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经历初潮时姜侨安不过十一二岁,周婉怡的姑姑周颖柔也就是她的继母厌恶她到恨不得她永远从自己眼前消失,自然不会想到要提早告知她这方面的知识,她什么也不懂,以为自己生了怪病,又羞于向旁人说起,去穆家陪穆嫣游泳时赶上泳池换水,在尚未晒过的冷水里泡了一整个下午,晚上就开始腹痛不止,淡红的经血连绵了一个月才止,从此留下了病根。

 

父亲指责周颖柔照顾不周,她便假装心痛自责地讲诉女儿如何不听劝,十岁之后的姜侨安已经习惯冷眼欣赏周颖柔演戏,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脆弱到听继母说一句“你妈妈已经死了,不会再回来看你”或者“你根本就是个不受欢迎的多余,你爸爸也不喜欢你”便躲起来哭上几天;即使在背地里受了欺负亦不会再当着父亲的面顶撞周颖柔,给她机会表现慈母宽待不肖女以及后妈难做的辛酸无奈。

 

懂事了之后姜侨安不再怨恨、甚至开始同情周颖柔,父亲虽然不喜欢她却也不喜欢周颖柔生的弟弟,他不断地和交际花小明星花天酒地,她不止一次看到周颖柔忍着眼泪装出正室的强势骂走找上门来说自己怀了她丈夫骨肉的女人。

和父亲吵架、抱着弟弟哭、偷偷欺负自己出气、提了无数次离婚却又次次都因为放不下所谓的爱情作罢……在她的记忆里,作为姜太太的周颖柔似乎一直在做这几件事,周而复始。

 

姜侨安觉得母亲实在明智,发现男人不可靠便利落地离婚再嫁,即使再也没有回来看过她、甚至断了所有联系,也好过周颖柔那样自我折磨。她十五岁就离开家去了寄宿制高中,性格渐渐变的活泼开朗,而周颖柔却留在父亲的身边继续不断折腾,直至遭遇车祸离世。

在她的心目中,父亲除了那副足以迷惑所有女人的长相外几乎一无是处,根本不值得周颖柔这样的名门闺秀发了疯一样的爱慕。

 

听到穆嫣愤恨不平地说周婉怡即将得偿所愿,很快会和她纠缠了多年的陈越东结婚,姜侨安只觉得好笑,暗叹除了性格脾气,周婉怡还继承了她姑妈的愚蠢及想不开——放着条件同样优越又爱她的穆因不理,选择不但完全不把她当一回事儿、还永远都走不出乔夜雪阴影的陈越东。

如果这样自讨苦吃就算爱情,那爱情真是廉价到可耻。

姜侨安想,其实她也可耻,明明几年前就做出了决定,如今知道他寻得佳人,却不但没有恭喜的雅量,情绪还低落到要用自欺欺人来安慰自己。身体不适加上心情坏到极点,她只想立刻躲回家缩进被子,一口气喝光烫烫的可乐姜茶后便换上大衣跟上司请了半天事假。

 

到底是北方城市,未到十二月冷风就已经称得上刺骨,尽管曾在这儿念过四年书,姜侨安仍然适应不了如此干燥的寒冷,当年不顾形象地裹着厚重肥大的棉衣将手塞到时墨驰的袖子里尚且瑟瑟发抖,如今罩在连衣裙外的羊绒大衣自然抵御不了从四面八方灌入的寒风。

大概身体一时不能适应室内外巨大的温差,还未走到车旁,姜侨安的腹痛就再次加剧,强烈的绞痛让人几乎想吐,她不敢以这种状态开车,只得又返回公司用抽屉里的阿司匹林镇痛。 

她花了两倍的时间才回到办公室,正要推门进去,听到里间的聊天声,却不由地停住了脚步。

 

“……才刚入行而已,看起来也没什么背景,穿名牌开名车还不算,住的又是豪宅,那边的公寓随便一套都抵得上远一点的独栋别墅。”是Mina的声音。

“是呀,亏我熬了那么久、嫁的也还算不错,却远不及她阔绰。”

“你们入行比我还久,这都想不明白?看看那些跟着名流过来选翡翠钻石的年轻女孩不就知道了,努力工作,得奖出名有什么用!哪怕大学都没念过,脸蛋漂亮身材妖娆一样什么都有,有空羡慕姜侨安还不如赶紧飞韩国整形。”

“对了,她上午一直在看租房信息,还说之前的住处是租的,买得起那种楼盘的人还会为了一点租金把房子往外租?一定是和阔少闹分手才只好搬出来。”

“你怎么知道是阔少?有啤酒肚的秃顶也说不定,她没有父母才不必顾忌,换做你我,不被爸妈打断腿才怪。”

 

姜侨安气到想笑,她一早就知道自己不合群不爱笑不喜欢聚会懒得应酬会被同事在背地里说成目中无人,却没料到会难听至此,甚至被论及父母。她缓缓地靠到墙上,不由地想起钱钟书的那句“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沙烁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姜侨安正犹豫着要不要立刻推门进去,穆因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晚上行长要给我接风,不回去吃晚饭,刚刚顺道去了趟超市,冰箱已经装满了,你下班后不必再去挤一次。”

早晨她曾问过穆因爱吃什么,说自己下班后会去采购,因为不想占穆因的便宜,他又不肯收钱,就只好用别的方式付房租,却没想到又被穆因抢先。可此刻她难受到连客套话都没有力气说,只“嗯”了一声就想挂断电话。 

“你不舒服?”穆因到底听出了异样。 

“没事儿,正在忙。”她强打精神回了一句。

穆因的电话刚挂上,穆嫣的就打了进来,一开口便炫耀似的笑着问:“我没说错吧,我哥哥是不是人很好?他刚刚还特地打来问我你有没有什么忌口,他那个人连去超市都嫌烦,需要什么就开张单子差人去买,几时买过菜?快点说你很感动!”

 

“妈妈,干妈以后真的要当糖糖的小舅妈么?”李易江和穆嫣的大女儿在一旁奶声奶气地问。

 “嘘,干妈听到会生气跑掉的!”穆嫣边手忙脚乱地捂上女儿的嘴巴,边哈哈笑地对姜侨安说,“小孩子的话嘛,哈哈哈。” 

姜侨安忽而觉得眼眶发胀,最好的朋友可以拥有这么多的幸福她当然开心,只是对比太过强烈,偶尔也难免会心酸,就像每当听到穆嫣说“外面天寒地冻,一家人围着暖暖的壁炉喝茶吃蛋糕聊天的时候特别快乐,所以最喜欢深冬”时总会格外黯然。

她终于绷不住,走到没人的角落隔着电话啜泣,从时墨驰的女朋友到难忍的疼痛再到被同事在背后非议……幸好幸好,即使没有家人、即使失去了爱情,还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可以倾诉。

 

谁说眼泪不是好东西?哭了一阵心中的郁结便化去了几分,姜侨安挂上电话去洗手间洗脸补妆,刚回到办公桌前手机就进了条短信——【在办公室等我,二十分钟内就到,穆因】。

姜侨安怔了一下随即就明白这是穆嫣的好心,只是别说穆因还另有应酬,即使没有,依她的性格也不会在这种小事上麻烦旁人,便不假思索地回了句【谢谢,不用】。

穆因没有再回,她知道他必定是被妹妹逼得不行才来客套,并没有在意,带上药片和水杯起身往茶水间走。

同事们不确定姜侨安有没有听到之前的议论,心虚之余一面格外热情地打招呼一面观察她的反应。 

她对同事间的交情本来就没有太多的期待,不算朋友就谈不上伤害,又更加明白撕破脸地交恶只会有弊无利地影响工作,便不动声色地如常对待,同事们放下了心,补偿似的过来嘘寒问暖,甚至抢下杯子替她去接热水。 

药片吃下去不会立刻有效果,姜侨安只好呆在办公室喝着热水等待疼痛消失,正翻着相关行业的杂志,忽而听到有人边敲门边说:“姜设计师,有人找。”

147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