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你——”

杞九当时尚未说完这个字,便被葵一个利落手刀劈昏在地,就近拖到了一间没人住的屋子里。非常利落地换下折磨自己多时的喜服,葵翻出一套小厮行头,临行前倒是不忘顺些吃的留给杞家的小公子。门这么一锁,只要醒来不是傻子,过两天总会被人发现放出去的。

而被点了睡穴的真正的新娘,此刻正躺在梅园花坞中。她闭着眼,睡得沉沉,丝毫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不多久,有极轻的脚步声靠近,几乎在一道人影闪进门后的同时,丹枫手中孤心已横在了他的脖颈上。然而,也不过是瞬间,幽蓝光芒一动,孤心已收回鞘中。

“葵?”尾音恰到好处一点上扬,显出些许讶异。

葵偏头看向丹枫,勾起唇角,露出几乎是讥讽的笑容。丹枫却在看到的瞬间,唇边弧度慢慢扩大,显现出近乎天真无害的微笑,又在片刻间消失得不留痕迹,简直让人以为那是错觉。

“禀告家主,一切已经妥当。”

“先退下吧,你也累了,好好休息。”梅尧俞的语气不自觉带上一点温柔。

葵动动嘴唇,似乎还要再说什么,最后还是沉默地退下了。

等到确认葵已离开后,丹枫方开口:“知道吗?在这之前,我一直觉得家主算得上是一个善人。”

梅尧俞忽略了她嘲讽的语气,不以为意道:“所以我请你参加婚礼啊!”

所以,是在表明无辜吗?

丹枫摇摇头,目光投向床上的顾清霜:“我是福薄之人,承不起这样的喜气。”

“可惜了呢!我们才算得上是天造地设——”

不待梅尧俞说完,丹枫即接口,“所以在一起为民除害?”

梅尧俞摊开双手,表示了赞同。

蛛网结于翠竹之间,纷纷扰扰,凝上几滴寒露。黑夜的意味融于无形的气流中,掩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夜渐渐深了。

 

两人带着顾清霜来到梅园后山。先前还是阴霾似的夜空,此刻却是可怜月色无边的美景。溪水映着满月的清辉,闪着粼粼的波光,如同浮沉的星斗。

梅尧俞抱起顾清霜,控制自己不看那孩子的脸,跃入水中。丹枫紧随其后,两人一起向石室游去。水中阻力很大,梅尧俞右手环抱着顾清霜,用力划动着左臂,游动地愈加吃力。尖锐的疼痛感传来,他左手的旧伤裂开,鲜血渗进水里,绵延成细长袅袅的红线。丹枫见状,忙托住顾清霜的的腰,分担了些许重量。筋疲力尽之际,两人终于到达。

梅尧俞已经近乎虚脱,却拒绝了丹枫的搀扶,一步一步走近了寒玉冰棺。一室昏暗,只有这亲手雕琢,耗尽心血的冰棺,透出莹白冷光。血不断地滴下来,他抬起右手,在冰棺上描摹出女子的模样。

“开始吧,”他推开棺盖,沉声道。

丹枫将顾清霜放平在地上,然后抽出腰上的匕首,轻轻割开她的手指。血珠迫不及待涌出,沾在匕首上。丹枫起身,走到柳如弦身旁,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不偏不倚,将匕首刺入心脏的位置。再多一分,便要致命。梅尧俞背过身去,不愿再看。

疼痛感深入骨髓,那是旧时伤口。丹枫咬住嘴唇,猛地拔出匕首。鲜血涌出,洇湿了紫色的纱衣。她左手捂上胸口,右手握着匕首,将刀尖的血对准柳如弦的唇。鲜红的血流出,为苍白的唇染上瑰艳的玫瑰色。

剧痛感再次袭来,丹枫猛地扔掉手中匕首,咣当一声传来,梅尧俞视线移到落地处。丹枫看向变得透明后又重现的手掌,微微一笑,脸上现出一丝寂寥。她再次闭上眼,凝聚住所有心力,直至心口处血液流速开始减慢。

她扶着廊柱,左手仍捂住胸口道,“等我半个时辰。”

梅尧俞目光依然没有从墙角处带血的匕首上移开,良久,才说道,“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既然是交易,便必须付出代价。记得你还欠我两个承诺。”

左手伤口处疼痛再次传来,闻着空气中弥散的血腥气,梅尧俞缓缓道,“好啊!”

然而当丹枫恢复大半,开始引出顾清霜体内魂魄时,几声咳嗽打破了满室静寂。

那脸上搽了白粉,唇上涂了胭脂,本该盛装之下,风光嫁入杞府的新娘,悠悠然醒转过来。顾清霜睁开双眼,面对满室昏暗,茫然地问,“都已经天黑了吗?”

静寂声中,无人应答。

“九哥哥,九哥哥……你在哪?是在玩捉迷藏吗?”

顾清霜坐起身,终于留意到一旁的寒玉冰棺和一旁站着的梅尧俞,疑惑地问道,“梅——,”话至唇边却硬生生改成了“夫君”。这时,脚步声传来,不多时,就听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带着遗憾道,“对不起了,小姑娘。”

丹枫再次点了顾清霜的睡穴,面带担忧地望向对面眉头深锁,沉默不语的梅尧俞。

两人对视半秒,匆匆移开目光。

“子时刚好过了一刻。”良久后,丹枫拭去额上的汗,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继续道,“还差最后一步。”

“梅郎……”

那一声如同叹气,又像是低低的吟唱,让人以为只是一瞬的错觉。

寒玉冰棺内,柳如弦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梅尧俞手指抚上她的脸颊,一滴泪直直地坠落下来,滴在她的眉心。睫毛颤动,她缓慢地睁开眼睛,眸光流转一如往昔。

十八年,从未有过如此时此刻的欢喜。梅尧俞的手止不住颤抖,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真的是你吗?”女子的手握住他的,把头倚在他的胳臂上。

梅尧俞抱着柳如弦坐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脑海中刻画了千遍万遍,此刻却依然觉得看不够她的一丝一毫。他甚至可以感受到,怀中人脉搏的跳动,呼吸的气味。他忽然觉得,不必说什么,这就够了,足够了。

“我很想你,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和你分开了好久……在等你把我叫醒……”

“所以,我来叫醒你了。”他就像哄一个孩子,安抚的语气声,让人的心十分安定。

“抱着我,不要放开……抱着我”

“好,就这样抱着你……”察觉到柳如弦语气里的不安,梅尧俞抱紧了怀中的人,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丹枫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她分明看到,那女子脸上的血色已经迅速褪去,生命力正在快速地流失,连同本来的一魂一魄,回到本该去的主人身上。溯世返生之术,若失败在最后一刻,只可能是因被施之人已超脱世外,没有生念。

柳如弦唇上是满足的微笑,轻轻在他耳边道,“可是,梅郎,我知道那些都是真的。”剧烈的咳嗽声传来,鲜艳的血从喉头处涌上,她把头埋在梅尧俞肩头,话已经不能说的完整,“梅……梅郎,以……以后,一定……一定不要忘了我啊……”

知道不可能忘记,所以就承诺不要忘记罢。

后背上的手终于无力地垂下,梅尧俞紧紧抱着怀中的人,不愿意松开,仿佛只要抱久一点,心里明明知道的就不会发生。哽咽声传来,他的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

此生泪水就此流尽。

78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