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西门龙锦在院子里坐了一阵,晒够了太阳,便转动轮椅准备进屋子,灰衣少年却是忽然站起身,走到她身后,轻轻说了一句“我推你进去。”便稳稳地推着她进了屋子。

看到灰衣少年推着西门龙锦踏进屋子,屋中众人的面色有些不大好看,谁能料到这个平日里沉默寡言,存在感极弱的少年最近几日却是动作频频,不但引气入体成功,甚至胆敢当众拂了三长老的面子。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还是那身灰扑扑的衣裳,明明还是大半张脸隐入发中辨不清面目,但他给人的感觉竟是不同了,仿佛周身有淡淡的光华流转,令人挪不开眼去。

他们自然不知那是因为龙吟改变了他的体质。

灰衣少年推着西门龙锦走到她的位置旁,十分自然地弯腰抱起她,将她小心翼翼地安置在椅子上。

关思言的脸色立刻变得极其难看。

西门龙锦倒是觉得那灰衣少年今日的态度有些奇怪,虽然往常他也帮过忙,但今日他的态度却似乎又多了些亲近之意,当下不由得有些费解。

转眼到了下课时间,灰衣少年收拾了东西,便走到西门龙锦身旁,“我送你回去吧。”

西门龙锦举了本子给他看,“不用了,天冬说了会来接我的。”

灰衣少年见状,并没有坚持,只抿了抿唇,便转身离开。

那厢关思舞收拾好东西,见关思言只是看着西门龙锦发怔,便推了推她,“姐姐,发什么呆,走了。”

关思言回过神来,“你先走吧,我有事。”

关思舞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正想问什么,却见龙陵已经走到门口,忙不迭地站起身来,随口说了一句“那我先走了”,便匆匆追了上去。

关思言看着她离开,却也很快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只是她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那赫然便是灰衣少年离开的方向。

关思言追了一阵,果然看到了灰衣少年的背影,她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便追了上去。

“唐风!”

唐风是他在俗世的名字,入山十年,他已经久未听到了,此时听到那喊声,灰衣少年不由得微微一怔,随即回过头来,看向声音的来处。

是关思言。

“你离那龙女远一些。”关思言走到他面前,皱了皱眉,道。

灰衣少年淡漠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继续往前走。

“我是为你好!”关思言急了,她追上前挡住他,“你我自幼相识,我又岂会害你!”

灰衣少年淡淡地看着她,明明因长发盖着脸,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关思言总感觉他的目光之中带着讥诮之意。

“那龙女虽是大长老的孙女,可是不良于行又口不能言,对你不会有什么助益的,你不要因为她得罪了三长老和龙陵。”想起头发下的那张脸,关思言放软了声音,轻声劝道。

“不劳费心。”灰衣少年淡淡说着,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我是为你好!你不要不识好人心!”关思言气得大叫。

灰衣少年停下脚步,突然转过头来,形状美好的嘴角扬起一个怪异的弧度,“此时虽然四下无人,但关小姐你这样大喊大叫,万一隔墙有耳可如何是好?”

闻言,关思言下意识噤了声。

关家在俗世也是世家大族,但对于龙族这个上古时期就存在的庞然大物来说却是不值一提的,只因关家的先祖有龙族有些渊源,在关家每代掌权人苦心孤诣的结交下,才与龙族维持着联系,甚至联姻成功,得到龙之血。而龙族也承诺每十年会从关家选择两个有灵根的孩子加入传承堂,十年前入选的便是她和关思舞。

唐风则是个意外,他是一个远房表叔的私生子,那个所谓的表叔早已出了五服,又因为不成器而几乎被家族放弃,但是谁也没料到他的私生子竟然出现了返祖现象,是半龙之体。

她与关思舞的龙之血相当稀薄,只是因为灵根不错才被选中,可是这个没有被家族承认的,从母姓的私生子却是半龙之体,因此被破格收入了传承堂……

她至今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年时的情形。

那日下着小雨,她正陪同家主爷爷迎接来自龙族的贵客,然后便听到管家拿了拜贴来,说是裘仁少爷求见。

几乎所有在场的关家人都不记得这位裘仁少爷是何方神圣,在管家的提醒下才知是一个早已出了五服的不成器的亲戚,家主爷爷当时便沉下脸来,说在接待贵客,让他们改日再来。

管家却是面露难色,说那位裘仁少爷带了一个半龙之体的少年来。

此言一出,不但是家主爷爷,连那来自龙族的贵客都有些动容,当即便召了他们进来。

管家领进来的是一个相貌猥琐且满面讨好之色的中年男子和一个瘦弱的孩子,那孩子小小的身子隐在中年男子身后,几乎看不见、

然后便听家主爷爷很温和地唤那孩子上前,那孩子却仍是默默地隐在中年男子身后一动不动,跟个木头似的,完全没有要上前的意思。

似乎是怕得罪了在场的诸位贵人,那中年男子忙一脸谄媚地往旁边挪了一步,将隐在他身后的孩子推上前来。

在看清那孩子的相貌之后,整个大厅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直至现在,关思言都记得那时她心跳如擂鼓的声音,那样的相貌,已经超出了她对美的认知。

他只往那里一站,整个大厅便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起来。

……可惜,之后不久,再见他时,他已经留长了头发,将脸遮了起来,变成了一个辨不清面目又存在感极弱的人。在传承堂时也总是默默无闻的,连引气入体都办不到,平白地惹人轻视惹人笑话。

自上山以来,她处处谨慎步步小心,费尽心机处处讨好,才终于在传承堂站稳了脚根,她当然不敢触怒那些天之骄子,她甚至在他们欺负他的时候,站在一旁叫好。

渐渐的,似乎所有人都忘记这个少年也是出自关家,她也不敢让旁人知道她认得这个少年,如今……若是被人发现她私下里竟然同他接触……

她回过神来,正准备在未被旁人发现之前离开的时候,却见那少年已经拂袖而去。明明她原是打算避开的,可是见他竟舍了她先行离开,不知道为何,她竟是心中一阵慌乱,然后下意识便拉住了他的衣袖。

他回过头来,淡淡瞥了她一眼。

有风扬起他额前的长发,露出了白皙的面孔和惊世的面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他似乎比往常更美了。

待那风止了,那额前的长发又盖住了他的眼睛,挡住他绝世的面容,让他重新变回那个辨不清面目的灰衣少年,她不由得有心底有几分窃喜,仿佛自己私藏了一个绝世的宝物,一个只有她知道的宝物。

“放手。”他斜睨了她一眼,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般,眼中带着浓浓的讥诮之色。

她心中一慌,下意识松了手。

灰衣少年就那样拂袖而去,只留关思言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何时竟是委屈得红了眼眶。

668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