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kay三十出头,漂亮的黑发是天然的微卷,把池晴晾在一旁已经整整两个小时。

池晴并不是不明白kay的施压,短信里严词令她速来公司,显然是在国外听闻了她的一场闹剧。 

可待池晴真到华际大楼kay的办公室里,kay不是给她脸色,而反倒连脸色都不肯给。 

大半个下午,Kay不是忙于洽谈公司其他艺人的通告事宜,就是忙着处理出国期间落下的商业合作推广案,几乎将她视若无物。

闲下来休息的半小时里,Kay还抽空品尝了一下出差带回的欧洲咖啡,半分目光也没有打算分给池晴。 

池晴在Kay身旁做了两年的助理,知道这个习惯。Kay一惯是有腔调的,池晴晓得,在圈子里立足多年,对于磨人的一些个手段,Kay早就驾轻就熟。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坐在窗边的会客沙发上,从高高的写字楼向远处眺望。城市的商业中心四处皆是灯火通明,冬日天黑得早,大多数人一天的日子却还未挨完。

高楼与高楼间那川流不息的车辆划出的道道光弧,全都是喧闹的影子。大概是因为Kay办公室楼层所处太高,不接人气倒显得格外安静,听不见车行道的喧哗,反衬出一种莫名的寂寞来。 

池晴想,自己大概是最不受经纪人待见的那种艺人,一句苛责都等不到。 

行内资深的经纪人,通常和影视公司及电视台高层保持着良好的私人关系,手里也握有大量人脉资源,常成为演员歌手们讨好的对象。 

Kay也不例外,人际手腕堪称一绝,传言她和淡出歌坛多年的天后蒋夕是忘年之交。华际内部最近露出消息,蒋夕即将开展声势浩大的复出之举,也将由Kay全盘经手策划。

在池晴眼中,Kay从非褒贬二字可以轻易定论。她在遇到kay前,只是艺校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学生,是Kay发掘了她,带她入行。 

如梦似幻,没想到有一天也能和蒋夕有所交集。池晴记得从前的年少时光,家里鸡飞狗跳,她则被寄养在姥姥家。 

姥姥家有把上了年头的竹藤椅,池晴习惯趴在椅背上,竖起耳朵听蒋夕的歌,默默学唱,姥姥在一旁为她拍手。 

风扇呼呼地吹,把电视的声音吹得忽深忽浅,蒋夕站在舞台中间,万人之上。一入夜,家家户户打开电视,那柔情似水的声音便从家家户户的窗缝里钻出。 

广播里,商场里,大街小巷,无时无刻不充斥着蒋夕的声音,人们也似乎不知厌倦般。 

蒋夕的唱片打榜已是必然,销量更是作为华语区现今无人超越的传奇,一直为圈内音乐人所津津乐道。  

所以便从没想过会与蒋夕走上同一条路,也从未预料到她和蒋夕的所有交集,皆是因由Kay。 

近些年唱片业的新人不好捧,华际唱片便在Kay的主导下更改策略,和沉寂乐坛多年的蒋夕签约,力捧往日歌后,制造出与《长梦》相提并论的空前话题度。 

新人的出道机会受到严重挤压,她早逝姥姥曾夸赞的歌声,被公司内部的音乐制作人认定为毫无市场辨识度。 

初入华际唱片,那时池晴想得单纯,以为任何行当都信一句天道酬勤。等她渐渐真正接触到这个圈子,池晴才明白过来一些事。 

公司里的女子团体在商业活动前对口型,因为要唱现场,而场地限制,离观众席又太近,所以现场导演要求清唱。

组员中的几个实在音准太差,好在有伴奏带敷衍,假模样的清唱,只不过是为了表情动作更加生动逼真,到后来还是会被事先准备好的伴奏音效声给盖过。

因为是和垄断国有台的合作录影,Kay身为华际方面的顾问,将现场的一些配合工作交代给她。 

池晴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先期还惊讶,却见其他工作人员皆一副心知肚明,见怪不怪的模样。

年轻的女孩子若是作为组合亮相,便是人甜歌红,深谙卖娇之道,在大众面前留下青春鲜活的形象,唱功倒是其次。 

一些女歌手也肯走出位路线搏取眼球,卖弄性@感,言词挑逗,近年也在网络上刷出不少关注度。

这样的一条路,池晴没有勇气去走,她在异样眼光里长大,是最害怕他人异样眼光的。她不敢想象邻里又拿着池家的新笑柄,到面前刺激杨惠。

同一条路,蒋夕可以走得万丈光芒,她一低头,才发现自己面前是万丈深渊。

Kay则和她不同,名校海归,家境殷实。行事有条不紊,进退有分有寸,是极讨人喜欢的一种。 

因做着Kay的助理,她有幸见识过Kay的手段,到现在还不能忘。

影视的筹备、发行、宣传,道道关卡,Kay皆是游刃有余,曾经做过的炒作策划,也几乎被当作是业内的成功典范。

国有机构审片组的一些领导,只要是Kay的饭局有邀,没有不给面子不来的。

Kay是个漂亮女人,漂亮在圈内并不稀奇,可Kay偏偏是个又会来事又漂亮的女人,这简直是要了男人们的命。 

有手段但不出格,人人皆与Kay有几分暧昧,可任谁也不敢轻慢对待。喜欢这种女人,偏偏还要敬着这种女人,时刻紧张着不敢逾越半分。

 几个刚从电影戏剧学院毕业的新人男演员,更是着了道入了魔。原本想倚靠优异的外表和Kay保持暧昧,以此在圈内获取好处,却没想,弄假成真付出了真心。

一味的纠缠,引起那些与Kay交好的投资老板们集体反感,没曾想男人嫉妒起来也十分可怕,一场感情游戏,到最后,竟反拖了演艺事业的后腿,将星途毁为一旦。 

Kay这样的女人,简直是最和善的魔鬼,又同时是最恶毒的天使,几乎让所有女人不得不嫉妒。 

池晴讲不好,她自己或许也是嫉妒的一员。她所缺失的一切,kay全部都拥有。

人与势,都紧紧攥在Kay的手心。Kay手头从不缺少艺人,由其是女艺人。当然,Kay也绝不乏华际高层的青睐。

公司上上下下皆知,就连陆怀远,对kay也是另眼相待的。

她在王伟宴上一场豪赌,池晴明白已然触到了Kay的底线。Kay若是决意同她计较,她就绝不会好看到哪去。

池晴不是头次吃瘪,现今也只能这般伏低做小。她索性没作声,一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 

时间一晃眼便过去了。等到Kay将手头上的事情全部忙完,天已然全黑下来。 

Kay的声音质地有些沙哑,却也不似男性,只像在砂纸上慢慢研磨,磨出细腻的颗粒感来。 

“有些事,我不多说,你自己有数就好。说实话,我倒佩服你好本事,要知道,陆总他很少为人说话的。” 

Kay坐在池晴对面,用手指随意地轻叩池晴面前的茶几,咚咚的几声响,手上和嘴上皆是敲打。

“我一惯不爱勉强他人,公司的意思想必你比我知道得早,听说你最近和谭晶走得挺近,挺好的,毕竟以后都在一个经纪人手下,感情好些才正常。”

Kay一撇头,惯性地随意地扭转手腕,威风凛凛,随即起身掸了掸池晴的肩膀,一挑眉,言尽于此。

池晴在Kay身边许久,心知Kay习惯性的点到为止。她知道kay这种人,无他,自傲而已。

池晴冲kay温和地笑了笑,抿了嘴不讲话,她自己却不是那一类的,她也知。

Kay的办公室开了窗,大概是受不了室内暖气制造的闷。

窗外的喧哗从窗口偷溜而入,堆积在窗台上不愿踏入,仿佛怕掉在室内的地毯上,被纤维勾住了脚,又被她和kay间凝固的氛围压扁了身体。

池晴欣赏Kay的一面就是不爱留情面,kay意料之中也没独为她破例。

“以后的事就按照公司流程走,话说到这,其他的你就自己看着办,”Kay优雅地拿起手包,不紧不慢地对她说,“我也很忙,先走了,你自便。”

话不见差错,差错在语气上,可惜她不是个爱找茬的,沉默成全了kay的这种风度。

忍气吞声,任凭这样也不能出头。

池晴没有车,出了华际大楼,在主干道边傻站着,倚着一棵绿化树低头盯着鞋尖发呆,在风口上十几分钟,吹肿了一双手。

一束光突然朝她打了过来,池晴下意识地用胳膊挡了挡,等光弱下来又听见喇叭响。 

若不是这声响,她都近乎要忘了陆怀远的邀约,池晴盯着陆怀远车头前竖起的银光闪闪的车标,发起愣来。

究竟还是同一条路,面子和里子从来两全不了,可是不是能容得她半刻喘息。 

陆怀远把车开近,摁下车窗,往椅背上略向后靠了靠。 

池晴却没有反应,整个人孤零零呆站在枯树旁,像是入了魔怔,被活活冻住在这冬日的街头。 

直到陆怀远探过身子,为池晴打开她一侧的车门。

“上车。” 

池晴终于正色,朝陆怀远笑道:“好。”

 

 

99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