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天冬特意提早了半个时辰,结果当她踏进房间的时候,发现龙女依然穿得整整齐齐地坐在床上。

……还真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孩子。

天冬默默萌了一把,又不期然想起关思舞的恶言恶语,不由得有些担忧,那两个关家小姐一向眼高于顶,又是惯会跟红顶白的,从昨天的情况来看,恐怕还是会不断地找龙女麻烦。

见天冬站在床边愣愣地看着她,西门龙锦抬起双手,表示她已经准备好了,可以来抱。

天冬看着龙女对自己伸着小手要抱抱的样子,萌得一脸血,赶紧上前抱起她,将她放在轮椅上,复尔推着她走出门去。

今天西门龙锦来得似乎有点早,关家姐妹和龙七都没有来,只有那个灰衣少年坐在凉亭的石椅上默默地打坐。

“龙女,要在院子里坐一会儿吗?”天冬问她。

西门龙锦点点头。

灰衣少年只当她们是透明的,依旧闭着眼睛打坐。

西门龙锦好奇地看着他,发觉他是在试图引气入体,可是不管他怎么试,那些已经凝聚到他身体周围的灵气却是一点都没有要入体的意思。

真是稀奇了。

奇怪之下,她仔细地看了看这个少年,才发现他的身体有些奇特,似乎不是纯粹的龙族,而是半人半龙的样子。可即使如此,身为半龙的他应该也不至于连引气入体都办不到啊……她有些奇怪地上上下下地打量他。

认真打坐的少年感觉到身上如有实质的视线一直留连不去,终于憋不住睁开了眼睛,“……你干什么这样看我?”

西门龙锦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只是微微蹙眉,试图找出他身上不对劲的地方。

“你也看不起我么。”见她不答,他忽然道。

啊?

“我已经来这里十年了,却连最基础的引气入体都办不到……没有引气入体我便没办法参加试炼……今年已经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再没办法引气入体,我就要离开这里回俗世去了。”他的声音很好听,语气却是带着浓浓的自嘲和落寞。

西门龙锦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他说着,视线却是忽然在他心脏的位置停住……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啊。

旱天虫,一种早在万前就已经灭绝的虫子,她曾在一个先辈遗留的洞府中看到过,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虫子,喜欢寄生于人体,以人血为食,而且极其讨厌和排斥灵气,对于刚开始修真的人来说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毒物。

眼前这个灰衣少年的心脉之中便被人种了一枚旱天虫的卵,如今已然成形,有这排斥灵气的旱天虫存在,他能够引气入体成功才真是见鬼了,若是任它在心脏之中生长下去,休说引气入体了,只怕还有性命之忧。

那少年久久得不到她的回应,又默默地垂下头,他对她说这么多干什么,是因为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跟他同病相怜的人么?有些自嘲地摇摇头,他站起身来,看看差不多快要到上课时间了,便准备进屋子。

经过她身边时,却是突然被她拉住了手。

灰衣少年微微一愣,低头看她。

西门龙锦抬头冲他笑了一下,示意他蹲下身。

灰衣少年不明所以地蹲下身与她平视。

西门龙锦忽然抬手,将手掌放在他心口的位置。

灰衣少年愣了一下,下意识要躲开,却突然感觉心口微微一疼,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被强行从身体里剥离出来一般,渐渐地,疼痛越来越厉害,可是虽然痛得厉害,但他却隐隐觉得这对他并不是坏事,

因为这种直觉,他没有避开。

西门龙锦手掌微微一热,感觉那只小虫子已经被她握在掌心,便收回了手。

灰衣少年只觉得剧痛过后,身体骤然一阵轻松,那些被他凝聚在周身的灵气一瞬间全部涌入体内,身体立刻轻盈了起来。他怔怔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手上泛着一层淡淡的荧光。

他这是……成功了?

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就在他都准备要放弃的时候,他成功了?

“……为什么?”他看向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声音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西门龙锦伸出刚刚放在他心口的那只手,摊开手掌,白皙到近乎于透明的小手上有一只丑陋的红色小虫,养得肥肥的,可见营养有多好,此时它正挣扎着鼓动着半透明的翅膀试图逃离,可是却仿佛被困在无形的笼子里怎么也飞不出去。

“是因为它?”灰衣少年捏紧了拳头,问。

西门龙锦点头。

看少年骤然变得铁青的脸色,想来他应该已经想到是谁对他下的手了。

西门龙锦收回手掌上不断试图逃离的旱天虫,示意天冬推她进屋。

天冬被刚刚那匪夷所思的一幕弄得有些莫名其妙,那只小虫子是怎么回事?那个十年都没有引气入体成功的少年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成功了?

直至她安顿好西门龙锦,离开传承堂的时候,她都没有想明白这之间的关节。

 

今天上课的老师换了一个,西门龙锦认得,是那一日她放出神识偷窥的时候见过的三长老,那个因为闯进禁室而被罚了两百棍的龙陵的父亲。

“六长老有事外出,托我代课,他已经跟我讲了你们的进度,既然法诀都已经发放到你们手中,便自习吧,若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提问。”三长老说着,淡淡扫了坐在窗口的西门龙锦一眼,“你们是龙族的未来,与个别被强塞进来的废物不一样,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谨遵三长老教诲,思舞一定会好好学习,不让三长老失望的。”三长老话音刚落,坐在前头的关思舞便一脸乖巧地道,见三长老脸上并无赞赏之意,眼珠子微微一转,又道,“可是思舞有一事不明,传承堂明明每十年才收一次新学员,如今时间还未到,却冒冒然又增加了新学员,若是被其他族人知道,怕是会心有不满啊。”

“思舞你逾矩了。”虽然口中说着责备的话,可是三长老的口气却明显亲切起来,他叹息了一口气,像是解释一般道,“虽然传承堂一向都是按着这规矩行事的,但……在强大的力量面前,规矩便不值一提了。”

西门龙锦扬了扬眉,这是在说大长老以势逼人?

“可是即便无视十年的规定,那也必须是身具灵根的族人才能踏进传承堂啊,她明明是一个口不能言腿不能行的废人,根本不是为了学习而来的,难道要为了满足她的虚荣心,就影响其他学员的学习吗?若是开了这个先河,以后随便谁都能以权势相逼,那传承堂岂不是乱成一团了?”见三长老看着自己面带鼓励之色,关思舞兴奋地捏紧了拳头,连珠炮一样地道,说着,还拉了拉身旁的关思言,“姐姐,你说是不是?”

关思言见她拉上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恼怒,恨这个不长脑子的妹妹拖自己下水,那废物再不济还有一个好爷爷,听闻大长老相当护短,若是惹恼了他……哪里还有她们的活路。

“思言,有话不妨直说。”见关思言抿唇不语,三长老的视线淡淡地扫了过来,眼中的威胁不言而喻。

“是啊是啊,姐姐,有三长老主持公道,不用怕的。”关思舞晃了晃她的手臂,笑着道。

关思言暗骂了一句蠢货,才在三长老逐渐冷冽起来的视线中微笑着道,“思言在人界待过一段时间,知道人界有一种说法叫‘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可见规矩还是很重要的。”

这只小狐狸,三长老在心底不屑地冷哼一声,脸上却是露出深思的表情,然后看向西门龙锦,脸上带了几分为难之意,“龙女,虽然说看在大长老的面子上让你来了传承堂,可是如今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若是你连灵根都没有,恐怕难以服众。”

西门龙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三长老当然不会指望这个哑巴开口说话,因此只微微一顿,便道,“既然如此,就请龙女测一下灵根吧。”

“三长老真是最公平不过的人了。”关思舞甜甜地拍了一记马屁,然后转过头看向西门龙锦,脸上满是恶意的笑容。

“龙女,请吧。”三长老看着西门龙锦道。

西门龙锦没有动。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西门龙锦的方向。

半晌,三长老才笑了起来,“瞧我,差点忘记龙女腿脚不方便了,思舞,不如你去帮帮她?”

“三长老,思舞一介弱女子,哪里抱得动她啊~”关思舞撇了撇唇,撒娇一般道。

西门龙锦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场闹剧,她很好奇这三长老到底想怎么收场。

“这可真是为难了。”三长老一副很为难的表情,随即又道,“不如龙女你扶着桌子自己试着坐到轮椅上?”

西门龙锦听到这里,简直忍不住要抚掌大笑了,无耻的人她见多了,无耻成这样的还真是少见,不管她内里的芯子如何,至少她外表还是个孱弱的小女孩,而且还因为先天不足而不良于行。身为龙族的三长老,也算是赫赫一方的人物了吧,居然在学堂里跟这样一个小女孩过不去,心胸狭窄成这样,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就在这时,一直默默坐在角落里的灰衣少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人错愕的视线中走到西门龙锦身边,弯腰将她抱起,感觉到怀中女孩单薄弱小的身子,他的手臂微微紧了紧,随即转身将她放在了一旁的轮椅上。

三长老的视线一下子凛冽了起来,这个十年都没有引气入体成功的废物少年基本上已经被放弃了,只等十年期限一到,便放他下山。再加上平日里他总是不声不响地,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他的存在,可是……他身上竟然隐有灵气浮动,这是……引气入体成功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今年应该是期限的最后一年,竟然被他成功了……三长老想到这里,眼中的神色有些复杂了起来。

“嗬,你这笨蛋竟然还来学英雄救美,笨蛋和废物,还真是匹配得很。”关思舞出言讥讽。

三长老瞥了关思舞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出屋子,“那么,都随我去测灵崖吧。”

关思舞瞪了站在西门龙锦身后的灰衣少年一眼,大步追上了三长老的步伐,关思言的眼神则有些复杂,她默默起身,看了灰衣少年一眼,跟在龙七身后一同走了出去。

“天冬不在,我推你吧。”灰衣少年低头看着少女黑鸦鸦的头发,低声道。

西门龙锦点头,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645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