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是死去的感觉吧,许久没有体会了。腥甜涌上喉头,只是觉得发痒,想要咳一下而已,怎么触目就全是红?视力开始发散,晕眩袭来,伴随着耳鸣,起先她并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然而,胸口又开始痛了,冰冷的痛。因为是非常薄非常快的剑,刺得也很准,到死的尽头前她都能感受到那冰冷的寒气。

你知不知道北地的冬天有多么冷?你觉得冷和你觉得疼是一样的,刀割一样的冷说的不就是疼吗?可丹枫以前是从不怕冷的,也从来没有体会到冷得疼是什么感觉,然而,那个雪夜,她感受到了那种滋味。

是无边的梦靥,现实与梦境,分不清彼此。起先是记忆的碎片,支离破碎,后来却只像是无边的幻境。

月圆之夜。

头痛,晕眩,本是无风,寒意却渗人。

眼前清晰起来的,似乎是,神庙?一步步踏上台阶,脚步声清晰可闻。

深蓝的夜空上一轮白月亮,映着下界蒙昧的尘和土。这空旷、寂寥又明亮的夜晚,让整个人都暴露在无边的月光下,徒觉得虚幻与寒冷。

风突然就起了,猎猎秋风,吹响谁人衣袍?

她抬头望去,伸手可摘星的神庙上,少年足尖点着脊兽,一片羽毛飘悠悠地自他身边坠落。他的对面,是紫衣的少女,长发在夜空中飞舞,冷而削薄。

安显,这两个字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一股热流涌上,几乎是下意识地,她拿手去捂,却见红色的液体顺着指缝漏出。头痛,毫无征兆地再次头痛,她闭上眼手指按上太阳穴,稍稍缓过来后,几乎是立刻她感觉周遭气氛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睁开眼,却见手上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刚才的仿佛只是幻觉。

空气在瞬间凝结,两人的战斗一触即发。

一片绿叶以迅疾的速度擦着少年的脸颊而过,堪堪躲闪过来。

下一瞬,七枚叶子分别朝着少年的命门而去,其中一枚,径直朝向他的眉心。

丹枫倒抽一口冷气,武功?术法?虽然听说过用叶子等等作为武器,但这个难道不是传说中或者是话本上才有的吗?

眼见叶子就要穿透少年的眉心,接下来必然是见证奇迹或惨剧的时刻,丹枫心跳加速,肾上腺素激增,呼吸都暂停了一下。不过今夜她注定不太走运,要巧不巧,此刻她眨了一下眼。于是,她看到的,只是少年凭空出现在少女的背后,然后借着顺风,她还听到了少年用极为不屑的语气道:“只能这样了吗?”

月光下,少年漂亮的发色偏向深蓝,整个人是自成一格的冷色系。除了“很漂亮”,丹枫对他的印象又加了两个——“很神奇”“很骄傲”。

少女蓦地转身,转眼手中就多了一条葛藤。

这时候,面对此等违背常识的现象,丹枫已经惊讶地到了大脑停止思考的地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本就是个违背常识逆破天际的事实。

“生气了吗?哟,这可不太妙,神官大人可能要破财了呢!”说着,少年凌空跃起,脚下的屋瓦随着葛藤的挥击纷纷碎落。

以调笑口吻说着,眼见葛藤挥舞着已经要打上他的身体,还是没有出手。

这次丹枫没有眨眼,只见已触到少年腰际的葛藤突然失了准头,他一个侧翻,就朝一边飞去。月光下,耀眼的光芒一闪而过,是白色的羽毛,从中央切断了葛藤。

很精彩!但,原来大家都不是拿剑杀人啊,自己是不是太落伍了?如果丹枫再活一两千年,她会Get到一个新词叫Out,但那时候用Out也已经Out了。

“有人看到过你真正的样子吗?”少年立在空中,脚下踏着一片轻白的羽毛。

紫衣的少女再次发动了攻击。

“万叶归心——该死——”

少年说着,脚下轻点,他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整个天空。

漫天白羽飘舞,转瞬又汇聚一处,迎上攻击,倏地爆裂,只余片片绿叶飞落。

“有趣——”

丹枫却不觉得有趣,少女面前,叶子慢慢集聚成环,慢慢扩大,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凉风拂过,少年似乎说了一个什么词,丹枫听不清楚,但她发现少女的一击虽然致命,却留下了所有空门,而且这一招——需要时间才能形成攻势。

按照方才的比试,少年是必然会赢的。

只见凛冽的寒光划过夜空,是风的声音。随后,一片绿叶迅疾飞来。

丹枫并未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见如水的月色下,少年的脸色苍白到了近乎透明的地步。隔着好一段距离,丹枫并不能确定,他的脸上是否是笑容。

就在这时,少女的右手拢回衣袖,有鲜血不断从左手指尖滴落。

此刻,她几乎要失声惊呼。那苍白着面容的少年,带着似有如无的微笑,像濒死的白鸟一般,自高高的神庙屋瓦上坠落。身后有人捂住了她的眼睛,冰凉的双手一并覆住她的耳朵。

沉闷的一声后,遮住她双眼双耳的手才移开。她转过身,见立在她身后的是广袖华服的美丽女子,其美貌说是奢华也不为过。淡淡的莲花香气弥散在周围,那双面刺绣的莲花,正妖娆美丽地盛开在女子的衣袖处。

那女子开口,仿佛为了衬上其奢华的美貌,嗓音也极为动听:“你来了啊!”

她从未见过这个人,四百多年的记忆里,绝对没有过这个女子的存在,这是她唯一可以确信的一点。

“你——?”

那女子偏了头,微微俯身,凝视着她的脸,目光带着探寻,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这么多年,你过得好不好?”

被人这样亲密的接触,丹枫并不习惯,便侧了侧身子,把脸移开。

那女子看到她的动作,倒也不恼,脸上反而绽开一个温和的笑,如果不是因为年轻貌美,这个笑容所用的形容词绝对是“慈爱”。诧异间,丹枫的目光越过女子肩头,前方的神庙,千重万重台阶上而下的一个身影。

是神官,玄衣深重,白金长发在月光下闪耀,垂至脚踝上。

“想起来了吗?”

有些什么轰然炸开,只一瞬间,把她带向久远的往世。

“青叶,青叶,你活得如此久……”女子叹息一样的声音道。

所以,这条路,终于到尽头了吗?

“青叶,青叶,随我去吧。”女子看着面前怔怔的她,温柔地劝说着,向她伸出手来,等待一个回应。

像是被蛊惑般,她抬起了手,快要接触到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在她脑中连接到了一起,在那女子温柔的笑意中,她飞快地收回了手。

“白羽……风清扬?是不是?”

紫衣华服的女子眸光瞬间黯淡下去,脸上的微笑也消失无踪。

“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

“为什么?”

“因果轮回。青叶,你欠了他一条命,下辈子,下下辈子,总有一世要还的。”

“可我不是青叶,他也不是白羽。为何要为前世付出代价?”她仰起头,神色透着倨傲,毫不相让地回应道。

“是啊!溯世往生,他也是这样说的。”那美丽的女子语气带了些苦涩,“前世的冤孽,本就不是此世所能决定。而今生的人,又何必要为来生而修得福祉?就是这样的道理啊!”

“溯世之术,是你?”

“既然生生世世,早非其人,青叶,和我回去吧。”女子脸上现出哀戚,依旧劝说着。

丹枫心下一冷,意识到了什么,对上女子的眼,道:“我快要死了,对吗?”

“游离世间的魂魄,受制于天。”

丹枫轻笑一声,脸上并无惧色,“果然要死了啊!那就这样吧。”

“他不会记起你的,青叶,这样下去,会形神俱灭的。”

“莲殿,我并非青叶。”

“青叶,记住,还有一年,如果你现在回去……”

她打断女子的话:“莲殿啊,我活得还不够长吗?何必希求神的福祉?”

女子叹息一声,广袖华服,转身向神庙而去。

“青音……”她迟疑了一下,“她还好吗?”

女子的脚步顿了一下,璎珞上的环佩叮当作响,隔了一会儿,方听到她的声音自台阶处传来,“很好。”

 

师父?师父?

迷迷糊糊间,似乎有人在旁边,无意识地手臂挥打过去,就听钝钝的声音传来,自己的胳膊也很痛。

头仍十分的晕眩,她睁开眼睛,眼前景物逐渐变得清晰,突然一个脑袋凑过来,她眯着眼,是自己的小徒弟,右眼旁边一块青紫,乍一看倒不太像了。

“平安?”

“师父,”小徒弟回应道。

她抬起手臂,这才发现身体虚弱得使不上什么力气,在半空中停了那么一瞬,而后继续向上抬,直到手轻轻抚上少年的脸颊。她轻轻道:“长这么大了。”

刚给丹枫掖好被子,被打了一胳臂误伤到的小少年,就这么华丽丽地当场呆掉。却见说完这句话,自己的师父又晕过去了。

 

P.S.女主角快要挂掉(“快要”其实还是没挂,另外因为我写的时候头痛得很厉害,所以貌似女主也一直在头痛)前面暗示了很多次了,这也是这一章的主题。

更详细的,这里出现的其他打酱油的人物以及相关情节可以参考

1. http://www.baiwen100.com/book/300  (羽叶篇,长生篇,还可加上满月篇,涉及所谓前前世和女主如何被救,以后会放在番外)

2. http://www.baiwen100.com/book/335   (此文为其中出现的莲殿、神官主打的文,打个广告嘿嘿,光华公子篇已经完结了)

 

81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