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堂的师生上课时间全体出现在测灵崖的消息很快便传得人尽皆知了,大长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他放下手头的事务,起身匆匆赶去测灵崖。

而这个时候,西门龙锦正在被围观。

四周得了消息赶来看热闹的人群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有龙族的族人,也有非龙族的仆役,他们指指点点叽叽喳喳,很是热闹。

“龙女,这便是测灵石,只要你将手放在这测灵石上,便可以得知你是什么灵根了。”三长老站在测灵石旁边,笑得一脸和蔼。

西门龙锦看了一眼那测灵石,嘴角微微一翘,那是个圆球状的水晶球,她知道这个水晶球有一个极好听的名字,叫龙吟。

……只是,大名鼎鼎的龙吟怎么沦落到成为测灵石的地步了?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龙吟么……因为在她还是九幽大陆的长老,西门家的西门龙锦的时候,曾经去龙族参加过一场盛会,远远见过这龙族的传世宝物。当时她就十分觊觎此物了,奈何她那时名气虽然算大,但比起真正的龙族来说,还是不值一提的,因此一直没有机会上前靠近。

如今……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

“怎么,不敢么?”见西门龙锦不动,关思舞出言相讥,还要再说什么,却被关思言一把拉住了手。

“你就那么急于讨好三长老么,不惜得罪大长老?”关思言放低了声音,磨着牙道。

关思舞眉头一拧,哼了一声道,“姐姐你这话就不对了,得罪大长老又怎么了,像你这样跟墙头草似的,谁都不会真心待你的。”

关思舞这话说得并不算低,三长老饱含深意的视线扫了过来,看得关思言心中一寒,她捏了捏满是冷汗的掌心,对这愚蠢得不可救药的妹妹有些厌恶了起来。

“龙女怎么还不动啊?”

“莫非是心虚害怕了?”

“我看八成就是,你看她根本连路都走不了呢……”

“你这话就不对了,走路跟灵根有什么关系?”

“照你这么说,那龙女为什么不敢上前测灵根?”

“是啊……这倒很奇怪,按理说龙女是前任族长预言中可以带领龙族走向辉煌的人物,怎么可能没有灵根?”

“如果是真的,那她就应该不惧测灵根才对,除非……她不是那个预言中的人物……”

“前任族长的预言怎么可能出错?”

“你大概不知道,这龙女是大长老的亲孙女,我看呐,八成是……”

见西门龙锦不动,人群里那些窃窃私语声便愈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三长老,你这是在干什么?!”大长老赶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的一副场景,他孱弱的小孙女无助地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用充满恶意的语言指指点点,不由得大怒。

“大长老何必如此激动,按照传承堂的规矩,每个入学的孩子都必须经过测灵石这一关,就算龙女是您的孙女,也不应该例外吧,传承堂的孩子可都在这里看着呢,相信一向自诩公正的大长老不会让他们失望的。”三长老不咸不淡地道。

大长老没有理会他,而是径直走到西门龙锦身边,替她挡去了周围那些满是恶意的视线,确定她无碍后才抬头看向三长老,“此事我已和族长谈妥,不劳三长老费心。”

“龙女是前任族长留下的希望,虽然先天不足,但应该不至于影响灵根,我想在场诸位应该都非常好奇龙女是什么灵根,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灵根才能担得起全族的希望,大长老又何必藏着掖着呢。”三长老摸了摸手上的墨玉扳指,忽尔眯起了眼睛,“还是说,大长老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三长老的话就差点明了大长老以权谋私,偷换龙蛋了。此言一出,围观人群的讨论声“嗡”地一下骤然加大,那些讨论声越来越激烈,甚至有人高声喊了出来。

“是啊,大长老,我们都很好奇龙女是什么灵根啊!”

“为什么不让龙女测灵根,莫非这其中有什么蹊跷?!”

大长老看着三长老,眼中冷意更甚,那样的眼神竟然看得三长老一阵发寒,,忍不住要避其锋芒。正在大长老要发作的时候,西门龙锦突然伸手拉住他的衣袖,轻轻摇了摇。

大长老微微一愣,随即低头看向坐在轮椅上的西门龙锦。

西门龙锦冲着他微微一笑,然后自己转动轮椅,走向测灵石,没有人看到她中闪着奇异的光芒。

龙吟……

既然三长老如此的盛情相邀,她又怎么能够错失良机呢?

在众人的视线中,西门龙锦抬起白皙纤瘦的小手,放在透明的水晶球上。

全场静默。

若是有灵根,就该有光芒闪现,可是,久久,水晶球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渐渐的,人群中开始有人质疑。

“果然是大长老偷换了龙蛋吧……”

“真是想不到大长老竟然是这样的人……这可是关系到全族的大事,他怎么能……”

未完的抱怨戛然而止。

只见水晶球突然迸发出强烈的白光,那白光冲天而起,带着令人畏惧的气势,几乎刺瞎了众人的眼睛。

在那片耀眼的白光中,没有人注意到水晶球内浮现出一道碧绿莹润的光,只一瞬间,那道光就隐入了西门龙锦的眉心。

然后,水晶球突然“砰”地一声碎裂开来。

听到水晶球碎裂的声音,在场所有人都傻了眼,这测灵石名传说是龙神遗留下来的宝物,据说是天地初生就存在的宝物啊……竟然就这样碎了?

任谁也料不到这场测灵根的闹剧竟是以这样的方式收场,除了西门龙锦。

作为始作俑者的西门龙锦微微一笑,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转动轮椅回到大长老身边。

“没事吧?”大长老有些紧张地蹲下身看着她。

西门龙锦摇摇头,表示自己很好。

“发生什么事了?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族长威严的喝斥声突然出现。

大长老起身,看向声音的来处。

人群迅速分开,让出一条路,族长大步走了进来,看到碎了一地的水晶球,勃然大怒,“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是她,她摸一下了水晶球就变成这样了!”被刚刚那冲天而起的白光吓到的关思舞回过神来,指着西门龙锦大声道。

“怎么回事?!”族长看向坐在轮椅上的西门龙锦,目光凛冽。

“此事要问三长老。”大长老将西门龙锦挡在身后,淡淡开口。

三长老微微一滞,随即讪笑,“在场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是龙女触摸了测灵石,测灵石才会破裂,大长老想要维护孙女,也不必将脏水泼到我身上啊。”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无耻。”大长老忽尔冷笑。

西门龙锦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高大背影,还是有些不大习惯,正在怔忡的时候忽然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失笑,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三长老有些恼羞成怒地瞪向大长老,“请大长老言辞谨慎些!”

“龙女上学堂的事情,我已经向族长禀明,族长也已经同意了此事,并且是告知过诸位长老的,三长老却刻意刁难一个孱弱的孩子,当着众人逼迫她测灵根,如今测灵石碎裂,你倒是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大长老眯了眯眼睛,随即转身看向族长,“族长,刚刚龙女已经测过灵根,乃是万中无一的空灵根,应该已经达到了传承堂的要求,即是龙女自身有这个实力,并非因为我的面子让她上的学堂,那我之前与族长的交易便就此作罢。”

说完,大长老便推着西门龙锦离开了测灵崖,留下面色铁青的族长和一众见势不妙准备偷溜的围观者。

“老三,这次的事情你做得太过了。”半晌,族长开口,看向唯一没有离开的人。

三长老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原也只是不忿儿子受罚,想要稍稍刁难一下那个臭丫头,谁料到会惹出这样的事情来,“虽然空灵根罕见,可是测灵石也实在是碎得蹊跷,龙族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出过空灵根,可是测灵石也没有碎啊,毕竟是龙神留下的宝物,怎么那丫头一碰就……”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着要刁难那丫头?!”族长恶狠狠地瞪着他,“难道你想说是那个丫头搞的鬼?她才多大?又是先天不足的身子,就凭你我之力都难以撼动测灵石,更何况是打碎它?!”

三长老闻言,轻咳一声,有些难堪地扭头不语。

“我知道你是不忿龙陵被罚,想替他出气,可是你也不想想,要不是我刻意袒护,你以为龙陵能逃得过一死?!你当他犯的是什么罪?他打碎的不仅仅是一颗龙蛋,而是前任族长留下的希望!”族长怒声说完,甩袖离开。

只留三长老留在原地,面色忽青忽白,他看着族长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忽尔嗤笑,若说族里谁最不希望这龙女出世,族长大人应该占了头一份,毕竟大长老本就声望很高,而龙女又是他的孙女,若真是成了族里的希望之光,那族长之位就要被架空了。

他岂能不怕?如今他倒是得偿所愿了,只可怜龙陵那个傻小子被打了两百棍,还不知道自己是替人作了嫁衣裳。

627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