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亚迪和胡纬草草洗完澡换好衣服,做贼似的上了我的车。我开着车朝市区方向走,十字路口的交警使周亚迪身子往下一缩,伸手去摸上衣口袋。我知道他是在找墨镜,心里暗暗一笑。车混进密集的车流后,周亚迪的情绪才放松了一些,张望起街景来:“这是哪里?有点儿像香港。”

 “香港哪有这么宽的街道?这是天津嘛,看,到处都写着嘛。唉!其实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也不错,想想看我们那里,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哇,好漂亮的法拉利!”胡纬兴奋地叫了起来,语气像极了他那个死鬼哥哥胡经。

 我见他俩头发梢还在滴水,把车窗摇下来想给他俩吹吹风。周亚迪像是见了光的吸血鬼,急忙用手遮住脸:“关窗,关窗,被人看到了。”

 我笑了,说:“迪哥,外面都是老百姓,他们没有枪,也不认识你。”

 胡纬也笑着挖苦他:“你以为你是周润发吗?”

 周亚迪慢慢地将挡在脸上的手放下,风撩起了他还没有干透的头发,让他渐渐放松下来。他闭着眼睛长叹了一口气,扭过头对后座的胡纬说:“好舒服啊。”

 我从后视镜里扫了胡纬一眼,他这会儿也闭着眼微笑,享受着清风拂面的爽快。

 周亚迪终究还是不太习惯,一会儿自己摇上了车窗。犹豫了一会儿,问:“秦川,你的案底……销了?”

 “那个秦川已经死了,我现在有全新的身份,钱只有在这种地方才有价值。”我斜着看了他一眼,“你看看你们,随便拔根毛都比我腰粗,从金三角出来,连光都不敢见。”

 周亚迪低声说:“我们也总去曼谷啊、拉斯维加斯啊消费的。”

 我淡淡一笑,将车拐上了出城的国道。眼看离城市越来越远,群山和树木大概又让他们感觉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周亚迪和胡纬都呆呆地看着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中午时分,我把车开出国道,在一家小饭馆门口停下。“停车加水风炮补胎”的牌子前,停着几辆大卡车。周亚迪见那些车装得满满当当,车牌都是云南的,感慨道:“从云南开到这里?拉的是什么货?”说着就走上前,像是想掀开帆布看个究竟。

 我说:“别多事。”

 周亚迪压低嗓子开着玩笑说:“要是我们的货拉这么一车过来,啧啧……”又跟胡纬相视一笑。

 我伸手撩开门帘,里面还挺宽敞,靠门边的一张大圆桌坐满了人,应该就是外面那几辆卡车的司机。我往里找了张靠墙的桌子坐下,扯着嗓子对后厨喊:“老板!”

 这一声把周亚迪和胡纬吓得脸色都变了,他们左右四下看一眼,压着嗓子说:“你小声点儿。”

 他们这副德行让我心中泛起一些莫名的自豪和痛快。我说不清是因为这里是我的地盘,是我的祖国,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想大声吆喝就吆喝,想吃什么就点什么,还是因为我就喜欢看到阳光照在他们身上,他们惊恐的样子。

 我没理他们,又喊了两声,老板拎着茶壶从后厨跑了出来:“师傅们吃点儿啥?炒菜米饭馒头包子面条,都有。”

 我问:“什么快?”

 “牛肉面,十八一碗。”

 “三碗。快点儿。”

 见老板回了后厨,我慢悠悠地喝着茶,故意扯着嗓子对周亚迪说:“我挺佩服你们,把生意都做到蒙古去了,内地这么大市场还不够吗?”

 周亚迪皱皱眉头,回头看门口那桌,见那些大车司机埋头吃饭,没人关心我们说什么,才笑了,低声说:“去那里也是没办法,我们本来打算去俄罗斯开会的,结果你看到了,路上出了事,只能去蒙古。”

 我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莫斯科可卡因高峰论坛?”

 周亚迪还没说话,胡纬跟着笑了:“秦哥真会开玩笑,现在光盯住一个市场风险太大,鸡蛋不能装一个筐子里。东北亚的中国、日本、韩国和俄罗斯靠近这边的地方都是我们的市场,所以想和大家坐一起协调一下,免得不必要的误会。每年因为这些误会不知道要损失多少货、多少人,最后都让警察钻了空子。”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几个字几乎是捏着嗓子说出来的。

 我埋着头,听着笑着,一抬头见周亚迪正看着我。见我看他,他说:“秦川,几年不见,你变化不小。”

 “迪哥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风度翩翩。”

 “你取笑我啊,秦川,呵呵呵,那天你救下我们的时候,不知道我有多狼狈……说真的,你变化很大,很想和你像过去那样聊聊天,但是不晓得还有没有这个荣幸。”他叹了口气望向窗外,眼神中满是惆怅。

 我知道他说这番话倒不是演戏。尽管我还叫他“迪哥”,但彼此都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逆转,无法再回到过去。让我再去伪装,也做不到了。——如果此时我扑上去叫他一声“迪哥”,表示想跟他同舟共济杀出一条血路然后共享荣华,别说是他,连我自己都会吐的。

 想到这里,我多少也有些伤感。曾经的那些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那些亦真亦假的情感经过这些年的冲刷,就像一场荒唐的少年梦。

 尽管如此,曾经的单纯还是让我感动和怀念。毕竟那种用生命入戏、用鲜血去演绎的年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我也叹了口气。

15857 阅读 3 评论
  • 苏莉亚出现了

    风吹云儿飘

    他们竟然用苏莉亚来要挟秦川,好卑鄙无耻,看的好揪心...(0回复)

    3 年前

  • 终于看到铁汉柔情

    脉脉梧雨

    她那么温暖那么柔那么美!最后秦川和苏莉亚要在一起啊!!胡纬果然是胡经的弟弟:-P徐明是黑是白呢我当然希望他是白的既然是完结篇一定得打个胜仗了更加曲折离奇更加扑朔迷离更加惊心动魄(0回复)

    3 年前

  • 快更吧!

    Jiuer

    急死了,更的这么慢。55555急死了,更的这么慢。55555急死了,更的这么慢。55555急死了,更的这么慢。55555急死了,更的这么慢。55555(0回复)

    3 年前