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龙锦坐在床上,在天冬满含笑意地目光中,将满满一碗汤药一勺一勺喝光,苦得直皱眉。

见她喝完药,大长老拿了一块糖给她甜嘴。

“只有大长老在的时候,龙女才会如此听话呢。”收起药碗,天冬笑盈盈地道,眼中满是打趣的意味。

西门龙锦淡淡瞥了她一眼,天冬身子微微一僵,赶紧抱着碗跑了出来,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她就弄不明白了,明明是萝莉身,怎么会有那样御姐的气场嘛……

西门龙锦含着糖,这才感觉刚刚因为苦药而纠结成一团的五脏六腑重新舒展了开来。

“良药苦口,凝秋那孩子的医术还是不错的,丹有丹毒,用久了容易影响体质,汤药虽然苦些,但对身体好。”大长老见她纠结成一团的小脸舒展了开来,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娘小时候也怕喝药,还不像你这样乖,每次喝药都要提一大堆的要求,真是令人头疼得很。”虽然是这样说,大长老的眼中却满是慈爱之色。

听到“要求”,西门龙锦却忽然想起了大长老在测灵崖时说的话,那时,他说,“即是龙女自身有这个实力,并非因为我的面子让她上的学堂,那我之前与族长的交易便就此作罢”,大长老为了让她上学堂,究竟答应了族长什么要求?

“在想什么?”见她怔怔地看着自己发呆,大长老笑着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拿出了纸笔,放到她面前。

西门龙锦抿了抿唇,提笔写了一行字,“爷爷,你答应族长什么要求了?”

字体相当的干净漂亮,而且透着一股子的洒脱之意,竟不像是女子写的,大长老看着这字倒是怔住了,都说是观字如观人,这样一个孱弱的小姑娘,骨子里竟是如此的洒脱大气吗?

而且……其实刚刚他拿出纸笔的时候就后悔了,她刚上学堂两天,学堂里又不可能从认字教起,万一她不会写字岂不伤了她的心,结果却是得了意外之喜。

再看她这问题……这孩子竟是如此的敏感。

“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爷爷有分寸,更何况这个交易已经不作数了。”大长老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听他这样说,西门龙锦就知道这个要求肯定不小,大概是他既不想骗她,又不想她内疚,才这样回答。知他用心良苦,西门龙锦便也乖乖地不再追问,只是这样被小心翼翼护着的感觉却是让她的心酸酸胀胀的,说不出来的舒服又难受,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自在。

“好了,不要多想了,好好休息吧。”见她又在发怔,大长老摸了摸她的脑袋,“你身体不好,心思不要太重,有什么事告诉爷爷就好。”

见西门龙锦乖乖点头,大长老便扶她躺下,小心地替她掖好被子,这才起身离开了屋子。

西门龙锦被困在龙蛋里睡了几千年,此时自然是一点睡意都没有的,她闭上眼睛,去消化之前收入体内的龙吟,其实在将龙吟收入体内的时候,她就已经行走说话无碍了,毕竟龙吟的特质是“修复”,她曾在一本古籍上看过以龙吟改变体质的秘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觊觎龙吟许久。没想到在她还是西门龙锦的时候没办法完成的心愿,竟是在西门龙锦死后完成了,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大长老的慈爱和宠溺,她竟然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不愿意说出自己已经痊愈的事情,更何况,她也没办法解释她突然痊愈的原因,她总不能大喇喇地说,是因为我盗了你们的传世之宝,所以才痊愈的吧?

可是……如果那个人是大长老呢?

也不能说吗?

西门龙锦睁开眼睛,默默地看着屋顶,明明已经过了那么久的时间,可是闻歌的背叛仿佛就在眼前,而且盗宝之事也着实不大光彩……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忽又想起大长老的慈爱,只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切显得那样的不真实。

躺了半晌,她翻了个身,又想起这龙族什么时候也需要测灵根了,这不是人类修真者才干的事情么?只是那灰衣少年复制给她的玉简上并没有说明此事,她也就不得而知了。

 

因天冬得了大长老的吩咐要让龙女好好休息,早上叫醒的时间便特意推迟了几分,可是等她踏进屋子的时候龙女依然是穿得整整齐齐地坐在床上,让她忍不住怀疑龙女根本就是一晚上没睡。

因为天冬推迟了叫醒时间,西门龙锦到传承堂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已经到齐了,而且比往常还多了两个,多出来的是两个少年,一个穿白衣,一个穿蓝衣,白衣的那个俊俏些,盯着她的目光仿佛有杀父之仇似的,估计就是龙陵了,另一个穿蓝衣的样貌憨厚些,应该是与龙陵形影不离的龙泰。

他们坐在右则第二张桌子上,看来那两百棍的棍伤已经大好了。好得还真快啊,这样不痛不痒的惩罚对于他们来说还真是太轻了,毕竟……这具身体的原主因为他们失去了性命。

……尤其还是那样莫名其妙的理由。

想起那一日在蛋中听到的对话,西门龙锦的眸色微深。

天冬担忧地看了西门龙锦一眼,抱着她在椅子上坐好。

“龙女,要不……我在这里陪你?”

西门龙锦摇摇头,示意她回去。

“啊对了。”天冬忽然一拍脑门,从手上的储物戒中取出一个储物袋来,“差点忘记了,这是大长老让我转交给你的。”

西门龙锦有些疑惑地接过,大长老那日给了她一块中品灵石之后,怕她需要灵石的时候取用不便,便给她准备了一个储物手镯,里面放了好些灵石和药品之类,这个时候正在她手上戴着呢,她因为用不到也没有仔细看过,如今又让天冬给她储物袋做什么?

“大长老怕你被人为难,昨天离开之后又给你准备了几张符箓送来,因怕打扰你休息,便让我转交给你,这符箓里封印了大长老的‘九天雷霆’,让你做防身之用。”天冬一本正经地道。

天冬此言一出,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凝窒了……‘九天雷霆’是大长老的最强杀招啊!一招下去怕是整座山都要给炸平了啊!还说怕她被人为难做防身之用?!现在是闹哪样?难道一言不合就要甩出一道‘九天雷霆’吗?!这是在坑爹呐!

见屋子里其他人都是一脸便秘的样子,西门龙锦就知道这‘九天雷霆’的威力肯定不同凡响了,她点点头,接过那个储物袋随手放进手上的储物手镯内。

看到她这样随意的动作,屋子里的其他人嘴角抽了抽,脸色便愈发地不好看了,关思言终是按捺不住,勉强笑了一下,对天冬道,“天冬姐姐,你要不要跟龙女具体说明一下‘九天雷霆’的威力和效用……”

天冬冲她点点头,回头看向西门龙锦,“龙女,你知道九天雷霆是什么吗?”

西门龙锦很随意地点点头,大长老弄的符箓,给她防身用的嘛。

“龙女说她知道了。”天冬对关思言笑了一下。

关思言快要泪流满面了,看这小祖宗随意的样子根本就是当成随便的防身之物了啊!正在她要开口再说什么的时候,天冬已经对西门龙锦嘱咐了几句,然后转身退了出去。

屋子里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安静得着实有些诡异。

西门龙锦疑惑地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圈,所有人在触及她的视线之后都忙不迭地避开,一个个都正襟危坐,全当身后没有那位小姑奶奶。

西门龙锦坐在最后一排,看着所有人的后脑勺,嘴角翘了一下。

这一幕,落在了与她同一排的那个灰衣少年的眼里,他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弯了一下,随即牵到了唇边的伤口,忍不住疼得咧了咧嘴。

619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