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锦云闹剧之后,陆怀远将池晴晾了好几天,不曾主动联系。

她的确是在等待陆怀远的电话,却也未必忐忑。现在想来不是不好笑,她如何就能笃定陆怀远仍会回过头来找她。 

可说到底,钓鱼放线没有不在意收杆的,一连几天,连工作都是心不在焉。 

那时Kay尚未归国,池晴向公司申请调岗,公司里的人皆知其中龃龉,一旁看笑话的也不在少数。 

手头上的工作尚未交接完毕,她将客户资料做好备份,又忙于和各个广告公司的负责人交洽,移交进行中的合作案。 

手机铃铃作响,池晴忙得焦头烂额,只拨了一下头发,用侧脸把手机夹在肩上听电话,空余出两只手来继续敲键盘。 

陆怀远的恩赐姗姗来迟,可究竟还是来了。 

几日间的琐碎平淡,直至手机那头传来陆怀远的声音,才通通被击碎。 

突来的波澜反令人觉察不出丝毫的真实感,她足足愣了三四秒,才敢肯定是陆怀远的声音。

手机没夹稳,滑了下来。池晴敲击键盘的手指也僵住了,喉咙里总觉得吊着块死肉似的,卡在嗓子眼里又干又涩。

陆怀远的秘书大概是觉得她和谭晶的关系不错,在和她的提前沟通中几次多番提及谭晶。 

“池小姐,我和谭晶很熟的,陆总这几天因为一个项目去纽约出差,我就想提前知会你一声,不过也可能是我多事,想必谭晶也一定有和你提过这件事情。”

如今,终于等到陆怀远姗姗来迟的联系,池晴不觉吞咽口水,自己显然比想象中来得更紧张。

停车场里和陆怀远的一番往来,多半借着酒意,现今人倒是清明的,却又再次回归了笨嘴拙舌的本性。

心脏“怦怦”直跳,喉头发紧,明明大气都不敢出,试探起来亦是小心翼翼,还要将客气摆在前头,句句离不开个蹩脚的“您”。

“陆总,您今天怎么有空?”

“你怎么就知道我今天没空?” 

电话那头的陆怀远笑着反问,不怀好意极了。他是典型的男低音,声音沉,像是在话尾压着一饼秤砣,字正腔圆,厚重却没有丝毫口音。

她略停了停,又接了下去,“我看过Kay姐的备忘,今天这个时候,您是事先有约的。”

工作移交,最后一次为Kay整理日程,池晴知道华际高层这周几乎排满了重要会议,几个重要项目相继筹备开机,其中就有《长梦》。

不关注陆怀远的行程,对她似乎是难事。然而,此时此刻接到陆怀远的来电,池晴其实不无讶异。

“看不出来,你倒是一个称职的助理,我是不是还要替Kay代为夸奖?”

池晴没料到陆怀远这般反应,话里显得有些呆。

“不用,陆总。”

手机微震,闷闷的一声,陆怀远的笑意通过震动传递到池晴耳朵里,他像发现了乐子。

陆怀远看不到池晴的无辜表情,惬意地继续玩笑,“那你想不想知道,Kay在你背后说你些什么?”

“什……么?”她磕巴起来,仿佛没听明白他的意思。

他却完全是忍俊不禁,只对她说:“我明天回国,请你吃饭,到时候告诉你。”

一场邀请,简单明了。这样自然随意的语气,并无隔阂,像是相熟已久,也没问她有没有空。

电话挂掉,池晴迟迟都未回神。

陆怀远见池晴正盯着手指头发愣,搭话也不见回应,顺手轻磕车窗两下,“砰砰”两声。

池晴这才反应过来,一时尴尬,心想,这段时间倒真是和陆怀远混熟了脸,让她凭空就长了胆子。

陆怀远是什么角色,这下倒好,在他眼皮底下,她竟还有这个闲情发呆。

“总是发呆,以后得治治,车要换你来开。”陆怀远开口,“也只有你真敢把我当司机。”

池晴打起十二分精神,她哪敢使唤陆怀远。从前可不知道陆怀远这般嘴毒,受外表蒙蔽,甚至对他抱有沉默寡言的错误印象。

那天,她狼狈离席,她还记得他的话,陆怀远说她牙尖嘴利,池晴不甘示弱,说他冷嘲热讽。

话里不是没有隐忍,如果他不是陆怀远,而是别人,要照她从前的脾气,非得指着鼻子骂他阴阳怪气不可。

可说到底,天下又哪有那么多如果可言。真和陆怀远相处久了,也渐渐认知到有关他的些个皮毛。

池晴发现,陆怀远其实才是两人之中,真正牙尖嘴利的那个。

有一次陆怀远突然兴起,开车载她去喝茶。池晴抱着喝热茶暖胃的想法就去了,不过是为了迁就他。

池晴自己并无所谓,她不懂茶,很不懂,不论好坏只要是茶,就一阵牛饮。

去的是一家老茶馆,大概是为了纯考究,窗子还是木质栅栏,冬日阳光本就淡薄,透过窗纸照到圆木桌上的,就更显得细碎。即便有,也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看茶的时候,是她点的,很俗,辨不清茶的种类,随口就叫了龙井。

等到上茶时,才知道没应上好时节,早春的新茶还没上市,任凭侍者方法周到,沏出的也不过还是二等的茶。

对池晴倒是一般无二,反正也尝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

陆怀远不像她,他很挑剔,偏爱云雾,茶要泡得极浓,喝得极多,却细,又固执,每次只肯慢慢嘬上一小口。

侍者退开,她抬头去看陆怀远,手里端着一只不及半个手掌大小的酱紫小杯,有些新鲜,“真是奢侈,宜兴紫砂,不说谁会知道?”

他朝着窗外眯了眼,似乎是认同了她的说法。池晴不禁有些得意,有意捧他,又继续佯装无知,“云雾,听名头味道很清淡。”

陆怀远哪能放过她,他也知玩笑,“不知道的觉得寡淡,”说着又低头轻啜,“其实和你一样,味正泼辣。”

正经地说完,又能绷得住,见她一脸尴尬,动了动眉眼,才笑。

她一皱眉,半天都不知该翻什么表情好。

往坏处说是牙尖嘴利,可她却不能这么直讲,憋在心里,面上只表现出一种牙疼的神气来,嘴上还要夸陆怀远能言善道,每每把他逗笑。

和他相处,话晓得只讲三分,尺度一向得好好拿捏,她又不擅长。后来,反倒是她的话渐渐少了。

相处就是这样,琐琐碎碎,百无聊赖,有的时候并不是池晴寡言,而是她当真不知该如何接陆怀远的话。

这渐渐成为一种烦恼,不好找话题来讲,任凭她长三张嘴,反正说什么都说不过陆怀远。

从小的察言观色发挥出优势来,她不讲话,结果反成了一种奇特的珍贵。因为她不聒噪,也不卖娇,两个人每每相对无言时,倒也有一种老友的错觉。

渐渐的,她也习惯于像这样当着陆怀远的面开小差,好在陆怀远并不常戳穿她。他沉默起来,也十分沉默。

然而有的时候,因为晓得池晴有意顺着自己讲话,无聊起来,陆怀远也不吝于逗弄她。

“想什么呢?”陆怀远问。

池晴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预感十分不好。

“没什么。“她笑着摇摇头。

陆怀远坏的方式总有多种,其中一种就是莫名其妙的礼物,像是有意识的试探。

池晴记得,陆怀远第一次开车来接她,带来了首饰盒子,递到她怀里。

她打开来看,有些惊讶。里头是条素链子,链子很细,包装却很精致,在灯光下反射着光,星星点点。

长长的首饰盒里头裹着黑丝绒,手摸上去像是稚童唇边的小绒毛,自有它的坦诚。

池晴抬头看了一眼陆怀远,陆怀远也看她,不好好说话,也看她。

她又低下头去,看链子。规矩是要惊喜道谢的,眼睛也要亮晶晶的如同链子上的星点。

链子细,落在手心里直痒,像有人坏心去挠,偏偏掌心又直连着心窝。

她一阖眸,似乎被晃了眼。首饰花样虽素,可材质看上去却有说不出的剔透,像是银质,又好像是铂金,让人辨不清楚。

她的神色恐怕也是如此辨不清楚,心漏了一拍停了跳,下一秒就转而暗骂自己干心虚,又默默庆幸低了头,不用和他眼神交汇。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池晴心里劝。这么简单就接受陆怀远的馈赠,自然落了俗套,她自当推拒。 

陆怀远见她眼中微动,却一句谢也不道,拗着个头,像是认错,似乎若有所思。 

池晴手一推,“太贵重了。”

陆怀远将链子收了回去,嘴上却不肯放过她,语气还佯装严肃。

“也好,下次送个便宜的。”

池晴慌张一抬头,以为他真动了脾气,却不料陆怀远一手颠了颠首饰盒,轻轻敲在她脑袋上。

“固执。”他说。

她被他一惊,看着他的眼睛又一愣神,即刻被迫得低下了头。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她渐渐害怕起陆怀远无端的馈赠。真令人费解,她从来摸不清他的脾气。 

陆怀远嘴里说她固执,行动上也没比她好几分,更固执要在她身上花钱,居然也有几分像是小孩子赌气。

难得一次公司门外偶遇,陆怀远将车往她前头一横,说是要领她认识些圈子里的新朋友,在距华际大楼不远处的十字岔道口,半路将她截住诓上了车。 

后来,池晴才知道陆怀远本是要出席酒会。

池晴低头瞧了瞧自己周身上下,白色的羽绒服,还是整整一套,她怕冷,羽绒裤里头还罩着一条褐色秋裤。

她又没有陆怀远那样拉风的代步工具,自然是全副武装。

酒会?其实尽是些借口罢了,陆怀远只不过是换着法子烧钞票给她看,也不知是为安谁的心。

意料之中,他并未直接将她送到宴席上,而是开车带她去奢侈品门店试衣服试鞋。

池晴看着旗舰店内不停穿梭的殷勤店员,觉得有些忐忑,她转而看向陆怀远,却见陆怀远一脸轻车熟路的表情,说不上耐心,也说不上不耐心。

她心里“咚”一声,莫名的起伏,待真正反应过来,又着急懊悔。

其实她晓得,自己是典型的女人心态,明眼人却偏要做最愚蠢的瞎子。她难道不能料到,对于陆怀远来说,眼前的显然都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玫瑰多刺,仍惹人爱。尽管心里这样明白,却依旧忍不住膈应。大概就是越危险的东西,越引得他人趋之若鹜的道理。

陆怀远正是这般的危险事物,池晴不禁想。他于她的生活圈子里,原本就扮演了个奇怪角色。

分明来得突然,无缘无由的,又偏偏是根救命稻草,千万抗拒不得。

笑着脸迎上前去,并不是因为什么苦衷,一切皆是她自己所求。求仁得仁,陆怀远根本该是一旁配合的那个。

池晴并不是敢想不敢做的类型,可如今这一杯羹已然递到了她嘴边,就贴着她的嘴唇皮子,池晴却是犹疑了,迟迟不肯伸舌去饮。

她实在不应该矛盾的,可又有什么法子,她自己控制不了。

池晴混沌未觉之时,陆怀远渐渐提了车速,池晴才反应过来陆怀远刚才问她话。

“我看见kay的车开过去,你们俩谈得如何?”

 

84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