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最近学堂里并没有老师来上课,而且同学也没有对她很有同学爱,但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对上学堂的怨念实在太深,西门龙锦对上学堂这件事还是兴致勃勃得很,完全没有要懈怠的意思。

于是第二日一大早,她便依然穿戴整齐,由天冬送她去传承堂。

经过走廊的时候,她的神识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那是她用龙吟之力洗涤那灰衣少年的筋脉的时候留下的气息。此时,那道气息正一动不动地站在不远处的一座假山后面。

唔,他跟个柱子似的杵在假山后面干什么?

正在她有些奇怪的时候,便见那灰衣少年从假山后走了出来,貌似不经意一般抬起头,然后唇边露出一个腼腆的笑来。

“真巧。”他轻声道。

……还真是好巧。

西门龙锦嘴角抽搐了一下。

“咦,是你啊。”天冬倒真的有些惊讶,“你也去传承堂?”

“嗯。”灰衣少年笑着点头,十分温煦腼腆,他看了西门龙锦一眼,忽然道,“既然遇到了,不如我送龙女去学堂吧,反正是顺路的。”

天冬闻言,有些迟疑地看了西门龙锦一眼,“龙女,可好?”

西门龙锦看了灰衣少年一眼,眼中带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她点点头没有拒绝。

灰衣少年对天冬笑了笑,接过轮椅的推手,推着她往传承堂走去。

一路都是默默的,他并没有说什么,仿佛真的只是路上偶遇,然后顺手帮忙一样。

 

灰衣少年推着西门龙锦走进院子的时候,院子里该来的人都已经来齐了,连那一日炸毛逃跑后再没有出现过的龙凝秋都来了。

看到灰衣少年推着西门龙锦进来,院子里静了一静,便又恢复了原状,龙陵缠着龙七说话,关思舞和龙泰在一旁陪着笑,龙凝秋则是冷冷看了她一眼之后便闭上眼睛作眼不见为净状,只有关思言的视线粘在了她身后的灰衣少年身上,神色复杂。

“要进屋吗?”灰衣少年问。

西门龙锦看着那闭着眼睛也不掩厌恶之色的龙凝秋,觉得他炸毛的样子甚是有趣,于是摇摇头表示要待在院子里凑热闹。

灰衣少年应了一声,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龙凝秋,便默默推着她找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停下,然后自己也在一旁坐下。

院子里又安静了一瞬。

因为她的存在,院子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仿佛一个格格不入的入侵者,引起了大家的不快,偏又因为她身上带着大长老的九天雷霆,谁也不敢轻易惹怒她。

这样憋屈的感觉如鲠在喉,关思舞瞥了她一眼,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龙女,你觉得传承堂好玩吗?”这时,关思言忽然开口。

口舌之争往日里都是由关思舞冲锋陷阵的,今日换作看似谨慎的关思言,倒是有点新奇,西门龙锦看向她,笑眯眯地点点头,表示很好玩。

见她点头,众人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起来,如此严肃的地方居然被评价为好玩,简直是在挑战他们的底线。

“传承堂是龙族传承之地,到底不是玩乐的地方。”叹息了一声,关思言轻声道,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味。

“的确如此。”一向保持沉默的龙七也点了点头。

龙陵见龙七开了口,眼中添了一丝柔色,他沉沉地看了坐在轮椅上的西门龙锦一眼,想着当初那一摔怎么就没有摔死她。

“龙女喜欢玩乐,有那么多地方可以去,又何必来传承堂打扰大家修行呢。”关思言见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微微弯了弯唇,又道。

她面色平和,不带一丝火气,仿佛真的是在心平气和地劝说一个任性无知的孩子。

西门龙锦举起本子,“我喜欢这里。”

关思言眼角微微一跳,她抿了抿唇,又微笑着道,“可是你能在这里待多久呢?传承堂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每天来这里坐坐就可以的,你能承受得了那些危险吗?”

危险?

西门龙锦忍不住笑了,她最不害怕的大概就是危险了。

“如何,你能承受吗?”见她不答,关思言追问,眼中隐有挑衅之色。

西门龙锦有些无所谓地举起了本子,“能啊。”

虽然这两个字不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可是看着本子上那龙飞凤舞的字体,在场众人竟似乎从那随意的调调里感觉到了一丝狂妄嚣张的意味。

“即是如此,今年的秘境之行,想必龙女不会推脱吧。”关思言笑盈盈地道。

听到“秘境之行”这四个字,关思舞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她跳了起来,一脸激动地指着西门龙锦的鼻子道,“是啊是啊,既然你要待在传承堂,那也应该要参加秘境之行才可以!”

对于关思舞的沉不住气,关思言有些不满,因怕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妹妹引起龙女的警惕,正在她打算再激将一把的时候,便见西门龙锦再一次举起了本子。

“秘境之行好玩么?”

……果然是个蠢货。

“很好玩哦。”关思言眯了眯眼睛。

西门龙锦再一次举起了本子,“那就去吧。”

那就去吧……

多随便的态度。

关思言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随即很好的掩藏住了。

关思舞却是兴奋得掩藏不住了,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这些天的憋屈都一扫而光了,“你可不能反悔!”

龙陵龙泰,还有龙七的脸上也都露出了异色,只有龙凝秋睁开眼睛,蹙眉看了她一眼。

感觉到龙凝秋的视线,西门龙锦扭过头冲着他咧嘴一笑。

“蠢货。”龙凝秋冷冷骂了一声,再次闭上了眼睛。

传承堂每年都会组织一次秘境之行来考验传承堂的弟子,过程凶险无比,甚至死在秘境之中也是有的,以废物龙女这般连走路都成问题且根本没有引气入体的弟子,根本就是去送死的。

她所依仗的不过就是大长老给的符箓,可是秘境之中根本无法使用符箓。

关思言这是在逼她去死。

“呀,今日人来得很齐嘛,连凝秋都来了,是因为知道我回来了吗?”这时,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竟是多日不见的六长老。

见六长老来了,众人忙起身准备回屋上课。

“不忙不忙,既然大家都来齐了,想必知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六长老摆了摆手阻止了大家的动作,见大家都一脸期待地看了过来,他笑眯眯地点头,“没错,今年的秘境之行要开始了。”

此言一出,几道意味不明的视线便扫向了一脸懵懂的西门龙锦,众人心下在想,大家今日齐集此处,便是因为得了秘境之行要开始的消息,只有这位龙女还被蒙在鼓里,且被诓着答应了一同参加秘境之行。

原以为听到六长老的话,龙女脸上该有些惊讶惶惑之色,毕竟关思言前头才激着她答应了参加秘境之行,这厢六长老就说秘境之行要开始了,再蠢也该知道自己是中了关思言的激将法,入了她设的局,可是奇怪的是,她脸上竟然一点意外之色都没有,依然一片平静。

……难不成她还以为她可以靠着大长老那些符箓过关?

“而且,这一次的秘境之行还有意外之喜哦~”六长老神秘兮兮地道。

“意外之喜?”龙陵有些疑惑地开口询问。

“明日大家就明白了。”六长老眨了眨眼睛,执意要保持神秘感,说着,便摆了摆手离开,“今日就不上课了,大家好好准备一番,明日此时在这里集中~”

703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