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灰衣少年伤得不轻,几乎吐血吐了一路,看起来十分的吓人。天冬将他安置在客房后,便急匆匆地去请了族里的医生过来。

这一回天冬请来的医生不是那日见过的美貌妇人,也不是龙凝秋,而是一个相貌平庸且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他草草地替灰衣少年处理了一下外伤,态度很是敷衍,在西门龙锦扔给他一块中品灵石之后,面上的笑容才多了起来,态度也认真许多,临走还留下了一瓶疗伤用的回春丹。

“……不值这么多的。”背靠着垫子半躺在床上的灰衣少年轻咳了一声,忽然弱弱地道。

西门龙锦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地看向他。

“这瓶回春丹,最多也就值一块下品灵石。”灰衣少年看了一眼手中的药瓶,“加上诊费,五块下品灵石足够了。”

听了这话,西门龙锦倒是微微一愣,第一次有人跟她讲这个,她从来都是出手阔绰的,却从来没有人告诉她值不值。

“龙女,药熬好了。”这时,天冬端了药碗进来。

药是两碗,一碗是西门龙锦的,一碗是那灰衣少年的。

西门龙锦看着那灰衣少年将天冬递给他的那一碗喝完之后,顺手将自己那一碗也递给了他。

“龙女,那是你的药……”一旁,天冬开口,没什么气势地提醒她。

天冬瞥了她一眼,刷刷刷写了一句话,举给她看。

“他都伤得这样重了,你的同情心呢?”

天冬嘴角抽了抽,“可是他已经喝过药了……”

西门龙锦又举起了本子,“多喝一点比较好。”

天冬嘴角抽搐得更厉害了,“可是那碗药是龙凝大人开给你的方子……”

西门龙锦再一次举起了本子,“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药。”

天冬凌乱了,药能乱吃么喂?!

灰衣少年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在西门龙锦期待的视线中低头默默将药喝光。

西门龙锦点点头,脸上露出赞许的表情,看别人吃苦药,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天冬无力扶额,“……龙女,我送你回房休息吧。”

西门龙锦摆摆手表示她想在这里待一会儿。

天冬默默只得退了下去。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西门龙锦只是坐在床前,没有再举本子和他聊天。药里有安眠的成分,灰衣少年强撑着陪了她一阵,终是熬不住睡了过去。

看着他睡熟了,西门龙锦转动轮椅又靠近了他一些,她伸出手搁在他的手腕上,然后眼中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想不到他的伤虽然看起来很可怕,却并没有伤及根本,以他的修为能够在龙陵的重拳之下避开要害,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刚刚最后那一拳,她看得很仔细,龙陵分明就是想废了他的。

她眯了眯眼睛,定定地看了他一阵,他睡得很沉,额前长长的头发划落到一旁,露出了半边眼睛,长长的眼睫美好得令人心悸,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啊。

唉,她就是见不得漂亮的孩子受委屈啊,这毛病得改。

……更何况,依她的神识所见,这孩子分明是因为那一回出手帮了她而遭这份罪的。

……而且,他还帮她喝了那么苦的药。

多好的孩子。

搁在他手腕上的小手微微下移,她握住了他的手,掌心贴着他的掌心,强悍的灵气裹挟着龙吟之力以绝对霸道的气势冲入他的筋脉,将他体内的杂质一一排出体外。

这是她第一次使用龙吟之力,过程却是意外的顺利,龙吟的特质是“修复”,用来治这样的伤却是杀鸡用牛刀了,因此在治伤之余,她顺便改造了一下他的半龙之体,使之更趋向于完全体,甚至强于完全体。

也许是龙吟之力太过强悍,睡梦中的少年有些不适地皱紧了眉,动了动,似要睁开眼睛,西门龙锦抬手轻轻盖住他的眼睛,他便乖乖不再动弹,再一次陷入了睡梦之中。

 

灰衣少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下午,他是被一阵刺鼻的臭味给熏醒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他怔了怔,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左右看看,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他翻身坐起,感觉身体竟是无比的轻盈,一点不适感都没有,他明明记得被龙陵打了一顿……以前每次被打之后总要疼上十天八天的,怎么这一回被打得那样狠竟是一点事儿都没有?他有些疑惑地低头查看身上的伤,这一看差点吐出来,只见他的身体表面浮着一片厚厚的污垢,乌漆漆的,脏得吓人。

想来房间里那熏人的味道便是出自他的身上了。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还是有些困窘,这里可是龙女的院子……

他纠结万分地起了床,正在房间里团团转的时候,忽然看到一旁桌上的茶杯下压了一张纸,上面写了一行字。

“屏风后面有浴汤。”

那样洒脱的字体十分眼熟,是龙女写的。

他微微一怔,走到屏风后面一看,果然里头摆着浴盆,盆里的水用特殊的法术保持着温度,一旁的架子上还放着一套干净的衣物。

被掩在头发后面的眼睛微微一热,他脱下脏污的衣服,踏进了浴盆。

待他洗干净踏出浴盆的时候,突然惊讶地发现身上竟然一点受伤的痕迹也没有,非但如此……连以往留下的伤疤也消失不见了,而且他原本因为苦修而有些粗糙的皮肤也细腻白皙了许多……

有些不自在地拿起一旁架子上的衣服穿上,衣服的款式与他平时穿的一样,连颜色都是灰扑扑的。他穿好衣服,打散了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挡在额前,又将屋子收拾了一番,把脏污的衣服被单都打包拎在手上,这才走出了房门。

院子里静悄悄的,龙女和天冬都不在,他在院子里静静站了一会儿,然后慢慢走出了院子。

 

这个时候,西门龙锦正坐在传承堂的院子里发呆,因六长老有事外出,三长老又告了病,所以并没有老师来上课。

院子里阳光灿烂,她眯着眼睛晒太阳,感觉十分惬意。

“真不知道她来学堂干什么的,简直是不知所谓。”关思舞不满的声音透过窗户传了出来。

“好了,不要去惹她。”关思言有些不耐烦的开口,明明知道那废物身上揣着大长老给的符箓还要去招惹她,简直不知死活。

关思舞闻言,忿忿地瞪了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西门龙锦一眼,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笑道,“大家不如休息一下,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关思言侧头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一蹙,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又在卖的什么药。

“你们知道虫族吗?”关思舞笑眯眯地道。

“虫族不是已经灭亡了吗?”龙泰有些疑惑地问,“因为他们生命太过短暂根本不适合修行之路,所以早在万年前就已经灭亡了吧……”

“嗯是啊,虫族虽然数量众多,但力量很小,而且生命极其短暂,早在数万年前虫族还存在的时候就已经被其他种族瞧不起了。”关思舞笑着道,“我要讲的故事发生在数万年前,那个时候,虫族诞生了一只名为玉蝶的毛毛虫,当玉蝶诞生的时候,虫族的族长激动不已,他召告全族,说终于有一位大人物降生在他们虫之一族,并预言从此以后将再没有人敢瞧不起虫之一族。”

“然后呢?”一直沉默修炼的龙七突然开口。

见连一直只知道修炼的龙七都开口搭话,关思舞有些得意起来,她的声音微微扬高了一些,“然后嘛,虫族族长一直精心地照顾着玉蝶,给它吃最好的梧桐叶,给它睡在最高贵的梧桐叶编织的床上……”

“梧桐那时候可是凤凰栖身的树呢。”龙泰有些惊牙地道。

“然后呢?”见龙七有兴趣,龙陵赶紧追问。

“然后,一直到那位族长死的时候,玉蝶还是一条毛毛虫。”说到这里,关思舞冲龙陵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大家都被这个莫名其妙的收尾给弄愣住了。

“哈哈哈,什么嘛……我还以为玉蝶会变成一只了不起的蝴蝶呢!”半晌,龙泰咧着嘴笑了起来。

龙七的嘴角也隐隐有了笑意,这是将她比作那只毛毛虫了。

见龙七开怀,龙陵自然是高兴的,龙陵高兴了,关思舞便越发的得意了,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

坐在院子里的西门龙锦也微微翘起了唇角,瞧这指桑骂槐的水平……不过这故事倒也有趣。

正笑着,西门龙锦突然发现手边多了一条毛毛虫,正一扭一扭地似乎在表示不满,不由得有些稀奇,这里可是龙族,在龙族的威压之下,这条毛毛虫竟然可以活动自如?

“看什么?!”见西门龙锦盯着它看,毛毛虫不满地瞪了她一眼。

……会说话的毛毛虫!

虽然声音很小,可是她的确听到了。

“会说话的毛毛虫很奇怪吗?少见多怪。”毛毛虫傲娇地扭过头。

西门龙锦眨巴了一下眼睛,伸手戳了戳它。

它一下子跳了起来,“休得无礼!”

“你怎么会在这里?”西门龙锦唇没有动,用心音问它。

“这里本来就是虫族的地盘!”毛毛虫怒气冲冲地道。

唔?

“你叫什么名字?”西门龙锦忽然福至心灵地问。

那条毛毛沉默了一会儿,才道,“……玉蝶。”

西门龙锦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了起来。

“笑屁啊!无礼之人!”玉蝶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

西门龙锦止住了笑意,伸手轻轻点了点它的脑袋,“对不起,只是有些意外,并无冒犯之意。”

听到道歉,玉蝶突然不动了,它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有什么关系,一晃几万年过去,随着族长大人的离世,长老们也一个一个离开,昆虫的生命本就短暂,玉蝶早就成了一个传说中的笑话了。”说完,它一扭一扭地走了。

西门龙锦看着它一扭一扭地离开,看起来很笨拙,但只一瞬,便消失在了她面前。

真是一条不可思议的毛毛虫呢……

灰衣少年踏进传承堂的时候,便见那个纤弱的少女正坐在轮椅上发呆,在阳光的笼罩下,那个苍白瘦弱的小女孩仿佛一樽精致又易碎的小玉人。

他抿了抿唇,走到她身旁。

西门龙锦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眯起眼睛冲他笑了一下。

“谢谢。”动了动唇,灰衣少年终是只吐出两个字。

西门龙锦摆了摆手表示不必在意。

灰衣少年便默默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下。

灰衣少年踏进院子的时候,关思言就注意到了,她的视线隐晦地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确定他并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而有所损伤,才在心底吁了一口气,随即注意到他竟是没有进屋子,而是在那个废物的身旁坐下了,面色又有些不虞起来。

699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