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程建邦回到房间时,我已经做好了独自前往金三角的心理准备。我正想埋怨他为什么敞着门时,见刘亚男双手抱在胸前,正倚在门框上看着我。相对沉默了一会儿,见他俩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我迈步朝外走。

 刘亚男站直了拦住我的去路,用脚将门关住,连着往前走了几步,生生把我逼退回了屋,斜着眼问我:“你想干什么?”不等我回答又问:“你能干什么?”

 我看着她的眼睛正想反问她几句,她说:“别拿以前那点儿事在这儿显摆,凭你赤手空拳就想去金三角和大毒枭谈合作?”她哧哧地笑着又往前走,我感觉到有种莫名的压力以她的眼睛为中心,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场生生逼着我退到窗边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下。

 她说:“上级那么信任你,你却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我猛地站了起来,想夺回刚才失去的主动,谁知她眼都不眨一下,就站在距离我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与我对视着。我再次被她的气场打败,只好摸出根烟点上,以此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

 “他们早已经开始玩可卡因了,你以为还像过去一样苦哈哈地种罂粟吗? ”刘亚男朝后退了一步,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你开始说只是想去把宁志带回来,我以为你是开玩笑。我真没想到,你这么个大男人居然打算干这么幼稚的事……你闭嘴,坐那儿听我说,你有的是机会反驳我。”

 我悻悻地将烟点着,坐回椅子,跷起二郎腿。

 她接着说:“现在的情形,恐怕你见着周亚迪,说不上三句话就会被他干掉,你以为以周亚迪的头脑,反应不过来你杀洪古的事吗?当初你能逃脱只是个侥幸。你被边防武警救起,一直送到北京,这一路那么多人经手过你,你知道都是谁吗?你知道这些人现在都在哪儿,都在干什么吗?你以为只有咱们的人卧底到金三角,就没有金三角的人卧底到咱们这儿?你的事,随便有一点儿消息走漏,你到那儿就是个死。你还有什么不服的?”

 一向言语不多得让我上火的刘亚男,一连串的问题连珠炮似的打得我晕头转向。等我仔细地把她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后,终于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对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我有些虚弱地靠在椅背上:“那你呢?”

 “你这个想法到现在为止计划多久了?”刘亚男问道。

 我转过脸,看着窗外,不由得有点儿含糊:“两天。”

 “我计划了快两年。”她淡淡地说,“从得知宁志牺牲的那一刻起开始。”

 

程建邦把外套脱下,坐在床边看着我说:“我们一起生生死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发生过谁丢下谁的事,刚才你竟然丢下我们自己走了。”他的眼神中露出我从未见过的落寞,让我开始为刚才的冲动而自责。本想解释几句,又觉得说什么都是那么苍白无力,我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我知道你觉得我总和你们藏着掖着,换你是我你能怎样?拉着我的手,端杯热茶跟我促膝长谈吗?我的确没和你们共过事,但当我知道你们和我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时,我就再没有怀疑过你们半分,哪怕有人用枪指着我脑袋的时候。”刘亚男用手指做了个枪的手势,对着自己的太阳穴。

 我回想起之前洪林的手下粗暴地揪着她的头发往枯井边拖的情景,以她的身手完全可以放倒对方,她却没有动手。我耳根一热,越发觉得惭愧起来。刘亚男继续说道:“因为我知道,我的战友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被人打死,也只有你们动手,才能让对方觉得你们是我的手下,也证明了你们在我这里的价值,就算传回周亚迪的耳朵里,你秦川现在也是我的人,我信任你。既然要回去,就要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证明我们是一伙的。他们可能会怀疑你,但目前为止绝对不会怀疑我。”

 我呆呆地看着她,忘记了手中的香烟早已燃尽。我回过神来,将烟头丢进烟灰缸,深深地吸了口气:“对不起。”羞愧之余,同时也意识到徐卫东之所以敢把我放去金三角,并不是因为信赖我,而是因为有刘亚男。

 

 “刚才的话我不会再说第二次了,我只希望大家记得刚才在咖啡厅里,我们碰过杯。如果之前我们三人之间还有什么隔阂或者嫌隙,在那之后,我们就是生死与共的战友。”刘亚男眼里闪出一丝亮光,看着我,唇角也微微地翘了起来,“明天,我们出发去找一个人,这个人有最新的可卡因配方。只要有了那个配方,我们用不着多少钱,也用不着多少人,就能让周亚迪敞开欢迎我们的大门。”

 程建邦插进来说:“你别怪我多嘴,这个配方那么牛逼,你怎么确保他只给你?还有,难道我们真的把配方给周亚迪?那他岂不是如虎添翼?那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刘亚男狡黠地一笑:“目的就是让金三角的几股势力把所有身家都押到那张配方上。”说着,她将拳头攥起来,轻轻地往茶几上一砸。

 程建邦拍了拍手说:“懂了,让他们自相残杀。”

 “自相残杀只是序幕,我要让最后的赢家死在这张配方上。”刘亚男看了看我和程建邦茫然的脸,说,“因为这张配方加工出来的毒品,在小剂量的试验时绝无问题,一旦大规模生产堆在一起,就会发生反应,全部变成工业垃圾。”

 我有个疑问:“你说的那个人这么厉害,为什么还没有被人抓去?”

 刘亚男眼里闪着自信的笑意:“因为他是我的人,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听话。不然,你以为我都在忙什么?”

 我仿佛看到了金三角的毒枭们为了一张假配方打得头破血流的惨象,又好像看到了最后所谓的成功者对着一仓库的垃圾时那张扭曲的脸。我兴奋得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忍不住笑了出来,鸟瞰着窗外这座不大的城市,只觉得心里从未有过的畅快,激动得眼泪差点儿流出来。我俯身紧紧握住刘亚男的手,好一会儿,说:“谢谢你,真的。”

 刘亚男回握住我的手也笑了,然后站起身说:“现在都清楚了,就好好睡个好觉,明天我们出发。”

 事到如此,我也不想问明天出发的目的地是哪里了,这种感觉像是找到了家一般温暖和踏实,若不是程建邦和刘亚男在这儿,我真想仰天大笑,将心底积攒的所有阴霾统统倒出去。

 程建邦显得也很高兴,目光落在我的脸上时,眉头一皱:“你刚才不是闹着要离家出走,自己一个人去金三角吗?怎么不走了?接着牛逼啊?”

 我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不知道当初是谁因为害怕想当缩头乌龟。”

 程建邦脸色一变:“你他妈别不识好歹,我怕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臭在哪里都不知道……”他的目光掠过刘亚男时闭了嘴,自己打了自己嘴一下,低下了头。

 刘亚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扭头出了房间,那情景像极了当年郑勇在徐卫东办公室外胡说八道后,徐卫东生气的样子。

 程建邦小心翼翼地看着刘亚男的背影,龇着牙,为刚才说的话后悔不迭。我看着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正想挖苦他两句,还没张口,他就说:“秦川,你住口。”

119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