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侨安你准备租房子?你现在住的房子呢。” Mina从茶水间回来,瞥到姜侨安的显示屏,凑过来八卦。

“现在的这套也是租的。”在公寓楼下遇到时墨驰后,姜侨安又变了主意,今时今日她还是尽可能地离他远一些比较好。

Mina显然不信:“买得起那种楼盘的人还会为了一点租金把房子往外租?”

“海景别墅一样租到的,普通公寓有什么奇怪。”

“你看的房子租金都那么贵,还不如干脆买套酒店式公寓。”

“房价太高,预算不够。”

Mina表情夸张地倒吸冷气:“开路虎上班的人还说自己没钱?”

“我那个型号的不过六十几万。”姜侨安终于表露出不悦,关闭了正在看的页面,拉开抽屉找文件,她向来不喜欢旁人打探自己的隐私,更何况几日前还无意中听到Mina和另几个同事凑在一起谈论她的出身。

 

当着众人,Mina脸上有些挂不住,正尴尬着,经理恰巧有事进来叫她:“侨安,你在正好。”

彼时姜侨安正低头找文件,还未应声就感觉到不同寻常,办公室里刹那间寂静一片,身畔传来了极小的低语:“快看,他就是时墨驰!雍时集团的副总,杨设计师的继子,据说杨设计师的先生是……他是不是帅到简直没天理?”

姜侨安抬起头看向门外,时墨驰果真正立在经理的身后,深蓝衬衣配浅棕窄边领带,时隔四年他的穿衣喜好依旧没变。

其实时墨驰从来都不是特别英俊的那类男人,并没有所谓的雕塑般的五官,不过就是高大挺拔、举止优雅,可却有着十分干净精致的气质,远远望去,仿佛可以让人回想起炎炎夏日里淡蓝色的薄荷冰水。

“这就是姜侨安设计师,你们昨天应该见过的。”经理边向时墨驰介绍,边吩咐姜侨安,“时先生想订做一顶皇冠,我向他推荐了你,你停下手中的其它工作,一定要确保他满意。”

 

当年的雍时不过是时墨驰与同样正和家族闹矛盾的朋友雍戈合开的小公司,初期的艰难她几乎全程经历,那时还以为如时墨驰和雍戈这种从小养尊处优的少爷一定吃不了苦,闹够了独立、赔光了积蓄就会乖乖回家按父母的意思走仕途,却没想到短短数年后他们竟然真的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风光至此。

经理自然要全程陪同,一走到贵宾室,他就亲手接过了时墨驰手中的外套,指挥工作人员送上时总最爱的明前龙井。

 

“皇冠是吗?请问在价格、材质、大小、风格和款式上您有没有特别的要求?”姜侨安照例询问。

时墨驰恍若未闻,只专心把玩面前的茶具,待姜侨安又问了一遍,才轻飘飘地答了个“没”。 

设计师最怕的不是顾客要求多,而是压根没有主意不给意向,这类人往往最多变,图纸左改右改他们仍会嫌东嫌西,姜侨安只得继续引导:“如果您想在皇冠上镶嵌宝石,设计前就要先选好。”

“蔡经理的工作很清闲?”这句是对经理说的。 

陪在一旁的经理听完立刻起身,表明还有一堆事情等待自己处理。

直到偌大的贵宾室只剩下他们两人,时墨驰才终于开口:“我昨天丢在这儿的袖扣呢?”

 

确定了他此行是为了找自己的麻烦,姜侨安便面带应有的微笑,公事公办地回答:“昨天我本想帮时先生捡,可您说不重要,我就没有再管,直接送您和杨小姐出去了。这个房间每天早中晚都有专人打扫,不如我帮您问问负责的同事?”

时墨驰冷眼看了姜侨安数秒,见她仍是面不改色,胸中的愤懑更加强烈,眼前的这个人从没与他争吵过半句,却似乎永远都知道怎么做能让他更加生气。

他平复了几秒,同样绝口不提旧事:“我要送的那个人很有眼光也很挑剔,皇冠要兼具低调和华贵,价格你不用管,材质什么的尽可能最好,要保证独一无二。”

 

“是要送给杨小姐?”

时墨驰不易察觉地笑了笑:“几年不见,没想到姜小姐也开始对旁人的私事感兴趣。”

“您误会了,根据对方的气质长相来设计才能做出最适合的首饰。时先生放心,不刺探顾客的隐私、替顾客保守秘密是我们这行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另外,皇冠上要不要刻上特殊的花纹或名字?”

“时。”时墨驰的脸色瞬间由晴转阴,他一刻也不想再停留,起身要走,“只需要刻上这个字。”

经理赶过来送时墨驰出去,听到他询问设计图何时能出,立即表示完成后会让姜侨安把图纸送到他的办公室。 

“我不习惯在办公事的地方谈私人的事,还是劳烦姜小姐把图纸送到我的公寓,稍后我会让秘书把我要送的那个人的照片和地址一起送过来。”

 

时墨驰的秘书办事效率极快,他离开不到一个钟头,就送了一个牛皮纸袋过来。

同事围过来的时候,姜侨安正握着一张名片出神,略带磨砂质感的纸片上的这个名字她再熟悉不过,沙金色的笔画映着纯黑的底色,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只不过再也不属于她。

“听说袋子里装着时先生真正女朋友的照片?”隔壁办公室的简设计师小心翼翼地问,如若接下这单的不是不太合群的姜侨安,照片还没到手就会被充满好奇心的女人们立刻抢去。

姜侨安不想得罪同事,“嗯”了一声,将尚未开封的牛皮纸袋递了过去。

 

“哇,好美!”

“真的哦,简直比杨小姐漂亮几百倍!”

“这条裙子我在杂志上见过,胸针也是限量版,气质那么好,不用说一定是富家千金。” 

“谁说一定是名媛?时墨驰喜欢的人要什么限量版没有?”

……

赞叹声此起彼伏,连正和姜侨安怄气又因为追过时墨驰要避嫌的Mina都忍不住凑了过来。 

 

同事们将袋子还回来后,姜侨安一眼都没看便直接封了口,放至抽屉的最底层,打开MSN向前辈借阅有关皇冠的图片和资料。生计大于一切,既然已经分手,给自己寻伤心的事情又何必做,时墨驰出得起高价,她更乐得赚抽成。 

她做事一向专心致志,无奈小腹隐隐作痛,精神怎么也无法集中,犹豫了片刻,复又拿出纸袋。

不看过照片又怎么能定得下风格?姜侨安对自己说。

做这一行的哪个不是见惯了各类美女,能得到大家异口同声赞叹的果然非常非常漂亮,个子不高比例却十分完美,照片一共九张,各个角度都无懈可击,不但长相出色、衣着品味更是一流,懂得将自身的优点发挥到极致,真正的绝色。

 

放下照片,姜侨安腹中的绞痛更加明显,几乎不能直起腰身,直到偏头疼也开始发作,才想起是例假将至,她一直有很严重的痛经,便谢绝了同事的午餐邀约,独自去了休息区。

眼部按摩器戴了不到一刻钟偏头疼便缓解了不少,趁着腹痛暂时减弱,姜侨安立即从沙发上起身,从储物柜里拿了听可乐,和姜片、干柠檬、陈皮一起放入微波炉加热。

最严重的时候她甚至要去医院打点滴,不过医生极为反对用打针吃止痛片的方式来缓解疼痛,因为副作用甚至大到会影响以后的生育,只告诉她尽量早要孩子,生育之后这种情况便可以不治而愈。

 

286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