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忽然有脚步声打破了在这片诡异的安静,西门龙锦抬头,便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正是那个喜欢害羞的龙凝秋。

龙凝秋自然不知道西门龙锦已经在心里给他贴上了“喜欢害羞”的标签,如果知道,只怕是拼着跟她同归于尽也要一雪前耻的。他目不斜视地径直走到左侧最后一张桌前,显然没有料到竟然有人胆敢霸占他的桌子,不由得微微一愣,在看清西门龙锦的样子后,耳根猛地红了起来,漆黑深邃的眼中却是露出厌恶的神色,他动了动唇,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滚。”

西门龙锦眨巴着眼睛抬头看了他一眼,想起来关思舞说过这里是龙凝秋的位置,便冲他笑了一下,指了指身旁的位置,示意她不介意与他同坐。

龙凝秋耳根愈发的红了,脸色却是更加的黑了,在她轻薄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给她打上了“不知羞耻”的标签,如今更是加上了一条“厚颜无耻”。

“滚!”幽黑的眸子染上了一层薄怒,龙凝秋冷声喝斥。

西门龙锦眨巴了一下眼睛,伸手摸向储物手镯。

这个动作将屋内装作不在意但又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的众人吓坏了,龙陵赶紧起身,铁青着脸开口劝道,“凝……凝秋……她是大长老的孙女,又是个先天不足的身子,可怜得很……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她一个小孩子计较了……”

“是……是啊,凝秋大人……我们这张桌子阳光也很好……不如您坐我们这桌吧……”关思言赶紧拉着不太情愿的关思舞站了起来,让出了整张桌子。

龙凝秋眯了眯眼睛,视线在屋中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随即冷笑,“我倒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这么有同学爱了?”

此言一出,屋子里的气氛又是一僵。

“凝……凝秋大人……除了那张桌子,您坐哪都行……真的……”缩在一旁的龙泰颤巍巍地开口,努力打破这诡异的气氛。

龙凝秋眉头微微一皱,视线回到了一脸无辜的西门龙锦脸上,阴沉沉地开口,“你搞了什么鬼?”

西门龙锦从储物手镯里取出本子和笔,低头写了一句话,然后举起本子给他看。

“我没有搞鬼,我很喜欢这张桌子,不如我们一起坐吧?”

见西门龙锦只是掏出了本子和笔,在场众人不约而同地在心底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龙凝秋磨了磨牙,“我不喜欢和脏东西一起坐。”

西门龙锦又低头刷刷刷写了一句话,举给他看。

“天冬帮我洗澡了,很干净哦。”

龙凝秋愣了一下,随即回过味来,耳根一下子红得快要冒烟了,“不知羞耻!”他狠狠丢下一句,狼狈逃离现场。

西门龙锦笑眯眯地看着他炸毛逃跑,真可爱,一调戏就炸毛,一炸毛就逃跑,真是喜欢害羞呢~好想摸摸他的脑袋啊,好怀念那个手感~

因为角度问题,除了龙凝秋没有人看到西门龙锦在本子上写了什么,所有人都很奇怪龙凝秋突然炸毛的反应,但龙凝秋本就是个喜怒无常的人,倒也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只有与西门龙锦同一排的那灰衣少年默默垂下了眼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龙凝秋离开,暂时没有人会激怒那个小姑奶奶,众人都心有余悸地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有些不是滋味,竟然被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逼到这样的地步,就因为人家有个好爷爷。

这样一想,又不由得有些嫉妒。

其中以关思舞为最,她是最期待龙凝秋出现的人,因为以龙凝秋那喜怒无常的脾气一定会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而且他可是一向不看任何人脸色,不给任何人面子的,可是却没有想到龙凝秋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大长老给了那废物符箓的时候出现,真是糟心……

龙凝秋离开之后,屋子里的气氛又重新归于一片诡异的寂静。

“龙陵哥哥,今天还是三长老来代课吗?”久久不见有人来上课,被这诡异的气氛折磨得有些受不了的关思舞扭过头看向龙陵,笑着问。

她的笑容甜甜的,全然没有对着西门龙锦时的嚣张和跋扈,看起来分外的娇俏可爱。坐在她身旁的关思言眼中滑过一丝淡淡的讥诮之色,关思舞对龙陵的心思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惜龙陵对她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

“不知道。”龙陵随口答了一句,然后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依他对他老爹的了解,那厮估计是丢不起那个脸,要称病不来了。

果然,一直到下课时间,三长老都没有来。

一到下课时间,龙陵龙泰一干人等便忙不迭地作鸟兽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离开,眨眼之间,屋子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西门龙锦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灰衣少年,淡定地坐在位置上等天冬来接她。

“……要我送你回去吗?”灰衣少年踌躇了一下,终是走到她面前,问。

西门龙锦看了他一眼,视线在他有些青紫的嘴角上微微一顿,随即摇摇头,举了本子给他看,“不用了,天冬说了会来接我的。”

灰衣少年便点点头,默默转身走出门去。

 

他如往常那般垂着头,一路慢慢走出院子,经过一座假山的时候,突然被拦住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拦住他的龙陵龙秦,还有关氏姐妹,没有吭声。

“不问我们为什么又要拦住你么?”龙陵扬了扬眉,开口。

灰衣少年还是没有吭声。

他的态度惹恼了龙陵,当下冲上前便迎面给了他一拳。

以龙陵的身手,刚刚引气入体成功的灰衣少年根本不是对手,甚至他连避都没办法避开,只得硬生生受了这一拳,虽然脸上的青紫瞬间又多了一块,可是他却是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臭小子,我倒要看看你的嘴巴到底多有硬!别以为引气入体成功了就可以嚣张,竟然敢当众拂了我爹的面子去帮那个废物!你还差得远呢!”龙陵冷笑着啐了他一口,又狠狠一拳揍了上去。

灰衣少年受不住这一拳,整个身子都横着飞了出去。

关思舞见状,开心地拍手道,“龙陵哥哥好厉害!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应该狠狠教训一番才行!”

龙陵哼了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身的灰衣少年,“乖乖跟我求饶,并且保证以后都不准再靠近那个废物,不然我见你一次堵你一次,堵你一次打你一次!”

站在一旁的关思言看着那灰衣少年被打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却还是不肯服软,不由得面色有些难看起来,龙陵那个太子爷出手没个轻重,而且又是以力量见长的金系灵根,再这么被打下去,只怕他……她紧紧皱着眉,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悄悄退了出去,直奔闲水阁,去找龙七,这个时候她开口除了惹祸上身之外没有一点用处,龙陵的个性根本是不听人劝的,除了龙七,他只听龙七的话。

在关思言离开的当口,灰衣少年又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那倔强的模样分明就是无言的挑畔,他怎么敢!龙陵寒着脸,一把揪着他的领口,冲着他的腹部便是狠狠一拳。

在场众人都清晰地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灰衣少年的口鼻之中顿时涌出血来。

这条路是西门龙锦回小院的必经之路,天冬推着西门龙锦经过这里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你们在干什么?!”天冬一脸的惊愕地叫道。

传承堂禁止内斗,虽然天冬只是一个婢女,但她怎么说也是五长老的外甥女,若是她执意要管此事,只怕刚刚受过责罚还在风口浪尖的龙陵会有麻烦,因此龙陵的面色有些不好看起来。

“我们在切磋啊。”关思舞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地扭过头来。

这哪里是切磋,这分明就是要人命吧,天冬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龙陵哼了一声,松开了灰衣少年的衣领。失去了支撑,灰衣少年无力地栽倒在地。

西门龙锦看了一眼那满口血沫的灰衣少年,挥了挥手,示意天冬将她推到灰衣少年身旁。

灰衣少年挣扎了一下,侧过头看向她。

西门龙锦掏出纸笔来,写了一行字给他看。

“还能走吗?”

灰衣少年点点头,便挣扎着想站起来,却似乎气力不继,又跌倒在地,口中吐出一大口血来。

天冬赶紧上前扶起他。

“我劝你们不要多管闲事!”一旁被无视的龙陵恶声恶气地道。

西门龙锦侧头看了他一眼,眯了眯眼睛,忽然伸手摸向手腕上的储物手镯。

见状,龙陵立刻僵住,再不敢开口。

在众人如临大敌的视线中,西门龙锦掏出一块手帕,抬手擦去了灰衣少年嘴边的血迹。

龙陵额前的青筋一跳,显然已经怒到极点,但却不敢发作。

西门龙锦却是不再看他,只收起帕子,随即自己转动轮椅离开,天冬赶紧扶着那灰衣少年跟了上去。

“狐假虎威而已,有什么了不起。”躲在龙陵身后的关思舞不屑地开口,声音却放得很低。

龙陵看着她们目中无人的样子,恨得牙痒痒,却因顾忌着那九天雷霆,而不敢再生事端。

关思言好不容易哄了龙七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灰衣少年跟西门龙锦离开的背影,当下捏了捏拳头,眼中闪过一丝忌恨和不甘。

“龙七?”正阴沉着脸的龙陵看到龙七,立刻阴转晴了,他一脸笑容地走上前,“龙七你怎么来了?”

龙七看了一眼神色复杂的关思言,“刚巧路过。”

633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