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架飞机停在停机坪时,除了破旧我们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飞行员吊儿郎当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带着我们在本来禁烟的机舱里抽烟的时候,除了觉得不靠谱之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当这看起来不靠谱的飞行员驾着这架破飞机冲上夜空的时候,我们三个紧张了。

郑勇斜靠在舷窗边,看着黑漆漆的窗外不停地看表。宁志没完没了地翻着出发前徐卫东给的那沓资料。我正在想该找个怎样的话题,来打破这种紧张带来的沉默,宁志用胳膊肘捣了捣我说:“这地方你去过没?”

他把手里的地图铺在我面前,我接过来一看,不禁有些头大。

那地方位于甘肃与宁夏的交界处,我们曾在档案室里见过,该地区有无数宗枪支制售的案例,从民国初年到现在就没消停过。尤其是地图上这个地方: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开始收缴流落在民间的枪支,这个地方是一朵奇葩,年年缴枪都大丰收,而且年年增产。问题这丰收的不是小麦、高粱或者水稻,而是要人命的枪支弹药。

更夸张的是,新中国成立初收缴的,就是当年美国支援国民党军队的武器。收缴到现在,还是这些东西,连型号都没变过,就那么几样。鬼才知道新中国成立前盘踞于此的军阀马鸿逵到底藏了多少军火。当然,其中也有明显的仿制品出现,后来越仿越像,到现在就真假难辨了。

要知道,这批次型号的军火都是为了战争用的,普通的治安警察怎么会有能与之抗衡的武器?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资料显示,贩售集团正打算把这些枪支通过售卖网销往内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我只觉得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心里有块石头压得越来越沉,一时有些心烦,把地图往宁志怀里一塞,说:“没去过。”

郑勇抢过地图看了一会儿说:“谁没事跑这种地方去?”

这是我们三个第一次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执行任务,本来都有些紧张。加上之前徐卫东的那一声狮吼,更让我们心有余悸,到现在都不敢轻易说点儿稍微轻松的玩笑话,只好默默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在震耳的引擎声中想着各自的心事。

我翻看着那个矿场的卫星地图,不停地在脑海中架构着地形,想象着可能会遇到的危机,越想越乱,越乱越拼命想。

郑勇烦躁地站起来,使劲儿拍着舱壁吼:“真他妈慢,还要闷多久?”

刚才抽烟的飞行员打开舱门,探出头说:“抓紧了,我们赶赶时间,不舒服就吐到椅子下面的桶里,一会儿到了地方,自己把自己吐的带走丢外面去。”

没等我们细问,“咣”的一声关上了门。

飞机猛然提速,机身不规律地抖动起来。宁志就不行了,脸色煞白忍着胃里的翻腾。我说:“你拿着你的桶找地儿吐去。”

宁志挣扎着从座位底下摸出一只套着塑料袋的小铁桶,扶着椅子在机舱尾部找了个角落,一头扎到桶里,再也没有出来。

飞机降落在平凉时已经是深夜。舱门刚打开,一个理着平头、扛着少校军衔的军官迎了上来。简单的寒暄之后,我和郑勇搀起宁志,随他上了一辆没挂牌照的越野车。

车窗上贴着深色车膜,一路朝北飞驰着。坐在副驾位上的少校军官扭头对我们说:“三位首长,我就不客套了,我叫孙强,我们现在直接去那个矿场。”

我下意识地瞥了眼他的肩章,他叫我们首长,一定是向他下达命令的人特意强调了我们三人的重要性。我问:“现在是什么情况?有多严重?”

“二十多号人,躲在一个废弃矿场的生活办公区里,我们还没惊动他们。”

他大概看出我们的疑惑,自顾自点了支烟,抽了口说,“哦,说是生活办公区,就是一个将近

300平米的院子,里面围着一圈房子。据可靠的情报,他们已经造出数量惊人的枪械,藏匿在某处,具体流向现在还不清楚。我们请示上级,上级说派专人来帮我们把把关,没想到……你们这么年轻。”

宁志说:“我们不是首长,级别……和你差不多,对了,车里能抽烟吗?”

孙强忙给我们让烟,我摆摆手说:“我不抽。”孙强帮宁志点了一支烟,接着说:“这个团伙是最近几个月才由几个小团伙凑在一起的。以前是各玩各的,凑在一起后,他们整合的不仅是造枪的机器设备,也包括各种势力关系,比以前要难对付得多,不过也好,这样可以一网打尽。”

“这伙人你们交过手没有?有没有活口?”我一直惦记着那个柬埔寨人洪古,希望得到更多关于此人的情报。但在不确定孙强是否知道我们的任务核心前,我不能说太多。

孙强摇摇头说:“没有,上面不让打草惊蛇,务必一勺烩。不过你们来之前,北京的一个首长指示我们尽量留活口,唉……这就麻烦了,这个命令一旦传下去,我们的战士手下就会留情,对那伙人留情,就是对自己残忍。”

我见徐卫东已经跟他提过留活口的事,那么不妨告诉他原因,于是说:“因为这团伙里面有个很重要的人,如果拿下他,以后这样的案子会少很多,我们会少流血,少牺牲。”

孙强眼睛一亮,大概想问点儿什么,职业的敏感度使得他还是没有问出口,说:“好,好,我们一定配合,我这就传命令下去,希望明年不会再有战斗减员。”

“那你们的计划呢?”我问。

“因为地势比较复杂,我们提前一天就设置了包围圈,等到晚上一网打尽。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外围还有人,一旦行动起来可能会有漏网之鱼。”

郑勇问:“咱们多少人?”

孙强说:“一个县中队,除了留守和执勤的,全都来了,一共三十人。”

郑勇说:“算我们三个了吗?”

“没有。”孙强迟疑了一下说,“我直说吧,你们是上面派来的,我必须保证你们的安全,所以你们不能直接参加行动。”

89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