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哥,我要是成了家,咱们今天也遇不到了。”我看着大军露在帆布外的腿,说,“是迪哥新收的兄弟吧,看见他就想起当年的自己。”

 “你可真会开玩笑。”周亚迪呵呵笑着,强装出笑容把话扯开,“你说得对,谁成了家还会玩命呢?要不是你,我今天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周亚迪顺着我的目光也看着大军说,“他可比不了你,你是出息了,我这个大哥当之有愧,想不到这条海路上大名鼎鼎的塔哥居然是你。”

 我走到周亚迪面前说:“我水性不好,很少走海路,这次还真是巧,本来是帮朋友护送一批货去日本,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竟然遇到你们被抢。在我地盘上连声招呼也不打就抢船,换作谁我都不会不管的。”

 “我好命,没有落个人货两空。”周亚迪瞟了胡纬一眼,说,“折腾了一圈,最后还是我以前的兄弟靠得住。”

 胡纬闷声闷气地说:“这次迪哥的损失,我一定加倍赔偿。”又扭头对我说:“秦哥,这次谢谢了,我知道我哥以前有对不住你的地方……”

 “唉,”我打断他,“人都没了,多大的仇也解了,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哥,我从他那里学到不少东西。”

 胡纬盯着我的眼睛说:“秦哥,我想问一个人。”

 我笑着说:“程建邦?”

 胡纬一听这个名字,脸上的肌肉抽动起来,发狠的样子像极了他哥哥胡经。

 我说:“我再没见过他。当初我们跑路的时候,我嫌带着你哥累赘,他又非要带着。我担心最后谁也跑不了,就跟他各走各路了。这一晃四五年了吧。这也不能怪他,你哥杀了他的心上人,换了是你恐怕也不能就那么算了吧。”

 “杀人偿命。我哥杀了刘亚男,他杀了我哥,天经地义。但不是他那么个杀法,你知不知道,我们漫山遍野找了半个月才把我哥的尸体拼了个大概,下葬的时候还少一条胳膊……他哪里是人?简直禽兽不如。”胡纬越说越激动,浑身都在发抖,“那条胳膊还不知被他分成了多少块……”

 我不由得有点儿佩服这个胡纬,自己的小命还攥在我手里,居然敢寻仇?真搞不清他是没意识到危险,还是脑子有问题。我说:“程建邦是我的兄弟,别说我不知道他的下落,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我知道你们胡家一定会要他的命。”我看向周亚迪,“搞不好,迪哥也会帮你们忙。”

 周亚迪说:“秦老弟,这件事我真的很为难,如果我被人杀了分尸,你会怎么样?”

 我一字一顿地反问道:“你觉得呢?”

 周亚迪躲避着我的眼神:“听我一句,这件事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要谈了。”又对胡纬说:“当年你哥有错在先……”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我还是那句话,天大的错也不至于那么个死法。”胡纬不耐烦地打断周亚迪,说,“现在大家同坐一条船,一会儿上了岸,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给个痛快话。”

 我看了一眼周亚迪,对胡纬说:“劫你们船的是你的亲叔叔。至于是不是你们叔侄联手干的,我不知道。反正那船上没有我的人,也没有我的货,你们两个商量吧。”

 胡纬却不说话,似乎根本不屑解释什么。

 

 这时头顶的舱门被人从外打开,一阵冷风夹着冰凉的海水泼进船舱里,舱门口伸进一个脑袋说:“塔哥,快到了,已经和咱们的人联系上了。”

 我冲那人摆摆手,舱门咣一声又关上了。

 周亚迪站起身抻了抻腰:“秦川,你又救了我一命。只要你把我们连人带货送到地方,这次收的钱,我分你八成。”

 胡纬接过话头说:“这次我收的钱,全送给迪哥压惊,回去我再备一份送过去。另外,往后三年,我的货全最低价给迪哥,算我赔个不是。至于我那个叔叔,我一定会给迪哥一个交代。”

 周亚迪一听这话,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揽着胡纬说:“你太客气了。”

 胡纬满脸嫌弃地盯着肩膀上周亚迪的手,周亚迪尴尬地干笑着把手拿开,胡纬用手指弹了弹衣服,说:“应该的。”

 周亚迪试探似的说:“好,那……我们两个人的收入,分八成给秦川?”见胡纬点了点头,周亚迪才接着说:“要不是他,我们别说货,人都已经喂了鱼了。”

 这情形实在是太古怪,周亚迪被胡家的人劫了货,还差点儿丢了命,现在对胡纬不仅不问罪,还要看胡纬的眼色行事?我得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隐形的交易。我笑着说:“迪哥,你教我做事要讲规矩。那你们这批货我该要一半。可你是我大哥,所以我最多要三成,我得给我手下的弟兄们有个交代。而且我只能把你们送到港口,你们说的那个地方我去不了,我手头还有事,都是答应好的,不能失了信。”

 周亚迪低头不说话,眼光却瞟向胡纬。胡纬说:“秦哥,内地我们不熟,就算你把我们送出港口,我们怕是跑不了多远就会被抓,照样死路一条。你帮帮我们,我知道拿钱是请不动秦哥的,不过我想每个人都有需求,秦哥不妨说说看,只要我胡纬能做得到,一定答应你。”

 周亚迪见我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走到我跟前说:“我已经没什么理由再让你帮我了,你帮我太多了,到现在我还是什么都没给过你。临出门苏莉亚还让我打听你的消息……秦川,这次你不帮忙,我也不怪你,我只有一个请求,帮我照顾苏莉亚,如果我出了事,她一个人在那边不好过的。”

15698 阅读 3 评论
  • 秦川变成了塔哥

    风吹云儿飘

    秦川又去当卧底了,继续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看了感觉心好疼......(0回复)

    3 年前

  • 果然是塔哥

    脉脉梧雨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的心理活动那里就觉得“我”肯定是塔哥一样的心惊肉跳一次次身陷险境看到周亚迪等熟悉的名字还写到海上俄罗斯刘亚男有戏啦程健邦呢要怎么圆身份呢谁要牺牲了:'(幕后还有谁是多重身份双面间谍多少激战后又有谁选择不同的道路让剧情急转???是我想太多还是期待出书一睹为快!(0回复)

    3 年前

  • 下一战

    近水楼台

    全新的情节,却还是离不开周亚迪。其实周毒枭和秦川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复杂:他们表面和气,却各有各的心思,互相利用。随着前两次任务的顺利完成,周亚迪的“雄图伟业”显然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下一次对决,他们是兵戎相见还是惺惺相惜?秦川和建邦能否平安归来?活着再见,我们等你!(0回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