面前提及陆怀远要亲见池晴一事,打得是擦边球,自己也不无忐忑。

陆怀远和王伟提过一句新项目的启动事宜,当时她在王伟身侧,只不过顺便插上嘴几句话。陆怀远这个位置的人,哪有可能事无巨细。

先前陆怀远问及池晴,谭晶还疑惑。可现如今,看池晴这个样子,定是和陆早有渊源,她又何不顺水推舟送个人情,毕竟来日方长。

谭晶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瞳孔,幸好自己拿捏得当,只是池晴这个新人也不知怎么就入了陆怀远的青眼。

善待总是没错的。谭晶一动念,更何况,她亦动了私心。

众人正是沉默时,谁也料不到陆怀远毫无征兆地发声。

“池小姐,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118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