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看到那部手机,我傻了。这种军线手机只有领导级别的人才有,我见过徐卫东有一部,而此时宁志居然也配备了一部。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置身于某件事之外的傻子,具体发生了什么,所有的人,包括邻居家的那条狗都明白,只有我还蒙在鼓里。

我拨通了徐卫东的内线电话,响了两声对方接通,是我熟悉的徐卫东低沉的声音:“嗯,说。”

一时间我哑了,徐卫东的语气不耐烦起来:“说话。”

我只好硬着头皮说:“是我,秦川。”

徐卫东迟疑了一下,“嗯,这个案子你由宁志领导,有什么话回来再说。”

他好像还想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下又说,“先这样吧。”一下挂了机。

我收起电话,盯了宁志一会儿,说:“我没问题了,您尽管吩咐。”说这话时,我的鼻子有点儿酸,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远在我想象之外。我像是在特案组高速运转的离心力下被甩开的一根可有可无的螺丝钉一般,被抛弃在空中,不知道将要落向何方——这一切就发生在我热血澎湃地想要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之后。

这种从九天到深渊、从炽热到寒冷的转换像极了我孩提时代的一个噩梦,梦中我与母亲被陌生的人群冲散,我想大声哭泣,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我看到好似熟悉的脸孔,可那些脸孔只是冷漠地看着我。

我觉得好冷、好饿,孤独如同一只猛兽在阴暗处觊觎着我的血肉。

宁志手搭上我的肩膀,叹了口气说:“和以前的任务一样,面对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我们的价值是铲除这些人。我不知道这次是害你还是帮你,无论如何,我只希望咱俩能并肩作战,至于谁领导并不重要。”

有件事我想我有点儿看明白了,就是不论我怎么安慰自己,不论徐卫东怎么为我开脱,在上一个任务中,我的确失败得很惨。既然失败,就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冷静地想想,此刻我就是一个配合公安部门围歼逃犯的普通战士。我只是接受不了因自己的无能,才从特案组探员到一个普通战士的变化。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给宁志挤出一个微笑说:“提要求吧。”

宁志说:“活着。”

车内再没人说话,我觉得气氛被我内心的一些疙瘩搞得有点儿别扭,于是开玩笑地说:“那我活着回来有什么好处?”

宁志冷冷看着我说:“我升官呗。”说完转过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分外刺耳。我没忍住,狠狠在他肚子上来了一拳,刺耳的笑声戛然而止。宁志忍着疼挺起腰,缓了缓说:“别他妈闹,我说真的,上面说人员伤亡率不能超过一点五个。”

“一点五?”

这次车内彻底安静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说:这次行动,我们三个,有一个人回不来是正常的。

我们三个坐在行李传送台后巨大的监视屏前,守候着这个身上背着四条边防武警的命,估计还会再加上我们其中一条命的姑娘。身边蹲坐着我们的三个同行:三条个头不大、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警犬。

按照指令,警犬们开始挨个儿嗅着传送带上缓缓吐出的行李,摇头摆尾还伸着舌头,怎么看都觉得它们是在对你笑,这种工作态度让我觉得这很不靠谱。

一条警犬对着一个暗红色的小皮箱吱吱呜呜叫个不停,最后索性两只前爪全部扒了上去。牵着它的警察顿时紧张起来,将那个包拿了下来。看着倒是有点儿意思,我说:“我倒要看看这狗能搜出什么来。”牵着狗的那个特年轻的小警察看了我一眼,表情很不满意。

宁志说:“你猜是什么?”

我说:“肯定不是易燃易爆的。”

宁志说:“你怎么知道,你闻过了?”

“不是,因为那狗的制服跟你现在一样,上面写着‘缉毒’呢。我看这狗岁数不小,搞不好是你师兄也不一定。”我有意无意地挖苦着宁志。

宁志笑着拉开架势说:“你找练哪?”

齐林啧了下嘴说:“咱先别逗了,咱是干吗来的?”

我对齐林一个立正说:“是。”

齐林有点儿无奈地张了张嘴,又没说出什么来,只好向宁志投去求助的目光。宁志白了我一眼。我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曾几何时自己居然会酸溜溜地讽刺挖苦,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战士,倒像个怨妇。

不一会儿,警察带来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指着那个暗红色小箱子问她:“箱子是你的吗?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那小姑娘扭头看了我们几个一眼,又扫了一眼我们面前的屏幕,眼神再次落在我们身上。我和宁志不约而同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按常理,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人都会紧张,可这个小姑娘异常镇静,眼神中没有丝毫慌乱,好像早就知道自己要来这里,而且是事先计划好的。

“问你呢,里面装的是什么?”警察追问着。

小姑娘收回目光,脸上出现了迟到的惊讶表情,说:“是,是我的,里面没什么啊,是狗粮。”

缉毒犬还挣着绳子要往箱子上扑,带它的警察伸腿把缉毒犬拨开,掩饰着脸上的尴尬说:“打开。”

箱子里的确都是还未拆包的狗粮。我觉得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见那警察要动手拆包,忙上前一步说:“等等。”

小警察看了我一眼,想了想站了起来。我用脚把那个箱子踢到一边,一直看着那小姑娘的眼睛。她起初有些不服,跟我对视了几秒,低下头说:“真的是狗粮,到底怎么了吗?不然,你们可以打开检查啊。”

经过训练的警犬不会对任何外来的食物感兴趣,这点儿常识我是有的。我眼睛没有离开那个小姑娘,对小警察说:“你拆开拿几颗给我。”

小警察拆开包装抓了一把递到我手中,我伸到宁志嘴边说:“来,尝尝。”

宁志二话没说拿过一颗闻了闻,又舔了一下,真丢进嘴里咂摸了几下,才说:“应该是狗粮。”

“喂!”小警察突然喊了一嗓子,朝那个皮箱跑去。我余光看到在场的三条警犬都疯了似的埋头大吃特吃那些狗粮。我盯着的那个小姑娘嘴角居然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笑容,那个笑容我再熟悉不过,那是亡命徒得逞后的笑。

84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