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关思舞跺了跺脚,“也不知其他几族被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偏我们运气这样差,被送到这破地方。”

“先离开这里吧,毕竟还有十天的时间呢,总要先走出这片荒野再说,不试一试就放弃太可惜了,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次次都有的,就算得不到宝物,见识一下三千五百多年前的九幽大陆也是好的。”关思言轻轻拍了拍关思舞的肩膀,看向众人,开口道。

“思言说得不错,先离开这里再说吧。”龙七点头赞同。

“怕是没那么容易。”一直沉默着的龙凝秋突然开口,毫不留情地打碎了他们的希望。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龙陵眉头微微一皱。

“难道你们没有发觉这里很奇怪吗?”龙凝秋淡淡瞥了他一眼。

“你是说……”龙陵面色猛地一变。

“这样一片荒野,没有人还算正常,可是连一只鸟一条虫都没有,还正常吗?”龙凝秋淡淡开口。

他这么一说,其余众人对觉出这其中的不对来。

四周草木葱茏,却无一丝的虫鸣鸟叫,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听得久了,令人无端端生出一层鸡皮疙瘩。

“危机即是转机。”龙七忽然开口,“秘境之行哪次不是凶险万分,危险越大收益越大,与其被传送到一个普通的荒野,我倒觉得这里更好。”

“龙七所言有理,此处既然异常,那我们便该寻出这异常的原因,说不定会有所收获。”龙陵看了龙七一眼,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赞赏和爱慕。

“此处范围甚广,为了节省时间,不如我们分组行事吧。”关思舞转了转眼睛,忽然笑着道。

时间对于当下的他们来说的确是个大问题,关思舞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我跟姐姐要和龙陵哥哥一组!”关思舞拉着关思言站到了龙陵身边。

龙泰作为龙陵的专属跟班,第一时间跑到了龙陵身后。

龙陵皱了皱眉,看向龙七。

关思言见状,眼神微微一闪,拉住要粘在龙陵身边的关思舞,笑道,“不如分为三组,阿七姐姐和龙陵大人以及龙泰一组,凝秋大人和龙女一组,我跟妹妹还有剩下的那个一组。”

“为什么这么分,我不要!我要和龙陵哥哥一组!”关思舞不满地甩开她的手。

“不要任性,以往秘境时,龙陵大人他们向来是一组的,比较有默契。”关思言眉头微微一皱,言辞之间略带了些严厉。

“可是我们又凭什么要和那个废物一组嘛!”关思舞跺了跺脚,不甘心地瞪了灰衣少年一眼。

“我们都是出自龙族,在族中时有些小纠纷也无伤大雅,可是出门在外自然该互相扶持才对。”关思言有些恼恨她没眼色,明明龙陵不喜欢她,却偏偏还要往他身边凑。

“不必麻烦了,我跟龙女一组。”灰衣少年突然开口。

关思言闻言,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一眼,他为了那个废物龙女连命都不要了么。

“此地诡异万分,若是碰上什么危险,你和龙女怕是没什么自保能力,你跟着我和思舞,龙女由凝秋大人保护,才最为妥当。”关思言紧紧捏着拳头,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露出异样。

“姐姐,你干嘛要管他的死活,他爱和那废物龙女一起去送死,你便由得他们好了!”关思舞不满地道。

“我和龙七龙泰一组,你们自行分配吧,各自小心,十日后再见。”龙陵见他们纠缠不清,不由得有些不耐烦,当下说了一句,便带着龙七和龙泰选了一个方向,径自去了。

“姐姐,都是你啦!”关思舞见龙陵走了,气得瞪了关思言一眼。

龙凝秋却是一言未发,选了另一个方向,独自一人走了。

“姐姐!凝秋大人都走了,难道你真的要和这两个废物一组啊!我可不想被他们连累死!”关思舞有些焦急地看了一眼龙凝秋的背影,拉着关思言便要追上去。

关思言见龙凝秋离开,嘴角不自觉挂上了一丝冷笑,龙凝秋一向是独行侠,以往的秘境之行也是单独行动惯了的,她早就料到他不会管废物龙女的死活,一切果然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如今……若是龙女出了什么意外,想必大长老要兴师问罪头一个找的定然不会是她。

毕竟,她原是好意想让龙凝秋保护龙女的,可是龙凝秋不愿意,她也只能勉为其难和龙女一组了,若是遇上危险,以她的能力自保想必是没有问题的,但若是想要护住龙女……也许就力有未逮了。

她扯住了关思舞,站在原地没有动,“他才引气入体,又带着行动不便的龙女,若是遇上危险怕是没有能力自保,六长老临行前不是吩咐我们要多多照拂龙女的么,我们还是和他们一道吧。”

“姐姐!”关思舞见龙凝秋渐渐走远,不由得气急,“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吃错药了吗?!干嘛要这么好心管他们的死活!”

关思言为这没脑子的妹妹深深地感到头疼,只得暗下里传音于她,“我在太爷爷的古书上看到过类似的情形,这种无生灵存在的荒野名为‘神之地’,此处必有大机缘,若是和你的龙陵哥哥,或者和凝秋大人一组,你觉得他们会愿意将这份机缘分一点给你?”

关思舞一下子沉默了。

……若是真有大机缘,龙陵哥哥怕是一星半点也不会留给她的。

去年的秘境之行,在那个上古仙人的洞府中,她无意中发现了一处秘藏,可是与秘藏相伴的却是极其恐怖的食龙兽,同她一组的两名传承堂弟子都被食龙兽吞噬,她拼死逃离之后遇上了龙陵哥哥那一组,将秘藏之事告知,龙陵哥哥禀报了当时领队的三长老,集全队之力斩杀了食龙兽,最后在那秘藏中得了一柄星月剑。

那秘藏明明是她发现的,并且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然而那柄星月剑最终却归了龙七所有。

并且,龙七凭着那柄星月剑,得到了珍贵的龙之传承。

那些……明明都应该是她的东西……

关思舞看向关思言,传音道,“可是就凭你我,还有这两个只会拖后腿的废物,能够有命得到那份大机缘吗?”

能够想到这一步,这个妹妹到底还是没有蠢到家,关思言颇有些老怀大慰的感觉,她眯了眯眼睛,再次传音道,“这你不必担心,‘神之地’虽然凶险,但我知道破解之道。”

姐妹二人自以为隐秘的传音对于西门龙锦来说,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而已,她自然听了个一字不落。

看着那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西门龙锦嘴角挂了一丝浅浅的笑。

双生姐妹啊……

779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