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几步的功夫,那男子便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身法快得不可思议。

“哎呀,想不到这一次竟然劳动了楚公子,看来狐族很重视此次秘境之行嘛。”六长老拱了拱手,面上颇有些惊讶的样子。

“哪里哪里。”楚公子谦虚地摆了摆手,笑眯眯地道,“多日不见,六长老风采依然啊。”

“见笑见笑。”

两人嘴上寒暄着,脚下却是一刻不停地向着那传送阵的方向走去,相比起长袖善舞的六长老,四长老就沉默得多了,他跟个布景板似的领着一众龙族弟子慢悠悠地跟了上去,虽然看起来走得并不快,可实际上却并没有落后他们半步。

剩下的这些传承堂的弟子们就辛苦多了,紧赶慢赶还是落后了一大截,其中又以那灰衣少年最为辛苦,因为他还要推着轮椅一起向前。

西门龙锦却是一点也没有体谅到他的辛苦,她稳稳地坐在轮椅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那个隐藏在重重迷雾中的大型传送阵,迷雾对她的视线并没有产生影响,因此她看得很清楚,那个传送阵的设置真是……相当眼熟啊。

是她那好徒儿的手笔呢。

这样重要的传送阵出自他的手,即便他不是那个幕后策划之人,地位也应该不低了。

看来在她“死后”的这几千年间,她这徒儿过得很是不错啊。

垂下眼帘,她的嘴角微微翘起,勾起一个浅浅的笑。

那大型传送阵是由四个小型传送阵叠加而成,四个小型传送阵中绘制了不同的图案,一个是巨大的王冠,一个是半鱼半龙的异兽,一个是仰天长啸的九尾灵狐,一个腾云驾雾的飞龙,设置之精巧令人叹为观止。此时,那四个小型传送阵中已有三个站满了人,只那绘了飞龙的还空着,四长老和六长老领着众龙族弟子走进了那绘着飞龙的传送阵,楚公子则走回了先前那个被光芒笼罩的绝色男子身边。

他们所处的正是那绘着九尾灵狐的传送阵。

“参加秘境之行的人选已尽数到齐,王族十人,鱼龙族十人,龙族八人,狐族四人。”楚公子笑盈盈地扬声道,“作为此次秘境之行的发起人,容楚某提醒各位,此次秘境之行凶险难料,但可以保证的是,若诸位能够活着回来,一定会有不匪的收获。”

“修行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必然没有贪生怕死之徒,楚公子还是说重点吧。”对面那绘着巨大王冠的传送阵中有人开口,声音冷冽如冰。

开口的是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虽然长了一张面瘫脸,但模样倒还不错。

“潜月,不得无礼。”那少年所在的传送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喝斥声,虽然是喝斥,但声音温柔宛转,十分动听。

唔,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啊。

西门龙锦眉头微微一动,饶有兴致地看了过去,那是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子,斗篷的风帽拉得很低,将她的脸藏在阴影里看不真切。

“她是谁?”西门龙锦扯了扯灰衣少年的衣袖,举起了手中的本子。

“我没见过,以往的秘境之行她从来没有出现过。”灰衣少年看了一眼那本子,没有开口,只传音给她,“看她的衣着和所站的位置,应该是王族的领队。”

王族……

西门龙锦翻了翻记忆,确定自己并没有和这样一个种族打过交道。

见她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灰衣少年掩藏在头发下的眼睛微微一闪,她果然能够听到他的传音,可是为什么明明有传音的能力,她却一直不厌其烦地拿着本子写字呢……

正想着,一抬头,却见她正侧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由得微微一惊,随即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对不起……”他讷讷地低声道。

“嗯?”她的唇没有动,他却听到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那声音透着丝丝慵懒,气场惊人,与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的身形单薄的小女孩一点也不相衬。

传音是引气入体之后才能够拥有的能力,他因为遭人暗算在体内种下旱天虫,足足花费了整整十年,最后还是在她的帮助下才引气入体成功,然而即使是天资出众的龙陵龙七,听闻也不是一出世就能够化为人形且能引气入体的,她果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无法引气入体的废柴……

“我不该试探你……”对着那双雾蒙蒙的眼睛,他垂下头,乖乖认错。

“无妨。”那慵懒的声音带着某种奇异的腔调,听得他心底微微一颤。

他微微抬起眼睛,便见她已经回过头去。看着那黑鸦鸦的发顶,他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心底深处,却忽然产生了一丝小小的失落。

这一幕落在了时刻关注着他的关思言眼中,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灰衣少年脸上骤然染起的红晕却是令她眼中的嫉恨更加炽烈了起来。

那厢,楚公子笑着摆了摆手,一副完全不介意的样子,“即然潜月公子这么说,我便说重点吧,重点便是,这一次的秘境之行将送你们去往三千五百多年以前的九幽大陆。”

此言一出,除了几个知道内情的领队,各族参加秘境之行的弟子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三千五百多年以前的九幽大陆!那是什么概念?那是一个灵气充沛,极适合修行的黄金时代,那个时代产生了许许多多惊才绝艳的大人物!那是一个遍地都是机缘和灵宝的时代啊!

能够拥有一件真正的灵宝,那是一件多么有诱惑力的事情……如果运气再好些,碰到了什么逆天的机缘,那便真是受用不尽了……

龙族的众人也是十分兴奋的样子,就连一向淡漠的龙凝秋脸上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神色。

这便是六长老说的意外之喜吗……果然是大惊喜啊!

“不过。”楚公子话语一顿,微笑着道,“因为是错时空传送,所以限制极大,诸位领队长老因为灵力太过强大,容易引起时空混乱,因此无法通过传送阵,也就是说,此次的秘境之行,你们必须脱离诸位领队长老的庇护,依靠自己的力量闯关了。”

没有领队长老的庇护……

这句话如一盆冷水般浇上了众人的头顶,让刚刚还满是兴奋的各族弟子们迅速冷静了下来,在场这些弟子除了西门龙锦之外,都不是第一次参加秘境之行,这其中的艰险他们深有体会,其中更有几名弟子当初是极幸运地依靠着领队长老的极力庇护才没有在秘境之中陨落的,然而即使有领队长老庇护,以往的秘境之行还是会有伤亡出现,若是单独前行,只怕……

“不过修行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必然没有贪生怕死之徒,相信大家不会在意这些的。”楚公子微笑着道。

这是刚刚那个面瘫脸潜月说过的话,原来他在这儿等着啊,这一招狠啊,不但堵住了潜月的嘴,还替潜月拉了不少仇恨值,那些产生了忧虑的弟子此时不正忿忿地瞪着那多嘴的黑衣少年么……看来这位楚公子远不像他刚刚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宽宏大量啊。

801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