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月却是不为所动,他颇为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想要反唇相讥,却终究因为他身旁那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子一个眼神而冷哼一声,撇开了脸没有开口。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这就开始吧,请诸位领队长老助我启动这传送阵。”楚公子笑盈盈地挪动脚步,站在九尾灵狐的左眼上,狐族中站出另一个男子,站在了灵狐的右眼上,绘着灵狐的传送阵立刻焕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站在灵狐右眼上的男子竟然不是那个被鲛王泪的光芒所笼罩的绝色男子,莫非……他竟然只是参加此次秘境之行的弟子?

四长老和六长老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深深的疑惑和戒备。

绝色的容颜,早已灭绝的魅狐一族的标志性美人痣,还有那颗令人想忽视也难的鲛王泪,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他就是那一位……

魅狐一族本是狐族的分支,却因为其天赋异禀而遭到过度捕杀导致灭族,而能够在那场灾难中幸存下来的魅狐都是不可小觑赫赫一方的大人物,比如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绝公子,比如说……眼前这一位。

他叫闻歌,来历成谜,拥有极为可怕的幻术,在狐族之中地位超然,是凌驾于狐族族长之上的存在。

这样一个人物能够通过这带有灵力限制的传送阵,身上一定有压制修为的异宝。

压制修为的异宝虽然难得,但对于长老级别的他们来说也并非难事,然而,虽然前往三千五百多年以前寻找灵宝和机缘的诱惑很大,但压制住修为去往那个以强者为尊的危险时代,却是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危。

以他们的能力和地位来说,根本没必要冒这样的险。

三千五百多年以前的九幽大陆……那里到底有什么,能够让这一位不顾身份和危险亲自前往?

这时,绘着王冠和异兽的传送阵也相继亮了起来,四长老和六长老只得挪动脚步,站在了飞龙的眼部,他们所在的传送阵也瞬间亮了起来。

四道耀眼的光芒于半空中交汇,一瞬间扭曲了时空。

“限定时间为十日,我们会在这混沌之地等待诸位归来,祝大家好运。”楚公子含笑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诸位弟子的耳中。

然后,空间扭转,待光芒黯淡下来之后,巨大的传送阵中只剩下了八位领队长老。

“不知这一次,归来的能有几人呢?”楚公子笑眯眯地摸了摸下巴,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道。

“楚公子,不知那一位为何会在这次秘境之行的人选之中?”先前一直沉默着当背景板的四长老蹙了蹙眉,直言不讳的开口问道。

“那一位虽然是狐族,但地位超然,向来是随心所欲,不受我族族规拘束的。”楚公子有些无奈地笑着道,“不过诸位长老放心,他定然不会对各族弟子有所妨碍的,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帮上一把呢。”

“要前往三千五百多年前的九幽大陆,他必须把修为压制在初级水平,能不能保住自身平安归来都难说,何谈帮助。”鱼龙族中的一位长老极为冷淡地道,言辞之间颇为不善。

楚公子笑了笑,并没有出言反驳,只道,“启动传送阵诸位长老都耗费不小,不如各自休息吧。”说着,便自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栋巴掌大的房子,那房子落地便长,眨眼之间便幻化作了一栋真正的房子,他冲众人拱了拱手,便径自进屋休息去了。

另一名狐族长老也拱了拱手,跟了进去。

先前开口出言相讥的鱼龙族长老冷哼一声,拉了鱼龙族的另一名长老自去休息,四长老和六长老只得也寻了一处地方休息。

只剩下王族的两位还站在原地,那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子怔怔地看着狐族的传送阵发呆。

“王女,以闻歌大人的手段,定会安全归来的,您不必担心。”另一名王族长老低声道。

“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他还忘不了她呢……”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子轻声喃喃,温柔婉转的声音透着无尽的凉意。

 

眼前一道白光闪过,空间瞬间扭曲,参与秘境之行的弟子只觉得身体骤然被吸入一个巨大的黑洞,意识瞬间游离了开来。

坐在轮椅上的西门龙锦也是十分的新奇,毕竟这样的错时空之旅,她也是头一回,她看到了他们无法看到的景像,无数历史碎片凝结成一个幽长的隧道,他们以光一般的速度从自那隧道之中闪过。

许久之后,她感觉四周平稳了下来,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条有些泥泞的小道,这里似乎刚刚下过雨,空气分外的清新,路旁的花草树木经过雨水的滋润清洗,显得格外的鲜艳可爱。

与她一同出现在这里的,是龙族传承堂的另外七个人。

看来那个大传送阵是以各小型传送阵为单位进行传送的,小型传送阵之中的人会被传送至同一个地方,她那徒儿果然心思奇巧,这样分批量的传送阵难度不可谓不大。

本就不甚宽阔的小道上骤然出现八个人,一下子显得有些拥挤了起来,还好他们没有被传送至闹市之类人多的地方,否则他们凭空出现怕是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这是哪儿?”关思舞愣愣地左右张望了一下,疑惑脱口而出。

“大约已经是在三千五百多年前的九幽大陆了吧。”关思言也四下张望了一下,不知道是察觉了什么,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异色,随即她下意识看了一眼那灰衣少年,见他经历了那样漫长的传送,居然还稳稳地扶着那废物龙女的轮绮,不由得捏紧了拳头,指尖深深地刺入了掌心。

“这一回的秘境之行不同以往,我们怕是要花费些时间。”龙七蹙了蹙眉。

此言一出,传承堂几人面色都有些不好看,他们如今最缺的,便是时间了。

以往的秘境之行一般都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或是古战场遗址,或是上古仙人洞府,但这一回却是错时空传送,并无明确目的,整个九幽大陆何其之大,若是他们被传送至一个无关紧要的地方,想要在十日之内得到宝物怕是有些悬了……

“待我去查探一番。”见龙七蹙眉,龙陵跃身而起,化为巨大的龙身,腾云而去。

“等等我,我也去!”龙泰也忙追了上去。

见龙陵龙泰化为真身施展法术腾云而去,关思言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她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一下,终究闭紧了嘴,没有开口。

过了有大半日的功夫,他们才回来,龙陵的面色有些不大好看,龙泰更是苦着一张脸,两人形容都十分狼狈,龙泰左肩上还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方圆几千里都没有人烟,也没有灵脉,而且路上我们还遭遇了雷击……真是莫名其妙,那雷竟然仿佛长了眼睛一样追着我们,差点就回不来……”龙泰一边处理肩上的伤口,一边苦着脸道。

这样的消息让原本还有些期待的众人面色颓唐了起来,只有关思言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她飞快地低下头掩住了脸上的神色。

西门龙锦看了神态异常的关思言一眼,眼中兴味盎然。

748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