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当最后三人被押到行刑点时,我们在徐卫东下达命令后,几乎是争抢着往车下跑。并不是我们杀人杀上了瘾,而是只要被别人抢了先,那么死在前面的犯人的血和脑浆就会没遮没拦地糊满你的眼睛,刺鼻的血腥味会立刻弥漫在头盔里让你无法呼吸。而且根据刚才的经验,越往后被处死的犯人一旦近距离看见别人是怎么死的,尽管被堵住了嘴,那种挣扎着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会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郑勇眼看跑不到我们前面去,索性在七八米外就瞄准,一枪将一个犯人的头盖骨生生掀飞。头盖骨在空中飞快旋转着画了一道抛物线落在地上,在微寒的空气中,甚至能看清那上面冒出的热气。我一看这情形,说什么也不想靠近了,停下脚步举起枪在五米外瞄准了一个犯人,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我瞄准的犯人却被宁志抢先开枪击毙。我转头狠狠地瞪了宁志一眼,余光瞟到囚车边站着的法医,此刻他也顾不上遮掩自己的脸了,掀起墨镜诧异地看着我们。大概是从没见过像我们这样不按章法行刑的吧。

最后那个犯人挣扎得格外厉害。徐卫东刚说了,必须一枪毙命,不然就滚蛋。为了保险起见,我只能硬起头皮凑到跟前,他剧烈的扭动使得我的枪口总是滑开。我心一横,一脚踩住他肩膀压在地上,枪口死死抵住他的后脑扣动了扳机。

这一次,为了在徐卫东面前挽回自己第一次软脚虾的形象,我保持着标准的节奏跑回车边,故作轻松地掀起头盔,一边在沙土上蹭着沾着血的鞋底,一边对徐卫东说:“老徐,有烟吗?”

徐卫东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没吭声。他这不明朗的态度让我有些尴尬,只好悻悻地爬到车内坐好。宁志掀起头盔说:“我有。”摸出烟给大家散了一圈,递给徐卫东时,徐卫东伸手拒绝,宁志刚要收回,徐卫东又一把拦住宁志的手说:“来根吧。”

我赶忙掏出打火机帮他点上。他斜扫了我一眼说:“德行。”

法医验完尸后,远远地对着我们的车敬了一个军礼。徐卫东坐回驾驶位,说:“任务结束,弹药离枪。”

车很快开出了刑场,驶上公路的时候,一轮红日正好跳出天际。郑勇指着火红的朝阳对宁志说:“看那颜色,眼熟不?”

宁志眯着眼朝外看了一眼,胃里立刻发出翻滚的声音。我一看太阳那夺目的红色,也马上想起血,一胳膊肘朝郑勇砸过去,郑勇闪躲着仰起头哈哈笑起来。

我们没有回招待所,而是直接往北京方向返。途中,郑勇问徐卫东:“头儿,刚才那几个人犯的是什么罪?”

徐卫东从后视镜里看了郑勇一眼,答得极快:“不知道。”

郑勇愣了一下:“那,你刚才说……”

徐卫东猛地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我们吓了一跳,被晃得东倒西歪却不敢出一点儿声。“我下命令让你们把他们击毙的,这个理由行吗?”徐卫东冷冷地说,“你们谁还有什么问题?”

我们连看都不敢看他,低着头小声说:“没了。”

没什么理由比服从命令更充分了。

105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