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姑娘是?”

说是姑娘,发问的人才真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还没等丹枫回答,就听梅尧俞道:

“清霜,不要冒犯了贵客。”

语调放得柔软,方才问话的正是刚刚嫁入梅府的顾清霜,着一身簇新的水蓝色齐腰襦裙,手里拿着一个香囊,被梅尧俞抱在怀里。

“夫君把我放下了吧,有客人在呢!还有,你不累吗?”顾清霜的声音很是娇软,糯糯的,带着点不好意思听起来却甜丝丝的。

“没事,椅子上太凉,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动了。”梅尧俞语调虽平平,手却把顾清霜又往怀里带了带。

然后丹枫看着这老夫少妻的互动,顺利成章呆了呆,浑身颤了颤。她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第一,顾清霜不记得自己了。第二,梅尧俞对着顾清霜分明是宠爱的样子。虽然丹枫觉着这态势,和宠女儿差不多。自前两天晕倒后,她觉得体虚,想找梅尧俞探探脉,结果她似乎错过了一场从青梅竹马转成loli养成的上好戏码。

“夫君——”顾清霜把“君”字拖得挺长,丹枫身上鸡皮疙瘩都掉了三层,偏生又听见梅尧俞还哄小孩子似的回一句“清霜,别闹”后,她彻底风中凌乱了。

可能气氛还不够热烈,身后十分应景地传来了茶盅碎裂的声音,是上好的瓷,好听悦耳。丹枫回头,就见杞家的小少爷愣愣站在门口,脸上维持着震惊的样子,身边则是端着茶具如临大敌的家仆。

梅尧俞挑挑眉毛,吩咐跪在地上的家仆:“再给夫人熬一盅汤来,让人打扫一下,顺便再派个人去看看杞家的小少爷。”

家仆连忙起身离去,室内室外,就剩了梅尧俞、顾清霜和丹枫三人。

“客人最近吃得可好?住得可好?有烦心事吗?”梅尧俞问的随意,像是闲话家常,问完了就低头看向怀里人,“清霜才嫁到这里,想来是有些闷的,客人既是久住,不妨陪陪她。”

顾清霜看着那能让人陷进去的温柔目光,小声开口:“太麻烦人家了。”

“清霜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周。”说着梅尧俞轻轻刮了她的鼻子一下,顾清霜害羞地整张脸红得都能掐出水了,接着一头埋进了梅尧俞怀里,露出来的耳朵却还是鲜红欲滴。

“哪里的话,荣幸之至。”

此情此地,不宜久留,丹枫最后心里只有这唯一想法。客套了几句,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当天晚上,丹枫从照顾自己的侍婢那里大概了解到一点八卦。大意就是杞家少爷和哥哥一起来到梅府贺喜,赶巧遇见迎亲队伍,风一吹,得见惊鸿一面,自此念念不忘,一直想再睹天人之姿,滞留不回,今日竟得了机会,见是见着了,谁知道家主和夫人恩爱秀得杀伤力太强,小公子哀莫大于心死,当夜就在护送下,连夜离开了梅府。

身为当事人之一,丹枫自然知道,上面的全是鬼扯,离真相十万八千里,问题是,八卦和洋葱一样,要一层一层剥开,才能窥到所谓“真相”,更多时候,真相则像洋葱心一样,根本就不存在。

这个八卦,除了让她一头雾水外,没一点用处。

唯一可能了解真相的人,葵消失了。唯一会对她说实话的人,平安,对此事一无所知。

是夜,纷扰思绪下,许久,她方进入梦乡。

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不及睁开眼睛,她已察觉屋内气息异常。习惯性地,她握住了床榻一侧的剑,电光火石之间,剑就已横在一个人的脖子上。

然后是笑声,非常愉悦的笑声,虽被刻意压低,还是可以听出来心情不错。

是梅尧俞,她将剑收回,转身背对着他,道:“你怎么进来的?”刚问出她便自己接了,“可不是,我住在你府上,你一定有钥匙,果然是睡得太沉了,竟然没有发觉。”

“今夜并没有下雨。”

“我方才明明听到了雨声。”

“现在也不是白天。”

丹枫看向窗外,一句天亮了还没出口,神思回转之间,忽然反应过来。

“你并不在我的房间里,你在我的梦里。”她肯定地说出了这个结论。

梅尧俞唇角漾出笑意,语调也分外的柔和:“是的呀!”

“为什么?”

“哪一个?顾清霜?你的梦?”

“全部。”

“她是梅尧俞的妻子,丈夫对妻子好,是理所应当。她很好,不过是忘记了一些事,记错了一些事。至于梦,这难道不是最安全最隐秘的方式?”

“所以?”

梅尧俞当时坐在檀木的梳妆台前,正在喝一盏茶,听见她的疑问,也不急着回答,把茶杯放下来后,抬袖将唇擦干,慢慢地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才“噗嗤”一笑,神态竟平添许多风流。

“青叶呀,你怎么这么糊涂呢!我可等你好久了。”

丹枫心里咯噔一下,不由连连后退,手指着对方,颤声道:“你——你不是梅尧俞,你是——你是——”

“说呀!”那人从梳妆台前起身,一步一步向她走来,直到她退无可退,捏住了她的下巴,一双狭长眼睛仍带着笑意,“你说,我是谁呢?”

“归——”丹枫的声音止不住颤抖,浑身也开始发颤,“你是——归息。”

“谢谢你还记得我呢!青叶。其他人可是忘记本君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嗯?”

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脸颊处,却让她觉得浑身发寒,如堕冰窖之中。

85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